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我只是一个CEO,婊子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字数:8966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5

“上面已经有所察觉了,你必须尽快进行,我们要在年底完成整个转移过程。”高沧海走进会议室,对敲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高恒道,“你还有多少钱投入进来?”

“短时间调集几十亿没有问题,关键是你的卖壳计划能不能把整合方案实施到每一个公司头上去?”高恒道。

“现在初步拟定的七家A股上市公司中有四家已经在我们干预下,确定了你的两家证劵公司为卖壳对象。这上面包括ST化三,新源炼化这些公司。其余的三家只是时间问题。但现在时间要分秒必争,你们的隐庄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里面布局。”高沧海是要高恒以最完美的配合让手中两家证劵公司买壳。重仓持股压入这上面的股票。

“先不算前期的买入布局,光是这些上市公司腾壳、瘦身、注资、股改四步要一气呵成,整个过程都需要前后八到十个月时间。中间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最重要的是现在新源集团内部是不是能够陆续通过七家上市公司的借壳方案?”

现在高恒手下面有成千上万个资金账户都在布局新源集团已经通过的四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还将抽调更多的资金在新源集团借壳方案通过后布局七家上市公司股票。当然这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高家只是其中主导的巨鲸一环,背后还有鲸鲨群准备分食利益。先不说一定程度上打通证监会关节,通过新源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控制住的借壳公司。

就拿旗下的新源炼化为例,隐庄在借壳前布局持股,等到完成重组市盈率极可能冲高100倍,股东将获得超过13倍市值的回报,在这之后将仍然维持30倍以上的市盈率水平。然后再通过卖壳方“慨而慷之”的允许上市公司回购所持股份并注销。

前后的高收益足以整整捞到十倍数于计算的投入,就算只投入一亿资金,很可能打一转回来后,账面上会多跳几个数位出来。

可想而知高沧海通过这样近乎于“精妙”的手段,高恒到时候账面可以攫取到多么庞大的财富数字。

“我能够执掌这些这么多年,就代表能够牢牢地控制住新源集团。届时股东大会将会在我的掌控下以高票通过借壳方案,七家公司重组股改将势在必行,所以这并不是你需要担心的问题。虽然上面先让我进行自我审查反省,但是根本不用担心,一起做壳的不光是我们高家,还有太多利益共同体,他们不会看到我倒下去,他们会用一切资源进行最大限度的游说,中央高层也不敢过分相逼,”

高沧海气魄十足,皱了皱眉道,“等你从美国回来过后,应该也拿到了脸谱中文的股权了吧。”

“今趟我会联合董事会联名进行提议,不过相信扎克也不敢食言,毕竟是他已经亲口承诺,就算他届时会犹豫,通过红杉资本施加的影响力,相信他也只能点头。脸谱中文股权的架设很晦涩,就连扎克也遮遮掩掩,应该和苏灿大菠萝系交叉纵横,我有什么理由不能怀疑他王薄在这里面隐瞒了太多东西?”

高沧海沉默半晌,重重点头,“这或许就是王薄的弱点所在,打倒王薄,我们就能力挽狂澜。在最后的时刻翻局让王薄倒下去,实在比拿到成百上千亿还要有作用!”王薄倒下,高浪涛和王薄政治局悬念之争也会落幕,高家再出一位中央大员,那代表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高恒在星期六飞往美国加州,在门口的时候等到一众他在美国公司的下属随从,机场外停了一辆加长悍马,高恒跨步上车,然后退出来,他四处看了一下,问旁边的人,“红杉资本的莫瑞茨呢,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他过来和我一起?”

“这个我们不清楚。但是帕洛阿尔托脸谱总部董事会的人也到了很多。还以为红杉方面已经跟你说好了。”高恒在美国方面的一个副总问。

高恒摇了摇头,皱眉和副手上了加长悍马。在车里开了一瓶酒,亲自给随从倒了一杯,弄得这个美国的副手一脸激动。

高恒静静的坐在帕洛阿尔托喜来登酒店豪华套房宽大的椅子上,品着红酒,他到帕洛阿尔托已经几个小时了,但他一点不急着进入脸谱总部。

过了一会有数名西装男子走了进来,一看神态动作就知道受过专业的素质训练,陪着副手进来的男子是个美国人,对高恒微微行了个礼,道,“我查过了,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红杉的莫瑞茨上个星期做了一场手术,现在还在静养之中,估计他家人是为了不让他继续工作,而暂时断了他和外界的业务联系,只有紧急情况才能通知到他。不过这次过来的是唐瓦伦坦,他已经先到了脸谱。但是却还是在和副总裁谢丽商讨广告方案。而马克扎克伯格正在和他的员工在游戏室里打XBOX游戏。静待董事会召开。阿克赛尔公司的吉姆正在硅谷附近谈一笔新的投资,华盛顿邮报集团的唐纳德据说现在还在湾流飞机上,很快抵达。”

