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命,得认!】(大章)

作者:跳舞字数:12214更新时间:2021-05-05 20:01:44

(大章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六章【是命,得认!】

刘世威的功力果然浑厚得多!比武的经验也远超过方才的丁家强。

裁判宣布开始后才推开,张林生立刻后退,却发现这个刘世威并没有着急进攻,而是脚下往前,逼迫张林生。

刘世威的步伐很稳健,左右挪动之中往前,很耐心的一点点压缩张林生游走的空间。

这个战术无疑是正确的——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话。

对于陈诺而言,他甚至恨不得要好好感谢这个家伙了!

你不打,我就不用闪,刚好也可以让张林生的身体少承受一些负荷。

终于,当刘世威成功将张林生逼到了角落附近空间的时候,他忽然加强了攻势!

刘世威不愧是宋志存最得意的大徒弟,功夫也是和宋志存如出一辙,一手拳一手掌,拳掌相交,呼啸着朝着张林生身上招呼!

陈诺眼睛里爆发出了一丝奇异的神采!

张林生的身法迅速摇晃了一下,躲开了刘世威的三拳两掌后,忽然刘世威一个劈腿当头挂下!

张林生双臂交叉举起,咔的一声,刘世威的腿劈在了张林生双臂交叉处!

而趁着这股力道,张林生身子一矮,却直接就扛住了刘世威的小腿膝弯下的部位,一个翻身!

这一下扛,直接将刘世威的身子扛的离开了地面!

眼看刘世威就要摔出擂台,就看见这个家伙人在半空中,忽然一双脚在擂台边的绳子上用力一钩!同时双掌在擂台边缘的地面上拍了两下!整个人凌空翻了起来,一个后空翻就重新落回了擂台中央!!

这一下,情势转变的极为精彩,台下顿时一片如雷的喝彩!!

刘世威站稳了脚,吐了口气,看着张林生,沉声喝道:“好狡猾的战术!小子!用这伎俩对付我,不够!”

台下陈诺的眉毛略微一皱。

这个刘世威,功夫果然很厉害!

怕是比宋志存那个老小子也差不多了。

这种级别的对手,靠着张林生自身的身体条件,是绝没办法取胜的了。

而且……

此刻张林生站在台上,陈诺却已经感应到,张林生的双臂,方才强行硬吃了对手一记挂腿后,沙袋下的双臂已经高高肿了起来!怕是已经伤到了骨头!

刘世威冷笑一声,拧身再上!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疯狂攻击,反而压低了身子的重心,双手变拳掌为爪!一招招都往张林生的腰腹和以下的部位招呼!

张林生连连闪躲,却就听见嗤嗤几声,被刘世威的利爪勾住了胳膊和腿上的沙袋,沙袋的牛皮碎裂,顿时沙砾倾泻,满地都是!

“怎么样,你的招数没用了。”刘世威狞笑着:“你的抗击打能里其实很差对吧!没有沙袋,你怕是连我一拳都接不住!”

说着,他再次拧身而上,三拳之后,将张林生逼到了一个死角,这次再一拳下去,张林生终于无法躲闪了,只能再次格挡!

砰的一声,张林生身子往后飞了出去,重重压在了绳圈上!

就看见他一条胳膊颤抖的挣扎了几下,才勉强重新抬起来。

“还扛?我打爆你的骨头!”刘世威哼了一声。

张林生缓缓摇头:“何必呢。”

“什么?”

张林生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语气也十分古怪:“我本来想把你弄下擂台赢了就好……你不配合,非要多吃苦头啊。”

刘世威一愣。

明明是自己占据了优势,对方的伎俩也被自己看破,尤其是对方方才躲闪格挡的时候,刘世威明明已经感觉到自己探到了对方的底细——这个对手的绝对实力其实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很弱!

只是靠着那一身诡异的步伐取胜而已。

既然如此,自己凭借实力压制对方,已经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

可为什么,这个对手用这种被自己认为是虚张声势的语气说出来这话的时候——刘世威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征兆!

台下,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原本只是想装个**,这下……不得不往大了装了。

多难,你说?

