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章 【极限挑战】

作者:跳舞字数:8223更新时间:2021-05-09 22:44:13

第两百章【极限挑战】

宋家在HK的大宅,位于HK的九龙。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半山豪宅。

说起来或许有点丧气。

整个宋家,最值钱的产业,并不是武馆,也不是其他那些投资的生意。

恐怕就是这座宋家大宅了。

以HK的房价,哪怕是在2001年,这栋大宅的价格也是过亿的。

但其实宋家真正的财力并不算很强,甚至若是以宋家真正的资产水平,怕也是买不起这栋大宅的。

之所以能住得起,其实就一个原因:买的早。

八十年代HK经济刚起飞的时候,宋家就买下了这里的房子和地——那个时候还不贵。

在二十多年的经营和两次翻修后,这就成为了豪宅。

宋家在HK当然不算一流富豪——勉强也就是三流的水准。

毕竟开武馆的,在真正的富豪大亨眼里,那都是干苦力活卖力气的。

·

汽车抵达宋宅的时候,宋高远和宋承业两人已经在门口等候。

陈诺没看到宋志存,估计还在闭门思过。

今晚的晚宴,这次HK之行的陈诺一行人倒是全部都参加了。

朱大志的身份是老蒋的新收弟子。

磊哥是朱大志的家属。

而小叶子则是陈诺的家属。

都不是外人。

宋家大宅的建筑风格偏老式,进入宅内,倒是空间不小,毕竟是半山豪宅,绿化也自然不用说。

院子里并没有如其他富人豪宅那样弄游泳池,而是弄了一个鱼塘,养了些锦鲤。还有假山石。

陈诺大概扫了一眼,这些布置应该也是请风水师看过指点的。

走进堂屋里,就看见正上首的两张太师椅,其中一张,坐着一个老头。

头发已然雪白,而且稀疏。

形容枯瘦,不过从眉眼之间,隐隐的能看出和宋家三兄弟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便是如今宋家家主,宋老爷子,宋元河了。

老头子按照年计算,应该有七十多岁了。此刻看上去,明显身子骨不太好,但精神还不错,一双眼睛还颇为有神。

看见自己的两个儿子领着老蒋等人进来后,老头子坐着没动,只是用眼神扫了过来。

老蒋深吸了口气,拉着宋巧云走了上去,然后对宋元河抱歉作揖。

“族叔。”

宋元河这才站了起来,迈前两步,身手挨个把两口子扶起来。

然后众人就在堂屋坐下来叙话,照例有家里的佣人端上茶水。

老蒋随后向宋元河引荐了自己的几个弟子。

宋元河的态度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和蔼可亲——这次宋家二房大败亏输,脸算是丢到家了。

不过在介绍到张林生的时候,宋元河的眼睛里抹过一丝锋芒,定定看了张林生一点,点了点头:“果然是少年英才。蒋世侄,你收了个好徒弟。”

老蒋笑了笑,没说什么。

“听说你才练武半年?可是带艺投师?之前学的是哪一门的功夫?”

张林生张了张嘴。

之前?之前我学的是铜锣湾浩南哥……

不过嘴上却老老实实道:“之前没学过武,是师傅带我入的门。”

“……”宋元河没说话,但明显脸色有点不是滋味。

而且,显然也不太信这种话。

不过此刻已经不是追问这些事情的时候了。

轻轻点了点头,宋元河才缓缓道:“既然入了宋家的门,学了宋家拳,就好好用功,年轻人要戒骄戒躁,将我宋家拳法发扬光大。”

张林生点了点头。

旁边陈诺听了宋家老头子装模作样,拿出本门长辈的态度来对自家门徒的训话架势,心中很是不以为然。

然后宋元河眼神看了看陈诺:“这是张林生的师弟么?”

“老爷子,我叫陈诺。”陈诺笑眯眯的回答。

“练武多久了?”

“和张林生同一天拜的师。不过他年纪比我大,所以他做了师兄。”

宋元河故意笑了笑:“哦?那你和林生两人相比的话,谁的功夫练的更好一些?”