“Xbox?”高恒脸都轻轻抖了一下,哑然失笑。

脸谱内部如此放松,自然不会像是高恒之前所想,扎克在暗中搞串联同盟,针对他有所预谋,是以他先买通了董事会观察员秘书调查脸谱内部目前的情况。扎克没有和大部分董事会成员做最后沟通接触,显然他之前都过于忧虑了。

高恒于是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器宇轩昂的带头迈步而去,“走吧。”

脸谱大厦外围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聚集,这些人有些是从德州开车过来的,有的从洛杉矶过来,有的还行驶在加州公路上,也有不少人是加州附近赶过来的。很多人都在原地沉默的站着,密密麻麻的,望着国王大道上的脸谱总部大楼。

高恒对此嗤之以鼻,他知道一年前剔除苏灿出局的时候,整个硅谷都在为脸谱的内战震动,后来很多人都陆续来到脸谱总部抗议示威,很多人打着牌子,牌子上写着“拥有两亿用户的代价就是赶走自己所有的朋友!”,“想想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混蛋”,人们在沉默的表示着自己的抗议。他当时完成了投资协议坐车从人群中穿过离开的时候,还在摇头感叹到处都是刁民。

后来听说最高峰时脸谱大楼外面抗议的都有一两千多号人。更多的时候连脸谱内部员工都没人敢出门去,也没人敢拉开百叶窗朝外看,因为很多摄像头都对着这边,一旦发现异动,很容易引发人群的石块。然后在那之后断断续续,也有人进行抗议。

而时隔一年后的今天,新的全体董事会又开始了。很容易让人想到一年前的那场政变,所以应该人们又应该是为了这个原因开始聚集起来了。

要知道脸谱另一位创始人只是一位外国人。这些美国民众的信仰真是太执拗了。对一个外国人的关注程度都超过了对他们社保的利益偏差关注。

不过高恒对脸谱在美国产生的影响力还颇有些感慨。只要能用好,这真是一个大杀器。

进了脸谱,脸谱分管产品的副总裁考克斯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嘿,你到了。”又看向门外的人众,道,“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当你发布了新程序而不受人喜欢的时候,当你涉及到某类政治问题的时候。我们都习惯了”

高恒点点头,吩咐旁边的人送上一瓶上好的人头马,包装精美,笑,“送给你的。”考克斯欢喜的接过去了。

刚好碰到分管广告业务的副总裁谢丽和红杉的唐瓦伦坦走出来,两人碰面相互惊奇的嗨了一声。唐瓦伦坦与他握了握手道,“莫瑞茨住院了,胰腺的一个手术,但愿他能康复,你到来怎么没给我们说一声,你难道是自己过来的”

高恒摇摇头笑,“没关系,我自己过来也一样。我们的CEO扎克呢?”

唐瓦伦坦表情古怪的朝大厅的最里面撇撇嘴,什么话都没有说。

高恒两人看过去,那个卷发的青年正在一张落地的长沙发上,和一干人玩着游戏,不光是沙发上坐了人,他旁边也都站了不少技术宅男,不时因为屏幕上双方的赛车尖叫。

副总裁谢丽有些不满的朝那头道,“扎克。董事和观察员们到了!”

扎克这才飞快转过头朝他们看了一眼,挥了挥手,然后又转回头去,继续把剩下的一局打完,才跌跌撞撞站起来。

“嗨,扎克。好久不见。”高恒快走几步,脸上挂着笑容,心头也忍不住想笑,这样的毛头小子,或许有些天赋,但是如何能成为越加庞大社交网络的CEO?

然后他就看到扎克沙发的旁边,另一个人手扶着沙发,相应的站了起来。那是一张灿烂的笑脸。正在大厅的灯光下,用一种近乎于炫白到从天而降的姿态,对他挥了挥手。

苏灿!

怎么可能!

高恒的脚步停住了,他感觉到心脏在这一刻猛烈地停顿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他没有注意到把握住,从而最终错过了。

一着错,必将千错万错!