·

台上的张林生,忽然气势就变了!

放下了举在面前的双拳格挡姿势,手臂下垂,还晃了晃肩膀,然后脸上带着冷笑,就这么缓缓的走向了刘世威!

刘世威一呆!

眼看张林生已经走近了自己,刘世威不再迟疑,一个直拳直冲向对方心口!

张林生脸上挂着笑容,仿佛丝毫都没去看对方的拳头,连挡的兴趣都没有!

而只有刘世威自己才感觉到,自己的一拳出去,拳头到了一半,忽然之间,脑子立陡然的混乱了一下,手臂仿佛不听使唤的停滞了半秒钟!

虽然只有半秒,但是走向刘世威的张林生,却仿佛轻轻松松,一个拧身就绕开了刘世威的拳头,一下就站在了刘世威的面前!

刘世威抬头看对方……

啪!!

一记耳光就打在了刘世威的脸上!

刘世威被打的一个趔趄,身子往旁一闪!

愤怒之中,他大吼一声,左手做掌,一掌劈了过去!而这一次,脑子陡然再次一顿,手臂又一次的僵硬了一下!

张林生再次一个滑步,绕到了刘世威的面前,抬起手来……

啪!

这次一巴掌扇在了刘世威的脑门上,从上往下扇的。

“……”

刘世威眼睛都红了!

这两巴掌都不重,要说受伤是绝对没有的,但是,当着HK武术界这么多人元老,这么多观众的面,自己在擂台上被人连着打脸……

奇耻大辱啊!!!

大吼一声,刘世威再次一拳打向张林生的面门!

这一次,刘世威就觉得拳头打出去之后,速度却怎么都提不起来,拳力仿佛被压在了自己的拳头手骨上,就再次一丝力气都运不出去!

眼睁睁看着张林生,单掌就按住了自己的拳头,然后轻轻一转身,就再次贴到了自己的面前!

啪!

又一记耳光!!

“你?!!”

啪!!

“你用的什么……”

啪!!

“丢雷老……”

啪!!!

·

连着七八个耳光,全部都扇在了刘世威的脸上!

台下的人已经彻底看懵逼了!

眼看刘世威每一拳,每一掌都被张林生轻松的闪开,然后对方也不出重手,就闪开后,贴上刘世威,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连着七八个耳光打完,刘世威一张四方脸已经肿的快变成个胖子了。

嘴角,鼻孔,都是鲜血长流!

甚至眼尖的观众,看见台上的刘世威眼睛都红了,甚至眼里还有隐隐的水光……

“卧槽!刘世威被打哭了?”

“太丢脸了吧!”

“这么多人,被连着扇耳光啊……”

刘世威其实没哭,只是被耳光扫到了眼睛,刺激下生理反应才刺激了泪腺。

但听见了台下传来的这些话,刘世威才真的差点气哭了!

“别打我脸……”

啪!

“别……”

啪!

“不要……”

啪!!!

最后,刘世威大吼一声,双手抱住头了,掉头就往后退,却被张林生冷笑一声,赶上两步,对着他的膝弯就是一脚!

噗通!

刘世威直接双膝落地,跪在了地上!

他疯狂的挣扎转身爬起来,就看见一个巴掌再次落下,刘世威大吼,但是此刻全身力气都仿佛使不出来了,似乎有无形的绳子将自己的身体牢牢捆住!

啪!!

这次这个耳光之后,刘世威张口,一枚牙齿就直接飞了出去!

此刻的刘世威,脸上鲜血,鼻涕,眼泪,混成了一团。

身子蜷缩成一团,抱着脑袋躺在地上,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张林生这才放下了手,转身看了看擂台上的第三个人——裁判。

“他不起来了,怎么算?”

裁判瞪大了眼珠子,仿佛看妖孽一样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怎么算?

你说怎么算?!

你特么还问我怎么算??!!

低头看了一眼刘世威,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这个刘世威之前也算是HK武术界的一个猛将了!宋志存已经多年不曾上台比武,宋家最近几年的声势,都是这个刘世威出手维持的。

渐渐的,也有了一个“本港小无敌”的外号。

这家伙出手硬,心肠狠,出手动辄就是断人手脚!

