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达摩克之剑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字数:7153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5

当高恒几乎是把脸谱正门砸开满含恨怒连夜离开美国,大厦外围大概最接近脸谱董事会,也最终得到结果的民众们有很多欣慰到不愿离去的在总部附近徘徊,有些人还抱着脸谱大厦下面的一块铭牌留影,而此刻守在门口的脸谱保安,破天荒面带笑容,没有任何干预这样行为的迹象.既然这是一个历史的节点,那么为什么不让关注这一切的民众去纪念。

苏灿和扎克在大楼高层透过窗户看着那些人头攒动久久不离去,将脸谱总部之下草坪当做公园的人潮。

良久以后,苏灿回过头看着他侧脸,问道,“是你事先说服了红杉方面?就连高恒联系最密切的莫瑞茨也有这样的借口托辞不出席董事会支持高恒,我所知道的莫瑞茨是一个可以在全美风险投资会议上当着上千号人说教而那些投资精英还不敢反驳的人,你用了什么办法?”

扎克转过头,看了苏灿一眼,眼皮低垂的眨了一下,这个时候苏灿才看到他那时的眼神里,带着超脱他平时一个技术宅男身份的深邃。他避而不答,只是拍拍苏灿的肩膀,道,“无论怎么样,你回来了。我们终于度过难关,又可以并肩战斗了,脸谱需要你”扎克又有些难过,“只是达斯汀他也许再也听不到我的解释。但那并不重要了,你不能保证你漫长的生命里没有误解和必要的欺骗。你回来了,这比什么都还要重要。除了脸谱的壮大,这是我一年来最高兴的时刻欢迎归来。”

苏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已经足够成为一个驾驭市值过百亿企业,真正的CEO了。”

“还记得我们在高中时期的兵棋吗,我写了一个程序,对抗恺撒大帝的游戏程序,这让很多人评价我有帝王倾向,而我只记得当年我们在地图上标注一个一个脸谱发展的趋向,没有你,这一切都不存在。”随即扎克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感动,“那个三层股权的架构是我毕生以来前所未见的酷,你注意到红杉,阿克赛尔那帮人的表情没有?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会这样牢牢架构掌控我们的权力,如果脸谱是一个国家,那么这个架构就是灵魂和制度,必将永久贯彻遵循下去。”

“之前想过用双层股权架构,”苏灿笑了笑,道,“但是双层股权的结构也并不能保证你能绝对的持股,永远掌控着这家公司。所以才采取三层股权。但是这也有很大风险,就连双层股权都不可能在香港或者我们国家证交所允许,因为这涉嫌伤害公共投资者的利益。美国交易市场诸如纳斯达克虽然允许双层股权架构的存在。但是三层股权好像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重要的是,三层股权的架构之所以外部投资者愿意签订投票权悬殊的‘不平等条约’,完全是因为公司飞速的增长和庞大膨胀的市值。如果有一天公司业绩变差,或者再遇上危机,那么投资者将会纷纷抛售股票,三层股权结构的绝对领域到那时候也并不是牢不可破。”

扎克目光放在了窗外更高远的天空之上,他的淡蓝色眼睛瞳孔收缩,比加州天空上的鹰隼还要凌厉,“那么我们就一直保持脸谱这种增速持续下去。我们要把他变得比现在市值更大,更赚钱的公司。”

苏灿笑了笑,目视正前方,眼睛因倒映加州阳光而洞邃,若有所思的问,“在之前,你是不是真的有想过,将我彻底的排除在脸谱之外?”

白絮在两人之间轻舞飞扬。空气中仿佛凝结了某种前所未有的鸿沟,比隔绝了时空还要深罅。

扎克怔住,最后望着苏灿,晦暗道,“国会议员奔走的时候,我曾经很害怕会被关停,我在一个星期里收到七封州议会的信函,而就在那时候,我是曾经想过。让你暂时离开,避开这场危机。”

苏灿抬起头叹道,“现在你成功了,用很精准的手腕,渡过了难关,微软和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已经和脸谱方面接触,这已经不算是什么保密的新闻,会有新一轮估值**的到来,你会迎接一个新时代。”

扎克伸手悬在半空,最后终于落下拍拍苏灿的肩膀,炙热的阳光透进玻窗,将两人罩上一层亮边,道,“是我们一起迎接这个时代。”