管得着么?陈诺心中冷笑。

不过脸上却笑道:“当然是师兄功夫练的深,我心思杂了些,练的不够用功。”

这宋家老头子果然心胸不行。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想隐隐种点刺。

宋元河点了点头:“多向你师兄学习,既然练武,自然要沉下心思才能有所成就的。”

陈诺懒得在这个宋家老头子面前装孝子贤孙,简单的“噢”了一句,就不吭声了。

然后轮到朱大志。

“这是?”

“我叫朱大志!是我师傅最小的徒弟,入门最晚!”

朱大志中气十足的回答。

还好没有蠢到家,没说是昨天刚拜的师。

不过,老头子却皱了皱眉。

入门最晚?

头两个也才号称入门半年啊。比他们还晚,那就是练武没多少日子啊。

“你……是带艺投师的么?”

“啥叫带艺投师啊?”朱大志下意识的回头看向陈诺问道。

“就是问你,拜咱们师傅之前,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学过。”

“噢!”朱大志点头,懂了!

大声回答道:“我之前在金陵秦淮光明职业技校!”

啥玩意儿?

宋老头子有点含糊。

什么技什么校?

老头子有点误会了,以为是什么武校。

又问道:“那你之前学的是?”

“机动车修理!”

朱大志挺直腰板大声回答:“我还有2级技工的证书呢!”

完!

鸡同鸭讲!

宋元河脸色有点复杂,点了点头,就看向老蒋勉强笑了笑:“你这几个徒弟,都很有意思。”

所谓的家宴,也没有太隆重,更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奇珍佳肴——若是要摆排场,就不必在家里了。

菜是家常菜,不过还算丰盛。

开了两桌。宋元河带着两个儿子,跟老蒋宋巧云一桌。

至于陈诺等人,算是小字辈,就另成一桌。

不过宋家礼数还算周全,派了一个小字辈在这一桌作陪。

作陪的这个,叫宋嘉铭,是宋志存的儿子。

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聊菜知道,没有练武,一点底子都没有。

之前去了不列颠念书,学的是音乐。

这人倒是健谈,饭桌上聊了几句后,发现这个家伙满脑子都是明星梦,一门心思想进娱乐圈当歌星,而且仿佛信心满满的样子,显然对自己的实力颇为自信。

不过陈诺却用遗憾的目光看着这个宋家的小字辈。

可惜啊。

自己上辈子根本没听说过HK娱乐圈有这么个人的。显然是没混出来。

而且……宋嘉铭的相貌很普通,身材也是单薄消瘦的类型。扔到大街上人堆里,一转眼怕是就找不到。

混娱乐圈要当明星,要么帅,要么有才华。

若是外形不够帅的话,也至少需要有很强的辨识度。

而很遗憾,这个宋嘉铭都不具备。

陈诺跟他聊了几句后,对这人没了兴趣,就不再主动搭话,而是专心对付桌上的菜肴,同时仔细的照顾身边的妹妹。

倒是朱大志和磊哥,听说这个宋家小子打算混娱乐圈,就颇有兴趣,追着问了一些娱乐圈的八卦。

宋嘉铭连娱乐圈的门还没摸到呢,哪里能知道什么内幕,但面子上抹不下来,只好随口说了一些从小报上看到的真真假假的东西。倒是也把磊哥和朱大志听的一愣一愣的。

·

这顿晚宴,气氛绝谈不上什么热烈——毕竟宋元河这次是被迫无奈才讲和的,心情自然不会很好。

不过,在双方的刻意维持和克制下,也算是气氛融洽的完成了家宴。

宋巧云对宋元河也改口称叔叔,而宋元河也称呼她“巧云侄女”。

饭后,宋承业依然让宋嘉铭陪同陈诺等小字辈在外面休息。

而老蒋和宋巧云,却被请到了内宅里和宋元河等人叙话去了——后面的就是人家的家事了,陈诺等人毕竟只是弟子,不是宋家人,也就不便跟着参与。

宋嘉铭陪着几人在院子里转了转。

提到了宋嘉铭的父亲宋志存,他倒也看的开,随意道:“我父亲被爷爷责罚闭门思过呢。”

“你不担心?不生气?”

