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七章 梦

作者:九点羽毛字数:5398更新时间:2022-08-19 12:55:38

”通话之中传来一阵沉闷的嗓音。

“很抱歉,麟城。”犹豫了很久,但对话那边依旧传来很遗憾的声音,声音的语气充满着抱歉。

“应委员会的要求,我们不能将有关这件事情的具体情报透漏出去,是任何的人,你应该知道我们保密协议的严格程度。”

“那我几个问题,触及的你保密协议你可以不回答。”路麟城说。

“好。我尽量回答你的问题。”杜登博士开口说道。

“这个计划在我们能够能够承受的范围吗?或者说会诞生出威胁我们存在的怪物吗?”

“或许对于其他的计划我无法保证能够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但是对于α2计划来说,我可以向整个委员会发誓,α2是α计划的延伸,

它实验的对象只针对于实验早期的目标,我们对此研究目的也只是为了加强外围的防御力量,目前的实验研究完全在我们的可控范围之内,

至于你说的威胁我们存在的怪物是否会诞生,我的回答是会,但它可控。”杜登博士的声音缓缓从通话之中传来。

加强外围的防御力量?

蹲在外面的傅念捕捉到了一点对自己可能有用的信息。

按照对方的意思,这个尼伯龙根听起来似乎是存在危险的,看他们的意思好像是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安全区,为此来抵御外面危险的力量。

不过尼伯龙根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吗?残存的死侍?

但傅念突然想到了一点违和的地方。自己刚刚来的方向不就是尼伯龙根的外围吗?

难道是北部?

傅念想着自己跟随雪橇深入的方向,乔薇尼带着路明非前进的方向是一路向北的,北边会有什么吗?

但这个念头刚刚诞生不久就被电话之中传出来的声音给否决了。

“你知道,我们为了避免这里的逃出去,这些是必须要进行的工作。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是不会拿我们生命的开玩笑的,毕竟这里已经是我们最后的伊甸园了。”杜登博士的声音带着令人震撼的情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听完通话对面的声音,路麟城身上的严肃非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变得愈加浓郁起来。

“好,那第二个问题,除了印记之外,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穿过这个尼伯龙根吗?”路麟城的声音从通话之中传了出来。

这个问题倒是让对面的杜登博士微微愣神,但是对方并没有做出半点迟疑开口道,

“被允许的人。”

这个不属于机密的内容,所以杜登博士回答的很干脆。不过杜登博士之所以会迟疑一下,是因为这个问题太过于简单了,简单到他不认为对面的路麟城不清楚这些。

“除了这些。”路麟城语速有些快,“我知道我们目前对于龙族的了解知之甚少,但是我希望你能确定的回答我这个问题。”

“除了这两个答案,是否还有其他进入尼伯龙根的方法,比如说……强行打开尼伯龙根之门。”

当路麟城将强行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对面的杜登博士忽然就轻笑了一声,这不是嘲讽的笑,但却有对这个问题发笑的意思。

但很快他就用极其肯定的声音回答的路麟城的问题,

“我们不清楚是否存在强行打开尼伯龙根的方式,但是如果尼伯龙根是指我们所在的这个尼伯龙根的话,从理论上是不存在强行进入其中的可能的,”迟疑了一下,杜登博士继续道,

“或许其他人不清楚这个尼伯龙根代表着什么,但作为那场战争唯一活下来的人,你应该清楚它到底代表着什么。”杜登博士坚定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正是因为是从那张战争中唯一或者走出来的人,我才清楚那到底代表着什么。”

“什么意思?”杜登博士眉头微微一皱。

“如果那种可能真的出现了呢?”路麟城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压抑。

“这绝对不可能,读史书的那群人不清楚那场战争的惨烈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他固然没有龙王的庞大的龙躯,但他仅用一根军刺就一路杀了我们s级和a级上百人,死在他手里的b级成员更是数不胜数,如果不是决策层阻止,当时的整个秘党都要搭进去。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对方甚至连半龙化都没有进入。”杜登博士逐渐放松语气

“尽管不想承认,但那确实是我们混血种几千年来前所未有的大溃败,他已经完全不是我们遇到君王龙王的级别了。如果真的如同你说的那样,真的有人强行进入了这里,我们……”杜登博士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们就会彻底失去抵抗能力吗?”路麟城眉头朝下一压。

“不。”对面的回答异常坚定,“但我们会再次为此付出恐怖的代价。”

傅念的耳朵微微竖起,但可惜的是通话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对面的杜登博士无论如何也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但愿是我想多了。”路麟城低声开口。他回想着自己的在风雪之中匆匆一瞥见到的人影,虽然那是比雪花还要令人飘忽的身影,但是对方的却像是一根尖锐的骨刺狠狠扎在他的心脏里。

“麟城,你是发现了什么了吗?”杜登博士的声音缓缓从对面通话之中传了出来。

“啊。”路麟城缓缓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直细烟。

灼热的火光点燃空气。

“看到了一个人。”路麟城狠狠抽了一口,然后低声开口。

但是这轻微的声音却让对方的杜登博士猛然一顿,“你说什么?”

“我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了冰山之上,只有一瞬间。”路麟城详细描述了一番。

但他的声音却让对面的杜登博士猛然一个踉跄。

“这不可能!”

“博士,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路麟城现在声音显然是要比对面的杜登博士要冷静很多。

“还有什么!”