“他怎么会在这里?”高恒强力压制住内心的波澜,强作镇定道。但是这句话因为嘴唇过于激昂的起伏抖动,口沫都飞出几粒来。

“我?”苏灿笑了笑,面对着旁边的XBOX道,“我刚好路过,听你们说要召开董事会,进来玩玩游戏。”

旁边的凯瑟琳想笑又不敢笑,心想这还不把别人给气疯了。

“我是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高恒没有去理苏灿那要把他气晕过去的胡言乱语,面对扎克质问。

“你不要忘了。”苏灿声音突然提高,又慢条斯理的说出他的理由,“我至今为止还是脸谱的第二大股东。虽然脸谱还没有IPO,也不存在股东大会这个东西。但是我仍然有权利在董事会作为观察员旁听。”

***************董事会开始的前夕,高恒透过窗户看到外界聚集的人群和记者车辆。

人群越来越多,最后仿佛是把脸谱总部外面的国王大道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窃窃私语,但是并没有打出任何的标语和口号。有的人脸上带着期待着什么的欣喜,记者们正在紧急布设卫星天线,然后相继采访附近的人群。

高恒才了解到,似乎他错的离谱,他收买人打探了董事会之前脸谱内部的动向,却忽略了为什么这些人会聚集在这里,而且看上去还不像是在抗议示威什么。

下方的记者还在采访,“公众们聚集在脸谱国王大道上面,看来创始人回归的消息很难掩饰他们的兴奋”

“这样的氛围连我们都不禁有些感动啊”

“在你们的对面,就是脸谱的总部大楼,我们知道远道而来的创始人重新回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有三千民众聚集在了加州,等待最后的结果。不管怎么样,人们都不愿意看到,曾经的三人组合,最终分道扬镳的事实,这也许是他们创始人之间缓和机会的一个契机”

高恒拉下百叶窗,狠狠的捏了捏拳头,然后顺了顺气,走入会议厅。

董事会终于拉开序幕!

“我提议立即驱逐苏灿,他已经离开了脸谱董事会,没有追溯权力意味着他放弃了一席,而他在联邦贸易委员会上提出的仲裁法案,对美国脸谱利益有恶意中伤,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也不配重新进入董事会列席。”高恒卜一开始董事会,就立即发难,不给苏灿申辩打同情牌的机会。

“那只是做做样子,包括给你看的。”苏灿淡淡道。

全场声音戛然而止。

苏灿续道,“脸谱中文频繁联系联邦贸易委员会,也递交过述词,但是你只要看,会发现我们提交的证据根本就无足轻重,我相信联邦委员会上面的法官,宁愿在一旁吃披萨,也不愿意看我们的诉求申请。”

引发一阵笑声。

高恒阴沉的盯着苏灿,脸上雷云密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里还轮不到你大放厥词。你根本什么都不算,没有行政权力,没有任何投票或者行使权。”

“那好,”苏灿地耸了耸肩,环视全场,道,“我们来投票吧,大家是希望尊求他的诉求,让我出去的,请投下你们宝贵的决策票。”

扎克一手揽过椅子凳子,侧身以四十五度角嘴角上浮的把他望着,无动于衷,如同一年前眼睁睁看着苏灿把一台笔记本电脑砸碎在他桌子上面一样。凯瑟琳作为达斯汀走后董事局一席成员,这个时候只是剪水蓝瞳望着苏灿,笑着不发一语。阿克赛尔合伙人公司的吉姆对高恒笑了笑道,“抱歉,作为第二大股东,我们没权把他赶出去,我本人不认为我有这个资格。”

高恒目光扫向华盛顿邮报唐纳德,格雷洛克的特斯拉,美瑞泰克的观察员特雷,不是避开他的目光,就是有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最后落在唐.瓦伦坦的脸上。这个红杉的盟友此刻干咳了一声,道,“我觉得应该再看看”

高恒面目就立时铁青下来。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红杉的唐瓦伦坦,大脑大概在高速运转,除了分析此刻的局势,更多的是在分辨唐瓦伦坦到底还有多少站在他的那一边。

董事局主席的扎克随即例行发言,总结前前后后的发展规划,语气连贯快速,蕴藏着他内心澎湃的激情,亦或者此刻的某些难以掩饰的亢奋。

最后苏灿翻开面前的提案,环视众人道,“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到来的IPO,我们提议现在重新划分董事会股权结构,将开启‘超级投票权’计划。”