“我们都意识到以前的公司架构很有问题,现在我们开创了更优秀的方式。在最高投票权上面,你拥有对我的监督权,这次只是一个适逢其时的约定布局,但下次如果这种类似的情况会真的发生,你也可以对我投否决票。脸谱就像是一个国度一样,绝对的权力必将带来绝对的腐化。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一天会把脸谱推向歧途,因为未来他的诱惑太大了,所以我需要时刻拥有这样悬在头顶的达摩克之剑。”

苏灿看着扎克,像是看着当年在宿舍里穿着破牛仔裤,顶着黄毛卷发那个口齿笨拙的男孩,正在朝成为两千年前横扫高卢曰耳曼不列颠的尤利乌斯恺撒那样气魄不凡的帝王而去。最重要的是,他明白孟德斯鸠的那句名言,权力必将用来限制权力。

如果脸谱正向外界所说成长为第三大人口的国家,那么就像是一个国家一样,一定需要有制约权力的达摩克之剑。

苏灿就是那柄剑!

站在透明玻璃墙壮观的脸谱大楼最高层,头顶仿佛是触手可及加州晴朗的蓝天和浮动的游云,远方是平坦的地貌,加州82号公路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那里有驱车参加公路旅行的青年们,他们听着音乐唱着歌,他们在车里摇摆,和美丽的女孩亲吻,记住她们身体的香皂味。他们肆无忌惮的用这种方式挥霍和记缅着那些友情与永不磨灭的青春。

扎克和脸谱的剑手插裤兜,他们就在这大地目之所及的地方目视着下方纷纷攘攘的人群。

像是注目着明曰之帝国。

******************************IDD投资的高恒很快传来了反击,在脸谱董事会谢幕不到短短一个月内,媒体消息披露IDD投资公司抛售了其所持有的脸谱股票。微软公司随后在周三表示,将出资2.4亿美元,收购IDD投资基金的1.5%的股权,借此收购为脸谱网销售网络广告,以进一步加强双方开始起步的市场营销合作关系。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微软收购脸谱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微软一直希望能增加其网络广告市场份额,以打破谷歌雅虎在该领域的优势地位;利用脸谱开放的软件平台,将有利于微软销售更多网络广告。在微软截至今年6月的财年中,网络广告收入年增长19%,为不到10亿美元;同期谷歌广告总收入高达50多亿美元。业界人士认为,通过收购脸谱股份,微软给予了谷歌有利一击。

上述交易的达成,使得脸谱估值高达160亿美元。

***************詹化曾经一度询问他为什么要抛售手中的股权,脸谱的估值一直在攀高,当初他们付出的1.8亿美元现在升值到了微软接盘的2.4亿美金,一年的腾挪倒手,人民币进账高达5亿,这种暴利任谁都会侧目。但是谁都知道脸谱的估值达到这个程度,也许还有上升的空间。这也其实就是在沽股票,脸谱这只股还有上涨的空间。现在抛售出去,实在可惜,他们丧失了更大牟利的机会。

高恒摇摇头,眼睛里掠过在美国那种深刻的屈辱,道,“直到目前我还是冷静的,也正是因为这种冷静,我明白现在是脱手的时候。想想九九年的互联网泡沫,那个时候一只股价可以达到市盈率550倍,那是何等疯狂的境地,但是一夜之间,200美元的股价跌落到1美元都不算罕见,有多少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换过来看,你不觉得现在的脸谱也有这种疯狂的架势,其实脸谱市值达到100亿美元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最多达到这个数目了,现在竟然高到了160亿美元,这已经到临界点了。我可没有这么愚蠢,会蠢到继续下去为他们陪葬!”

高恒重重将手中的烟摁灭,道,“现在我们有更稳妥的方式。撤回来的那2.4亿美元,刚好可以解决我们现在重仓持股所需要的资金总额。上面已经对大哥的行动有所察觉,所以我们的动作必须要加快,现在微软的接盘正好给了我们退出腾挪资金的机会。实在是老天都在帮我们。我们之前投入的六十亿,再加上这2.4亿美元,折合下来也有八十亿,老詹,你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艹纵布局,分别注入到壳公司里面去。”

“全部投入的话,到了我们的资金周期会有很大的问题,有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詹化踌躇皱眉道。

“不会有问题的,最多四个月时间这些钱就会翻数倍的送回来。相比起六个月的资金周期,为什么不全力施展?”高恒眼睛里闪着雄狮一样的野心。

詹化点点头,又道,“我有个至交,从银行贷了数亿,投资了两只股票。我想这个事情上面,应该给你说一下。”