一贯是气势上都要压人一头!

今天却在擂台上被人连着甩了不知道多少个耳光,打到都快崩溃了?!

废了,这家伙彻底废了!

今天下了擂台,刘世威这些年好不容易一场场擂台上的硬仗打出来的名头,也彻底废掉了!

以后人提起刘世威,只会记得他,被一个大陆来的少年仔,在擂台上甩耳光甩到哭!

就在裁判楞神的功夫,张林生已经转过身去,再次一巴掌拍开了刘世威抱着脑袋的手臂,然后又一记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啪!

“……停!”裁判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冲了上来:“停!停停停!!”

看了一眼兀自抱着头在地上的刘世威,裁判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张林生,缓缓的过来拉过他的一只手举起来。

“胜方,金陵……金陵浩南哥。”

台下,宋志存已经面无人色!!

他豁然扭头,用阴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老蒋!

在他的认为,这是老蒋一家的计谋!

家里有这么一个伸手如鬼魅一样的高手,却藏着!自己故意数给自己!

然后让下一代上台出手!把自己宋家的武道名声,一巴掌一巴掌,彻底打的粉碎!!

好狠毒的心思!!!

可是,就在宋志存愤怒的瞪向老蒋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

老蒋两口子,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看着擂台上!

·

对于宋志存来说,他的心态已经彻底崩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徒弟搀扶着坐回了台下的椅子上。

台上的裁判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徒弟几次推他,宋志存都仿佛浑然没有反应,双目失神空洞,也不知道看在何处。

仿佛台上的裁判喊了好一会儿,然后又宋家的老二上台说了什么话,然后又是来观摩比武的武术界的元老推举人上台说了些什么……

宋志存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就觉得整个演武场里乱哄哄的,眼前都是天旋地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志存的魂儿才一点一点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眨巴了眨巴眼睛,看了看周围……几个徒弟还围在自己身边,但是演武场里已经一片狼藉。

看台上的观众早已经走光了,地上还扔下了很多带来应援的招牌和条幅——有些还被撕坏了。

还有一些椅子也被人扔的乱七八糟,还有的被暴力拆坏了。

“怎,怎么回事……”

“师傅,观众退场的时候,都很愤怒……”一个徒弟小心翼翼的回答。

宋志存不说话,深吸了口气试图站起来,但身子才站了一半,就觉得眼前一花,身边的徒弟赶紧过来了扶住了他。

“其,其他人呢?”

徒弟低声道:“都走了……师弟们送大师兄去了医院。二爷和三爷送了几位武馆的师傅回去,还有……还有……二房的人,也被三爷派车送回去了。”

正说着,宋志存就看见自己的三弟宋承业从演武场的外面走了进来。

宋承业缓缓走向自己的大哥,中间还故意停了下来,将面前地上的一张被掀翻的座椅扶起,把一张被愤怒的观众撕坏的条幅捡起。

上面赫然是“本港无敌”这四个字——只是却被撕成两半了。

宋承业轻轻的掸了掸上面的鞋印,然后把条幅卷了起来捏在手里,走到了宋志存的面前。

宋志存死死盯着自己的这个三弟,此刻他的一对眼珠子,赤红的犹如一对鬼火!

“老三!是不是……是不是你做的什么手脚!这场比武,一定是做手脚了!是不是你!是不是!!!!”

宋承业看着面前神色扭曲的大哥,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老大,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做的手脚。我或许想阻止这场比武,但你赢或者输,我都不是受益者。”

“那是谁!!是老二!那就是老二!最希望我输的就是老二!!”

宋承业皱眉,低声道:“大哥,回家吧。”

“回,回家?”

“父亲已经知道这里的结果了,刚才打了电话给我,让我通知里,立刻回家去见他。”

“……”

宋志存站在那儿身子颤抖,终于,忽然仰头,一口血雾从嘴里喷了出去。

·

“哎呀!疼疼疼疼!卧槽!疼!!!!!!”