“还有那来自灵魂的恐惧。”路麟城言简意赅。

但声音降落之后,对面的杜登博士噌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种心跳极速,肌肉无力,每一根神经都在畏惧想要跪下臣服的冲动?”

“还要严重。”路麟城的声音。

“详细告诉我你们的经历!”杜登博士彻底失去了之前的冷静,

“应委员会的同意,允许路明非进入尼伯龙根,

我们给路明非指明了道标,但对方依旧走错了方向,他深入到了地狱犬的聚集区,

不过幸运的是,他没有被那群家伙发现,反倒是我们率先一步找到他,但我注意到那片区域的地狱犬有着不同寻常的安静。

正当我们准备将对方带走的时候,周围发生了意外,一种极具危险的感觉从我们的身边穿透,我和乔薇尼都感受到了,那是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你应该能清楚我在说什么,比博士刚刚描述还有明显的感觉,是一种上位者来自对下位者的全方位压迫。

当时我们听不到一点地狱犬群的声音,整个世界寂静的只有周围驯鹿奔跑在雪地上的声音。

那种压抑的氛围让我连呼吸都难受至极。

不过幸运的是,它很快就消失了,然后当时的我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的雪山位置,但是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男人。”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杜登博士的声音忽然让路麟城声音僵住了。

路麟城张张嘴,大脑一时间竟然有些空白。

连带着门外蹲在墙角里面的傅念也猛然僵硬在了原地,

他盯着自己对面的欲掉不掉的墙皮,然后看了一眼正对着自己的监控摄像头。

(呲牙)

“我……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傅念眼神茫然地盯着对面的墙壁,“我感觉自己挺小心的啊。”

傅念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正对着自己的监控摄像头,对方像是一个倒挂的蝙蝠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所在的角落,如果不是摄像头里面的红点没有闪光,傅念都要以为是对方出卖了自己的。

“博士。”路麟城犹豫着自己的声音。

罕见的,对面的杜登博士也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对方才犹豫的朝着路麟城开口道,

“这件事情的起因源自于我们几天之前的一场梦。”

“什么!”路麟城一惊,

“麟城,在听到你刚刚承认的那一刻,我比你还要难以置信,因为梦到那个人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委员会之中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梦到了那个画面。”

“什么画面?”路麟城问道。

“男人站在冰山俯瞰大地,下一刻,烈火熔岩汇聚成河,至此所经之处一片废墟。”

傅念靠在路麟城对面的墙壁上,无奈的翻着白眼,这群家伙也真敢说啊,梦到自己,你怎么不直接说见过我呢。

都博士了文化水平也不低了,怎么能轻易相信这种梦的鬼话呢。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荒谬,甚至算得上离奇,但是我们本身就生活在一个离奇的世界,我们面对是未知的龙王。”

“不,我们本身就是离奇的一员,这听起来一点都不荒诞。”

路麟城摇摇头。“而且博士不要忘掉,这里本身就属于尼伯龙根,我们至今都没有找到这里维持下去的核心所在。”

杜登博士点点头,“虽然在现代意义上对梦并没有一个准确意义的代表,但是一旦这件事情和龙牵扯上关系,必然是代表着一定的意义符号。

我们集体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但是我们在你这个电话到来之前,还并未找到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方案。”

“没有找到原因吗?”路麟城低声开口。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苗头,

经过集体讨论之后,我们对于梦境的暂时的解释就是源自于这里的尼伯龙根,

但是我们在这里已经生活着这么长的时间,这里都不曾发生什么变故,但是知道最近几天事情的变故忽然就多了起来,这一切必然是有一个原因的,而这个原因可能和路明非有着脱不开的联系。他身上一定有着我们不知道的谜团。不过这需要你那边尽快配合。”

但此刻的路麟城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杜登博士话题转移,他愣了一下,“变故忽然多了起来?还出现什么其他的变故吗?”

“也算不上是什么大的变故,十分钟之前,设备部的人告诉我,我们的一些监控摄像出现了问题,似乎是受到了一些未知电粒子流的干扰,干扰的范围不是很大的,他们正在寻找原因并紧急修复,刚刚还给了我一张线路图,

我记得波及的范围还不小,不过这些都是一些小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

我已经将路线图发给你了,虽然这确实不在你的直属范围,但是这里以后肯定会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总要熟悉一点的。

还有事情吗,麟城,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挂断了,我会让执行部的那些人最近多注意一点的。”

“有消息通知我。”路麟城轻轻开口。

“好,路明非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知道他的身份是很特殊的,他虽然是你和乔薇尼的孩子,但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终究是需要对他身份进行一次详细考察的。而这极有可能是这段时间问题的关键所在。”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安排。”路麟城轻轻挂断了电话,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进屋的时候连鞋有没有脱。依旧是穿着从外面回来的雪靴。

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轻轻走到门口将拖鞋换掉,关上留着缝隙的房门,然后便朝着自己堆满数据资料的书桌上走去。

他的书桌其实是很乱的,因为他习惯用手写绘图写资料,旁边虽然放着电脑,但是那经常还他的秘书在替他输入数据的工具。

想着杜登博士的叮嘱,他缓缓将鼠标移动到接收的邮件。

下一秒,邮件出现在路麟城的面前,看着屏幕上的故障范围。

他却愣住了,路麟城的眼睛盯着屏幕上被电流刮过的区域,随着眼睛晃动,它们逐渐缩成针筒般的狭细。

监控故障的路线,竟然和自己回来的路线一模一样。

而且,最后一个故障的监控最后竟然是自己门口的……

路麟城喉咙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

7017k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