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跟随

作者:九点羽毛字数:5464更新时间:2022-08-19 12:22:25

随着傅念被凸显出来,站在敌人尸体上的狗王也将目光转向了这边。

这一刻,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一头头地狱犬纷纷抬起赤红的凶眸。

于是,世界更安静了。

甚至在这一刻周围令狼烦躁的暴风雪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下一秒,群狼四散的大奔逃就在雪原上出现,宛如雪崩一般带着求饶的哀嚎朝着远处四散。它们漫无目的的四处奔逃。

但傅念对面的狼王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当然不是它不想逃。

而是在那双森然的竖瞳下,身体不允许。

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在它的心头,它说不出那种感觉,但它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像是被堵塞一般喘不过呼吸。

铁黑色的龙鳞像倒刺般挺立在它的后背,

它不清楚的是,它那虬结的四肢已经彻底瘫软到了雪地之上。

傅念就这样的,歪着头看着它。

……

正在给路明非急救的女人动作忽然停住了,

她警觉的直起上半身,两只耳朵狐狸一般朝外竖起,似乎这样的就能听到千里之外的声音。

与此同时,站在雪橇车上男人的目光也忽然变得凛冽起来,冰寒的雪山倒影在他的那墨黑色的瞳眸之中,宛如夜幕降临在深蓝之上。

这一刻站在他身后的秘书有点奇怪的注视着面前的两人,然后下意识的腰间的大口径转轮手枪拔了出来,

虽然她不太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看到了周围的异常,最明显的就是面前的驯鹿,那些平时极其温顺的驯鹿现在像是发疯一般原地跳动着双腿,频率极快,如果不是他们和这些驯鹿极其熟悉,让它们即使危机时刻也不会舍弃他们,恐怕它们扭身就要朝着远处跑了。

正当秘书准备询问男人发生什么的时候。

下一秒,她的身体就猛然一个哆嗦,似乎刚刚有一股无形的气浪从她的身体之上穿过,然后将她的底气冲击得支离破碎。

她那棕色的瞳孔死死朝内收缩,体内心脏噗通噗通的声音宛如水泵般让人难以忽视。

远处被裹挟在风声之中的犬吠消失了,甚至就连周围的风都在这一刻忽然寂静了下来,就像是上一秒还是狂风大作的海面忽然就变成了平静的湖泊。

世界忽然陷入了寂静,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刻宁静。

抱着路明非的女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猛然就停下的手中的动作,整个人以猛虎下山的速度朝着雪橇冲了出去,

而站在站在雪橇上面的男人,则是毫不犹豫的挥动身后的鞭子,得到命令的驯鹿迫不及待的就朝着来时身后的方向冲了出去。

跟在后面的女人速度极快,在怀中抱着路明非的情况下,竟然能够和疾驰的驯鹿保持平行,

站在雪橇上的男人朝着女人伸出手手,女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路明非送到他的身边。

男人猛然用力将路明非拉上车,近乎是同一时间,女人的双腿猛然用力,纤细的手掌撑起整个身体,在耳边凛冽的风声的呼啸中,一跃而起出现在雪橇之上。

“发生了什么?”女人没有丝毫的废话,眼睛盯着身后,眉宇间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不清楚。但是不用太担心。那些地狱犬虽然会经常性的为了食物彼此相互残杀,但是在很多时候会相当克制。”男人不在言语,但是眉宇间之间透露出来的凝重显示着他对自己刚刚说的话,也不是多么相信。

“我不认为那些畜生在闻到血腥味之后还能忍住自己凶性,我们就是趁着它们相互残杀的时候才进来外围的。那样的战斗不可能是短时间能够停下来的。而且!”