房间里,张林生杀猪一样的叫声。

回到了住处的套房,张林生终于不用装硬汉了,撤开嗓子开始嚎叫。

陈诺坐在他旁边,双手捏着他的一条胳膊,念力一丝一丝的渗透进去。

浩南哥的双臂已经肿的如同猪蹄一般从肘部到手腕都是淤血和淤青,一片黑红紫色。

软组织的淤血都是由于毛细血管受损后阻塞,然后淤血积存而造成的。

陈诺正在小心翼翼的用念力一点点的帮张林生消散淤血,疏通受损的毛细血管。

而在软组织下,张林生的骨头也受到了创伤。

很幸运,没有骨折——陈诺准备的沙包立了大功!

但是……骨裂却有至少七八处,在陈诺的精神力的探查之下显露无疑。

陈诺一丝丝的将念力渗透下去,弥补着骨裂的地方。

这种伤势,普通人怕是要有几个月才能恢复。

而浩南哥就算在陈诺的帮助下,怕也是要修养个把月了。

房间里,磊哥和朱大志都围绕在两人身边,满脸好奇的打听着今天打擂的过程。

小叶子最乖,还给张林生倒了杯热水。

这时候,房间门铃响了。

磊哥跑去开门,随后就看见老蒋和宋巧云两口子走了进来。

陈诺立刻起身笑道:“师傅师娘,你们来啦!师傅的伤怎么样了?”

老蒋神色复杂没开口,宋巧云先说的话:“你师傅没事,已经用了我们自己带来的伤药了。”

陈诺点头,放心了。

老蒋的独门伤药的效果是很好的。

宋巧云看了一眼挣扎着站起来的张林生,轻轻叹了口气,摸出一包伤药来缓缓走了过去,扶着张林生重新坐下,又看了看张林生的胳膊,还有小腿上……

看着那大块的淤血,宋巧云眼神越发的复杂了。

“师娘,我没事的,骨头没断,就是淤血。”张林生木讷的开口。

宋巧云把药包打开,里面是一团黑色的药膏,她用两根手指抠出一团来,然后给张林生在手臂上涂抹匀称了,然后看了陈诺一眼:“有纱布么?”

“有有。”陈诺立刻从沙发上拿起一包纱布来。

宋巧云叹了口气:“你早就准备好了这些了?”

陈诺笑笑没说话。

“你们两个,早就计划好了,今天要出头上台的。”宋巧云看着拿包纱布,摇头不再说话,拆开来,给张林生处理伤势。

先涂抹药膏,再包纱布,很快,张林生的手臂和腿脚都被包好了,只是房间里的空气中充斥了一股子浓浓的药味。

宋巧云的手法很是娴熟,最后用剪刀把扎好的纱布间断后,低声道:“好了,你师傅年轻时候受伤,都是我处置的。咱们家的伤药很好的,只要骨头没断,用咱们的伤药敷上,三天换一次药,连用三次,伤就没有大碍了——不过表面上好了,其实还是需要养的,免得留下病根。”

陈诺笑嘻嘻道:“谢谢师娘。”

宋巧云默默的起身,然后坐到了老蒋的身边。

老蒋面色虽然苍白,但呼吸倒是比在演武场的时候顺畅多了。

只是用复杂的目光看两个徒弟——主要是看张林生。

“你们两个,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的么?”老蒋沉声问道。

张林生眨巴了眨巴眼皮,然后下意识的去看陈诺。

陈诺摊开双手:“师傅,你看啊,事实很明显啊。”

“什么事实?”老蒋眼皮乱跳。

“事实就是:我师兄,张林生,是个绝世高手啊!恭喜你师傅!你教出了一个绝世高手啊!”

老蒋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脱鞋,再用鞋底子去抽这个小狗子!!

不过终究还是没那么做,只是忍不住了气,咬牙道:“绝世高手?我可没有本事教出这样的绝世高手!”

顿了顿,狠狠瞪了陈诺一眼,然后看向张林生,缓缓道:“林生,你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师弟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是老实孩子,你说。”

“呃……”张林生支支吾吾:“师傅……说啥?”