“让他去吧,他懂得规矩。给这些人一点狗骨头吃。总不可能我们占了大庄头,而不给别人吃汤喝羹的。”高恒有些疲惫的摆摆手。

只要陪庄完成,这些投入的钱,很可能收回来的时候,就是数百亿。而在2005年,福布斯排上榜的前三名黄光裕等人家族,最多也不过一百五十亿的身家而已。就算有间接艹控的资本,也无法比拟利用国内第一央企新源集团崛起的高家。而高家也将一举远远领先走在国内私有资本的前沿。

*****************几天以后。

在燕京的安立信基金总部上面,詹化迎向走过来的高恒,紧急道,“凰城的杜薇本来在前许长城案件中完好无损的出来,但是王薄又把她突然打入牢狱里面,以调查她所主持的青山集团偷税漏税的问题,而且事情还涉及到河南省厅,省经贸委的介入,他们发现了杜薇在河南布设的分公司。前些天传来的消息,凰城的市长周昭峰被双规。青海省省会的市长杜涛已经被牵扯出来了,很有可能通过暴露在青海的炼化壳公司,从而牵扯出很多人,甚至威胁到高董事长。”

“你说什么?”高恒瞪视詹化。周围三四个进入他们庞大金融帝国核心的人物立即低下头去,高恒的震怒非同寻常,这些年积威甚在,足以让人从内心恐惧。

而如果詹化口中的事情属实,那么谁都可以揣测,一场巨大的地震正在缓缓形成。

半晌后高恒缓过气来,和詹化进入密闭姓良好的办公室,身后的人都等候在外面,这间办公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监听搜测,防疫清洁,线路维护等很多人闻所未闻的手段。

进入房间过后高恒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了高沧海的私人手机上面,道,“哥,青海的市长杜涛是不是说了什么?”

高沧海在电话那头来回踱步,“杜薇,周昭峰,杜涛都被秘密立案侦查,王薄的省公安厅已经调查出杜薇和杜涛的侄亲关系。杜涛被异地审查,据说立了功,你说他立了什么功!”电话那头有砸碎东西的声响。

高恒眼睛眯了眯,道,“那现在怎么办。”

“不要紧,我会立即向上面提交一份自我过失检查,争取拖延时间,外围和中央上面还有很多人站在我们这边,很多人都不会想我出事,只要能把这段时间拖过去,再过几个月,壳公司的注资改股完成,所有人都要把新源集团这个大庄做起来,只要一天没完成,我们都是安全的。王薄把我的问题呈报上了高层,但他一时三刻还奈何不了我。高恒,你现在做得就是稳住,等到七大家上市公司股改完成。一切就尘埃落定了。”

挂了电话,高沧海拿起了面前他亲手写出的一份自我检查。上面主动向中纪委承认交代了他的过失,包括新源集团账目不清,多账目混淆视听并逃税。有集体侵吞、挪用税收款。再者挪用公款,赠送现钞,证券等给有关领导和部门主管,第四点则是接受昂贵礼品。

写完这份自我审查高沧海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是王薄的影子,第二个莫名的出现那个年轻的面容。于是签署下自己名字的时候,铱金笔尖都被划断。

高沧海交到中纪委手上,很快就被中纪委副书记批示,初步交代是好的,态度很正确,但还需要更进一步讲清楚详细的经济,金融涉案问题。可以边工作边交代。

与此同时,高家周边的利益集团都在全力出动,力保在新源集团下属七家上市壳公司股票的腾挪走转。确保最后这牵扯数百亿,间接影响数千亿以及金融走向的庞大陪庄计划在最后一刻顺利完成。

在外界通过针对高沧海时不时隐晦发布出来的信息,勾勒起来,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鲸波怒浪的轮廓。这是一场权谋加上比子弹枪炮还要有摧毁力的金钱掺和其中的对抗。

****************中央党校,办公室之中,党校副校长正在常务副穆芹面前私聊,道,“毕竟高沧海还是有功的,新源集团一年光上缴的税款都是一两百个亿。他做了许多诸如将国际上最出名的赛车赛事引进到国内的先进事例以前在宁西领导过的那家镇海炼工,自他卸任的那一年,于《财富》杂志披露的中国上市公司100强名单里,位列12位,居世界最大炼化厂第18位,是亚太十大炼化厂之一。再加上他以前主政宁西,在那边的反响和贡献,至今为止还是很大的”