女人撇着男人的侧脸,一把将自己手腕上的防寒服朝上撩起。

然后露出了一条极其白皙的手臂,那近乎会能和天上飞扬雪花媲美的白色。

但是在细嫩皮肤的微小汗毛却像钢针一样伫立,一个个凸起的鸡皮疙瘩在女人皮肤上异常醒目。

“能让我的血统都产生畏惧的血脉波动,你们真tm是疯了,”女人像是发飙的猛虎般一把抓起男人的肩膀,

“你们是不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女人怒视着男人眼睛,她声音压的极低,但从眼瞳之中散发出来的愤怒却能让周围的狂风都不值一提。

“乔薇尼,你不要太过分!”

男人任由女人抓着没有动作,但是一直站在男人身后的女秘书却一把抓住女人手腕,

另一只手拔起手中的左轮手枪就朝着乔薇尼的头颅杵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响声回荡在奔驰的雪橇上面。

男人反手一巴掌扇在秘书的脸颊上面,

那双黑色眼睛的深处散发这令人胆寒的冰冷,

“收起你的枪!”

秘书捂着脸颊怨恨的盯着乔薇尼,

乔薇尼则是眼神冰冷的盯着她的眼睛,淡淡的金色从眼帘的深处消散不见。

她缓缓松开面前的男人,然后轻轻的走到女秘书面前,这一刻,秘书才敏锐的注意到乔薇尼的身材极其高挑,要比她高上一头,

乔薇尼轻轻趴在秘书的耳边,用一种极其低微的声音开口道,“下次再拿枪指我,就算你是委员会的人,我照样弄死你。”

在秘书呆滞的面容中,

啪!

一个放大的手掌赫然出现在秘书的另一边脸上,力气之大直接就将秘书掀倒在地,

乔薇尼举高临下的盯着对方,“另外,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上你一个秘书插手了!”

在他们旁边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除了刚刚那一巴掌之外,他似乎完全置身事外的站在那里,目光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落在雪橇上发生的事情。

他盯着身后寂寥无声的雪山背后,整个人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下一刻。

他的眼瞳猛然朝内一缩。

恍惚间,

他在冰山上的轮廓上看到了一道人影!!

……

傅念背着双手站在雪山之巅,

在山脚的雪原之上,一个身材巨大却蜷缩颤抖的地狱犬僵硬在原地,

从群犬四散之后,周围的一切什么都不曾发生。但曾经魁梧彪悍的狼王却因为极致的恐惧彻底化成了冰雕。

傅念的目光落在了极远处奔驰在雪原上的雪橇里。

雪橇一路沿着来时的方向朝着内部深入,站在雪橇最前方的男人眉头始终不曾舒缓,

冰山上出现的人影。

当男人拿起望远镜看向那边的时候,发现什么都没有。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一个幻觉。

在他另一边,乔薇尼正在耐心的照看着路明非,在这个过程之中她时不时的扭头看向身后的方向,那双黝黑的深瞳之中带着不加遮掩的警觉,明明是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原,但乔薇尼却像是在看一头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巨兽。

终于,来自内外的巨大恐惧就像是气泡一般将她裹在其中,她再也忍不住了,扭头看向旁边的男人,

“有什么东西跟在我们后面。”乔薇尼的声音很是肯定。

“不用担心。”男人稳稳的站在雪橇的前面,不去理会身后的雪原,他知道就算自己真的回头去仔细寻找也不一定能够找到真正的东西。∷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那东西真的在你们的掌控范围之中?”乔薇尼盯着男人的背影开口。

回答她是来自男人无声的沉默。

雪橇一路沿着来时的雪面朝着来时的方向赶去。

随着他们逐渐深入,乔薇尼敏锐的发现自己身上的警觉正在一点点的平复,竖起的汗毛在经历倒刺之后也软绵绵的趴在皮肤上。

到最后蔓延而来的那股感觉彻底消失,就像是脱离了猎物脱离了狮子的领域,狮子大发慈悲放过他们。

她回头着看着身后的雪原,笨重的雪橇在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痕迹在风雪之中渐渐变得模糊,但伫立在风雪之中看不见的冰山却彻底成了她的禁区。