“你这身本事,哪里来的?”

“你教的啊。”张林生哭丧着脸。

“……说真话!”

“就是真话啊!都是你教的啊。”

“……”老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我教的?你擂台上那鬼影子一样的身法,我自己都做不出来!我教的?!”

“真的就是你教的啊。”张林生一脸无辜的表情。

“你的内息是怎么这么强的?那一连串的步法和闪避,没有一口内息支撑,早就被打乱节奏了!”

“呃……”张林生眨巴着眼睛,语气却很认真:“师傅,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有天晚上,一觉睡醒后,忽然经脉自己就全部通畅了……然后就变强了。

嗯,我这么说,你信不信?”

老蒋和宋巧云:“……”

旁边陈诺却语气郑重道:“师傅!我信了!”

“……我特么揍你,你信不信!!”

老蒋觉得自己高血压要犯了。

·

问是问不出来的了。

张林生虽然并不擅长撒谎——但是他嘴严啊!心里对陈诺无比信任,就把陈诺教给他的那套说辞翻来覆去的说。

别问,问就是一觉醒来任督二脉豁然贯通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

就是睡觉睡出来的啊!!

老蒋虽然不信这种离谱的说辞,但仔细检查了张林生后,发现了一个事实。

张林生的内息确实已经很强了!脉搏的跳动,和全身筋脉的内息流动,瞒不过老蒋这个高手。

而和强筋的内息相比,张林生的身体素质却远远不能匹配这么强大的内息!

他的身体没有经过武人最标准的打熬筋骨的根基,强度和硬度和韧度,都是仅仅略强于常人而已。

就宋家两个徒弟那样的,人家丁家强和刘世威,一拳能打断木桩,同时皮肉还不会受伤。

若是换作张林生,怕是自己骨头都断了!

这就是筋骨不够强。

人家是从小身子浸泡药水,药补食补,同时每天打沙包提木桩,磨练身体和皮肉,才练就的如同铜皮铁骨的强度。

张林生么……自然没有。

他全身上下唯一强的就是内息了。

内息的强度,连老蒋都有些惊讶。

所以,张林生咬死了说自己是一觉睡醒了,内息自然就全部贯通的说法——老将不信也得信!

而且,再问多的,也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了。

尤其是旁边还有陈诺那个小狗崽子插嘴打叉,左一句右一句,能把老蒋气出脑梗来。

眼看丈夫脸色越来越差,宋巧云按住了丈夫的手背,然后看着两个徒弟。

“很好,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宋巧云的语气很温柔:“都是好孩子,老蒋这辈子能有你们两个徒弟,真算是大大的福气了。

你们别怪你师傅这会儿问的着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他是被今天的事情惊着呢,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有你们两个好孩子,是老蒋的福气,也是我们宋家的福气。

其实,应该我好好感谢你们才对的。”

面对老蒋,陈诺可以嬉皮笑脸,但是对于这位宋师娘,陈诺却是不好意思胡搅蛮缠的。

赶紧就站直了身子,苦笑道:“师娘啊,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要说的这么客气,我和林生就只能给您二老跪下了。”

宋巧云走到陈诺面前,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又过去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低声道:“多亏了你们两个好孩子了。”

随后,宋巧云就拉着老蒋告辞回去休息了。

老蒋走得还有点不情愿,出了门来,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皱眉道:“你怎么就拉我出来了。两个孩子显然是有事瞒着咱们的。林生那一身本事,你真的信他是一觉睡醒就自己有了的?”

宋巧云微笑着拉着丈夫的手,低声道:“好了,孩子不想说,还这么尊重我们,就已经是难得了。

今天多亏了两个孩子出面,帮你挽回了局面,也帮我爹保住了体面。

若是他们愿意说的,以后回家了,再慢慢问。

若是不想说,就别追问了。”

·

宋志存回到家里后,却是在宋家府邸的院子里一直跪着。

宋老爷子没发话让他进门见他,于是宋志存就只能一直在院子里门外跪着!

这一跪,便是一夜!