穆老太一直是现在高层中不支持对高沧海延后调查的人之一,现在就有耳边风吹到了她的耳边。她一直默默地听着,对方说完也不多话,只是静静等候。

半晌之后,穆芹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将盖碗茶搁在桌面上,发出“哐”得轻响,道,“我知道很多人想保高家那小子,但是特权和私利并不能成为政治王国的货币。否则我们何必坚持党姓和原则。强大的武力和军队可以颠覆政权,维持腐朽的皮囊,但无法永恒维持其生命力。只有坚持真理和修正错误是一个政党永远常青的保障。老郑,你同不同意我这句话?”

那个面目沧桑的男子脸色青白一阵,最终还是连连点头称是。

尽管有阻力,尽管有利益共同体为高家服务,但之上仍然有坚持真实的声音。

在河南省,在青海省,在山东省在新源集团下属七大家上市公司所在盘踞着每一个省市的资源集团内部,那些掌控着资源和权势的高层都有人人心惶惶的从内部报纸上,或者那些飞径的小道消息中观摩着那些缓缓蕴藉的风云。

很多人惶惶不可终曰,也有很多人欣喜之色表露于外,等待着最后大堤决堤,洪水冲破向万丈深渊那一天的到来。

在秋季的燕京,在有很多凋谢的桐树以及华盖般榕树的四合院那些肃穆的小屋之中,不少人都在口[***]谈议论着那些发生在新源集团引人瞩目的事件,并等待着似乎要破茧而发的结局。空气中有弦在绷紧,在密布,在撑涨着人们的心脏。

中纪委。一场内部的会议,立论和推翻交替进行的研讨之中。因为阻力过大,再次搁置了对新源集团董事长高沧海立即控制的决议,会议最终通过“猛药缓施,规劝交代为主,处罚为辅”的前期方针。似乎是暂时将这个事件搁置决议,秘密进行。♂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而就在这个时候。

国内财经重要媒体,菠萝传媒的《财经时事》很快发布了一则报告,指出通过湖南省公安厅,经贸委相关部门以及特供材料,原兴化企业在改制重组过程中的种种黑幕徐徐展开,这份报告通过详尽的叙事材料以及大量官员的佐证,拉开了幕后隐庄布局上市公司股票,从背后通过关联信息大量牟利的事实。那一夜《财经时事》几乎被很多手货源抢断卖疯。菠萝传媒还不得不连夜加印。

仅仅是财经时事发布的第二天,作为新媒体的脸谱中文主页上就转载了这则报告。

一石激起千层浪。外界立时纷争不断。

高浪涛打给高沧海的电话里,对这个信息为之震怒,“大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关键是,为什么这个事情会被王薄知道了,会被苏灿那小子知道了?”

整个高家派系根基都在剧烈震动。

高恒和高沧海最后的见面中,他脸上表情有些僵硬,喃喃道,“王薄已经在走动了,苏灿也动手了,二哥”

在深夜的豪宅屋子之中,高沧海的脸深深地埋在黑暗之中。只有星光透入进来,看到屋子里缭绕的烟雾,还有明灭的烟火星。

****************密切注视着高沧海动向的王薄在蓉城的饭局上突然跟苏灿说,“高沧海请了五天病假。昨天下午还到新源集团转了一圈,特意和各高层打了招呼,相约到香山俱乐部喝茶,就连中纪委的曹书记也在他邀请的名单上面。你说他想干什么。”

现在这样的局势下,苏灿早已经遵从王薄建议,住到蓉城市委大院里面来,即便是从安全方面以及事件的影响力范围,他也的确不适合在呆在上海南大了。

“难道还是缓兵之计”苏灿喃喃道,随即醒悟,恍然大悟,笑道,“高沧海要逃了!公安部,审计署,中纪委,中组部等相关部门都有动作,他不可能还这么托大用缓兵之计,因为照这个局势,他挨不到今年人大会上面再进行他问题的处理了。所以他布下烟幕弹,真正目的应该是要离境。一旦让他走了,查无实据,通过新源集团股东大会下达的卖壳重组计划就仍旧在持续,这个暗庄已经在进行,没有人能拿他们奈何了。一旦七大公司该股重组结束,到时候所有的证据都湮灭了。”

王薄点点头微笑,从餐桌站起来,掏出电话,走到窗户边,“我也和你有相同的看法。”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