乔薇尼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股从本能血脉中出现的恐惧简直就像是一把悬在脖子上的无形之剑,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在那样恐惧的包裹下,她简直想不到任何的反抗的手段,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不是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的恐惧,她和路麟城能够感同身受,但一直站在路麟城身后的女秘书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这让她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但她从路麟城哪里得不到任何的相关情报。

乔薇尼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路明非,苍白的面容在对方的脸上留下时光的痕迹,十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她抬头看了一眼旁边被雪橇卷起的雪花,就像是冲浪的人穿行在海浪之中,如果抛开其他因素的话,这次出行对她来讲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放松机会。

站在前面的路麟城似乎有所察觉,他回头看了一眼乔薇尼,目光便落在了对方怀里的路明非身上。

然后又从路明非的脸上错开,看向了驯鹿两边的飞舞的雪花,它们和周围刮起的雪尘搅和在一起,白茫茫世界的可视距离忽远忽近。

他将自己的目光抽回,再次落向了前方。自始至终,他紧皱的眉梢从未放松。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旁边仅有不到十米的旁边,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正和他们并驾齐驱。

男人将脚悄无声息的落在冰面之上,弹起。

整个过程就像是蜻蜓低飞在湖心中央,仅落下一点点皱起的波纹,波纹在迎面扑来的风中被雪尘覆盖,刚刚划过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背影。

……

傅念跟随雪橇逐渐朝着内部深入,而外围的暴风雪随着他们逐渐深入内部逐渐消失,虽然空气依旧带着寒铁般的生冷,但由于风变小的缘故,这个在感官上给人温暖很多的感觉。

这里的雪原上也渐渐出现了建筑物的痕迹,只是外围的建筑物依旧很少,只有零星的大楼伫立在风雪之中,它们的表皮被风侵蚀的看不出之前的颜色,白色的积雪落在楼顶之上,如果从上空俯瞰的话,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些建筑的身影。

在雪橇靠近这些建筑的时候,傅念好奇的近距离看过这些建筑,那是一栋又一栋的上世纪苏式建筑,楼与楼之间的距离极近,但区与区之间的距离却是极远。

看起来像是一个个进行秘密实验的基地,但是随着傅念近距离的观察这些房子的内部,

发现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这里好像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住过了,被建筑包围的庭院里是云杉上一年落下的松针,一间间房子上的窗户上面挤满了灰尘,从傅念踏上这里的时候,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这里的破败。

看着其中一间单元楼前面的标语,那是用英文写的奋斗标语,这让傅念顿时间有一种回到苏联公社时代的感觉,但是违和的是,那些奋斗的标语是用英文书写的。

当傅念踩着木质楼梯一点点上楼的时候,还能听到楼梯布满的嘎吱嘎吱声响,这里倒是没有蜘蛛网,但到处都是灰尘,脚印落下上面能够清晰的看出脚码的大小和形状。

能够看出这里曾经生活过人的事实,但是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这里被废弃了。

只是令傅念有一点奇怪的是,这里的总给他一种很违和的感觉,是那种复古和现代交错的违和。

比如这里用水泥堆砌的苏式楼,小区里面木质的房门和窗户,但是在这里的边边角角等隐秘的角落,却总能让傅念发现摄像头的痕迹,各种摄像头,微型摄像头,纳米摄像头,甚至是红外摄像头等等。

这里的东西很多都像是之后被安装上来的,两者之间似乎完全不属于同一个时代,换句话来说,这里在被人监视着,但是这没有一个人,被废弃的家属住宅为什么还要被监视着?

傅念想到了很多的可能性,比如神秘实验,秘密基地等等。

但是很糟糕,这些可能都不会存在也不可能存在,这里只是单独的楼房,甚至就连地下室都存在,仅有的一些被傅念偶尔看到的东西,还是从被用过的毛毯和已经穿得破的不能再破的棉裤。

……

7017k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