“有什么好担心的,又不是第一次被爷爷罚了,闭门思过而已,在家里有吃有喝的,在房间里反省而已啊。”宋嘉敏茫然道。

“那……这次擂台,你父亲的徒弟输了,就是输给我们了啊,你不记恨我们?”

“为什么要记恨?一场比赛输了啊。”宋嘉铭耸耸肩膀。

明白了……他不是不记恨,而是完全对武术界的事情没兴趣,没概念。

然后,这个年轻人又兴致勃勃的,想请几人听他自己录制的新歌。

难得主人这么有兴致的邀请,陈诺等人耐着性子跟着他去听了一下。

结果……

公正的说,宋嘉敏的唱腔还行,毕竟是国外学过声乐了,嗓音一听就是专业训练过的。

就是这个歌嘛……

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

听罢,陈诺看了一眼这个满脸期待表情的年轻人。

“怎么样?给点意见啊!”

“呃,这歌是你自己写的?”

“对啊!别人都说我很有天分的!!”

“别人,别人是谁?”

“我堂妹啊,宋嘉敏。她说我很有天分!”

“谁?”

“我小叔宋承业的女儿啊,宋嘉敏,她才十一岁,但是听了我的歌,就说我有天分!还鼓励我好好做音乐,一定成的!”

……怎么觉得这宋老三父女俩都不安好心呢!

卯足了劲吧老大宋志存唯一的儿子往歪路子上引啊。

咦?对了,这宋老三的女儿,咋不叫大莲啊。

·

和宋嘉铭瞎聊了好一阵子,老蒋和宋巧云才从内宅出来了。

看老蒋和宋巧云的轻松表情,双方应该是谈出了结果,也达成了一致。

随后老蒋和宋巧云带着陈诺等人告辞离开宋家。宋家派车相送。

临走之前,宋承业还对陈诺笑着点了点头。

路上的时候,陈诺就从老蒋两口子嘴里知道了,基本来说谈的还算愉快。

条件也和陈诺之前在酒店里给老蒋两口子建议的差不多。

只是给二房的先人上香这个事情,要挑个合适的日子了,今晚肯定来不及。

而这边上香完毕后,宋家会派宋承业做代表,去金陵也给大房的先人上香。

至于其他的事情,什么老蒋给宋家武馆挂名总教习这种事情,宋老头子发话了,让宋承业来对接和安排。

唯一的一个插曲。

就是关于比武之前的那天晚上,宋志存请吃饭的时候,曾经拿出过两百万的支票,说是作为比武的彩头。

不管输赢,这钱都要给的。

比武结束那天,结果那么出乎意料,后来现场乱哄哄的,这个事情就被弄忘记了。

今晚在谈的时候,宋元河就让人拿出了两百万的支票出来要给老蒋。

老蒋哪里肯收这种钱?!

双方商谈了一下后,就决定把这个钱也加进做慈善的经费里,用作去给宋巧云的老家建学校。

·

下午的时候,飞机缓缓降落在金陵禄口机场。

从抵达出口走出来的,是陈诺,张林生和磊哥三人。

老蒋夫妻还要留在HK,和宋家处理一下挂名武馆总教习的手续,以及等待一个算好了黄道吉日,给宋家二房祠堂的先人祭祖。

于是,陈诺等人就先回来了。

朱大志作为新收的徒弟,被磊哥建议留在HK,在老蒋夫妻身边当跟班照料。

而小叶子也留了下来。

暑假还没结束,老蒋和宋巧云干脆让陈诺把小叶子留下,后面几天两口子也想带着这个干女儿在HK好好的玩玩转转。

和宋家已经讲和,也不会再有什么事情,所以陈诺倒也放心的把小叶子留在了老蒋夫妻身边。

出了机场,拒绝了磊哥的晚上一起聚聚喝酒的提议,陈诺让磊哥把自己送回家,然后磊哥却拉着张林生去了铺子里看装修进度去了。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是傍晚五点多钟的样子。

陈诺拉着行李箱走到了楼下,抬头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

五楼自家的位置,窗户开着,显然家里有人。

自己出门的时候门窗都是关好的——每天来自己家里的应该就是孙可可了。

而且这个女孩心细,每天过来开窗换气,打扫屋子什么的,走的时候也都会关好。

这个时候既然开着窗户,那就是人还在家里呢。<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带着愉快的心情,陈阎罗提着箱子上楼,心情雀跃,一步三蹦!