家里宋家子弟进进出出,仆人来来回回,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跟他说一句话。

直到第二天上午,宋承业从外面缓缓进来,来到院子里,看见自己大哥直挺挺跪在那儿,才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老大的后背。

“大哥。父亲还不肯见你?”

“……”宋志存摇摇头。

“你昨天也吐了血,这么跪着不行的,我进去和父亲说说吧。”

“死不掉。”宋志存叹了口气,苦笑道:“这惩罚是轻的,我们宋家的体面,这次被我一个人败光了。”

忽然,眼神落在了宋承业背在身后的双手上。

“你手里拿的什么?”

“呃……父亲让我出去买回来的。大哥,你别看了。”

宋志存脸色一变,低声喝道:“拿来!!”

宋承业叹了口气,缓缓伸出双手,手里是几本各种本港的小杂志和小报。

最上面的一本,是一份著名的八卦新闻小报。

封面的头版头条就赫然是这样的字样:

“金陵浩南哥扬威本港!

本港无敌被揍满脸涕泪!”

然后配的图片,赫然是张林生在擂台上被裁判举着手示意胜离,在他的脚下,是抱着头哭成一团的刘世威。

“……”

宋志存捏着杂志的手指抖的厉害!

不得不说,HK的这些小报,用的标题和配图都够狠够毒的!

之前这些混蛋还收了自己的钱,说一定会好好报道这次比武的!

现在居然落井下石!

还用这么侮辱性的标题和照片!!

这是把宋家的颜面彻底撕碎了啊!!!

不过……

也难怪,HK的这些狗仔小报,哪里有节操可言的。

正手里将这份杂志一点点捏成一团,就听见脚步声传来。

宋志存抬头,就看见自己的二弟宋高远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身材高大威猛的宋高远走到了宋志存面前,就站在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

宋志存抬头和这个跟自己争夺继承人多年的弟弟对视,然后低声道:“有什么话,说吧。”

宋高远面色冷漠:“父亲发话了,宋志存,今天开始你去祠堂思过,没有父亲发话,不许出来。”

宋志存惨然一笑:“父亲,连见我一面,骂我一句,都懒得做了么?”

宋高远摇头,依然语气漠然:“父亲就发了这么一个命令,老大,你照做吧。”

宋志存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宋家大宅的方向,然后扭头盯着宋高远。

“老二!昨天的比武,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宋高远眯起眼睛来:“老大,我说不是我,你肯定也是不信的。但我还要说,真的不是我。”

宋志存惨笑:“难道是见鬼了吗!老蒋的两个练武才不到半年的徒弟,其中那个就忽然变成了高手了?!是见鬼了吗!!”

“你自己做事不细,被人算计了,莫要迁怒别人。”宋高远摇头:“好了,去祠堂领取责罚吧。”

“……”宋志存终于低下了头。

看着宋志存转身步履蹒跚的离开,宋高远才收回了目光,看向宋承业。

“二哥,恭喜你了。”宋承业淡淡一笑:“父亲肯定是让你暂时接管大哥之前负责的产业了吧。”

宋高远盯着自己的这个幼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收回了逼视的目光:“父亲让你去做一件事情。”

“嗯,说吧。”

“去给那家人下请柬,父亲两天后在家里设家宴招待他们。”

宋承业略一沉吟,仿佛想通了什么关节,就笑了笑:“明白了……父亲毕竟是父亲,一下就找准了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这个时候,也之后这样才能勉强挽回宋家的声誉了。”

说完,宋承业转身就要走。

宋高远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喊了一声:“老三。”

“二哥,还有什么话要说?”

宋高远走近了几步,凑到宋承业的耳边,沉声道:“我呢,知道你不服气,也知道你想争。

但我做哥哥的劝你一句,该收手就收手吧。

眼下大局已定。

你很聪明也有能力,但毕竟晚生了十几年,这个差距不是你玩些小手段就能弥补的。

老三,有的时候,要明白,很多事情是命!

是命,就得认!”

`

(大章求月票!

五天节假日一天没休息,一天没陪老婆孩子。

连着五天,每天更新都在八千到九千字。

我真的尽力了!

有月票的别藏着啦!)

·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