心里那叫一个美!

想好了,回到家里,开门就先一个久别重逢的热吻!

现在也才五点多的时间,还可以留孙可可在家里吃顿饭。

饭后么,两人还可以腻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

虽然老孙家教严,不可能让孙可可留下过夜,不给自己染指的机会。

不过……腻歪腻歪开始可以的,说不定还能趁机小小的“欺负欺负”这个小妮子

美滋滋!

哼着小区一溜烟的上楼!

“提起那宋老三……一辈子无有儿,生了一个女婵娟呐~~”

呸呸呸!

在HK跟宋老三混了两天,咋想起来唱这玩意儿了!

而且气氛也不对啊!

换!

换个心情愉快的!

“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野马和带刺的玫瑰~~”

上楼到了家门口,陈诺也懒得开门了,大大咧咧的伸手就敲门。

“小娘子!你老公回来了!开门开门!”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连着3X3的敲门节奏。

嗯,一开门,我是直接冲上去一个狼吻好呢?

还是上去就一把横抱起来,然后抱进客厅扔沙发上好呢?

正想着,门开了……

陈诺的手都已经抬起来了!

等看清了从门缝里慢慢露出来的那张脸……

“!!!!!”

娇艳无双的脸庞!如海藻般的长发!

火爆的身材,那……

嗯,看的真真的!是E不是C!

咦?怎么还穿着一套空姐制服?!!

鹿细细缓缓打开门,站在门里,冷笑着,看着立在门口,仿佛整个人已经石化了的陈阎罗!

陈诺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瞬间,陈阎罗的脸上表情从惊恐,切换成了惊喜!

“啊……你怎么来了?怎么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老……”

那个“婆”字还没说出口,鹿细细却似笑非笑的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了陈诺的嘴唇上,打断了他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陈诺更加惊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了!

洗手间的门里,传来了一阵冲水的声音……

随后,在鹿细细笑眯眯的收回手,还往后退了一步的时候……

洗手间的门开了,孙可可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鹿细细,又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陈诺!

“陈诺?!你回来了?!”

孙可可顿时脸上露出惊喜,飞快的跑了过来,从鹿细细的身边擦身而过,然后就抓住了陈诺的手,一双大眼睛里仿佛就要冒出小星星了!

·

嗯,上辈子,陈诺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问题。

问题是:请用最简短的言语编一个故事,要求展现男人的极度的绝望,惶恐,忐忑等心情……

这个问题下的最佳答案,只用了一句话:

“老婆,你听我解释……”

·

陈诺瞬间就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汗透了!

脑子里瞬间就转过了十万八千个念头——偏偏没有一个是能用得上的!

此时此刻,大概,可能,唯一能说的就是这句“老婆,你听我解释……”

可问题是……

咋说?

对谁说?

理论上来讲,此刻眼前的“老婆”……

有俩!!

那么……稍微换一下,说:

老婆们,你们听我解释?

怕不会被星空女皇活活打死吧!!!

·

就在陈阎罗觉得自己全身如坠冰窖的时候……

鹿细细站在孙可可的身后,双眼眯成缝,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眼神冷冷的看着孙可可捏住陈小狗双手的部位……

同时,鹿女皇故意用甜腻的嗓音轻轻笑着。

“可可啊,这位小帅哥,就是你的男朋友吧?

啊……应该说是……

老公啊?~”

·

陈阎罗的第一反应是……

下周老子可以过头七了!

·

【邦邦邦】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