众人纷纷开始翻页的声音,打开面前厚厚一叠的股权架构变更方案。

红杉和阿克赛尔公司这些硅谷宗师级投资方仔仔细细阅读了苏灿所谓的“超级投票权”计划之后,阿克塞尔的吉姆都用手揉了揉眉心,心想这家伙实在太狠了。而红杉的唐瓦伦坦则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灿,望着这个重新回归的创始人,心头已经对他开始有些嘉赏了。

高恒翻开手中的计划,越看越觉得如同浸入冰水之中。

苏灿的声音像是催命一般响起在耳边,“为了应对未来的首次公开招募上市,我建议董事会重新定义股权,脸谱内部将以ABC三种股权形式进行架构,ABC类股票都具有相同的市值。只不过A类股票每一股,只有1个投票权。而B类股票,每一股,拥有6个投票权。而C类股票,每一股,拥有60个投票权”

“你说多少?”没等苏灿说完,高恒出言打断道。

“就算我没说清楚,你手中的协议方案也已经写清楚了。”苏灿续道,“简而言之,而从现在开始,我们手中的所有股票,除了马克扎克伯格之外,全部转为B股,包括目前脸谱内部的员工持股。未来进行IPO之后,进入的小股东将采用普通股A股进行计权。而扎克手里的股票,将转为C股也就是作为脸谱的总裁,他拥有的股票拥有60倍于普通股的投票权。而相对内部持有B股的股东,他拥有十倍于他们的投票权。”

“三层股权!”有人明白过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高恒眉头已经深锁,那那张脸明显带着一种扭曲,“你是不是疯了,直接跳过双层股权的牛卡计划,用三层股权架构!”实际上,双层股权架构这种方式在科技公司中并不算罕见。比如谷歌公司,比如百度。管理层拥有普通股10比1的投票权。然而这样的架构还是有风险,并不能保证企业家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因为在融资过程中总会产生股权的稀释,一旦创始人股票稀释到临界值,其他股东联合起来反对创始人的话,还是极有可能让创始人丧失绝对控制权。

但是眼前这个疯狂的中国人采用了三层股权架构!这是60:6:1的投票权架构。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就是绝对控制。

几乎万无一失!

“下面还有特别附例。”扎克开口道,“其中苏灿所拥有的35.9%的股票中,将拿出一半股权持换成为投票权最大的C股,这主要是因为脸谱拥有脸谱中文40%的股权,为了保证苏拥有脸谱中文的决策权,”扎克看了苏灿一眼,续道,“以及监督权。”

“同时,红杉和IDD基金共同投资的3.3%股权,将进行分离,其中属于IDD基金的1.5%的股权,将被划为普通股A股。这是因为IDD基金最近被联邦调查机构审查,因为涉及基金资金来源问题,有涉嫌国际洗钱嫌疑,所以IDD基金有可能威胁到脸谱的名誉,将其剥离作为A股作论。”

“那么,我们开始对这份方案进行决议。”

没有商讨哪来的决议,没有商讨哪来的决议!高恒脑子里反复电光火石的出现这样的念头,但是看到一个个人举起手。他才明白,自己是彻底的被阴了。连红杉都已经被说服,事实上红杉根本就不需要买他的账,他们是国际第一风投,很大程度上只会奔着自己的利益而去。一年前陪绑他高恒,只是为了他们承诺的能剔除美国国会诟病的联合创始人,从而入主脸谱产生更大的估值,令他们从中获利。而现在有了更完善更有权益的股权架构,难道还要为了一个身陷洗钱丑闻的投资基金两肋插刀?

这不是他们的风格嘛。

碰!得一声,高恒拍案而起,面前的咖啡杯盘子直接被桌面的震颤震成两半,宜家的桌子就这样,简洁,但质量比起高恒在国内的公司,亦或者高沧海新源集团会议厅那一个角都价值上万的大杉木桌来说,就差的太远。

“你们这是彻彻底底的阴谋!这是一场卑劣的行为,你们损害的是所有投资者的利益!”高恒指着现场众人,面庞因为内心震怒而极度扭曲。苏灿第一次看到器宇轩昂的一个人狰狞起来会像是魔神一样发飙,这是高恒这众人天生贵族行为中戾气的释放,那种几乎不可能有过的失态,令人汗毛倒竖。

“我会再回来,我请得起华尔街最好的律师团队!但我回来的时候,我就不会仅仅要我那一点点股权,我要的是更多!超过你们想象得多!”高恒的手还在挥舞,显然所有的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功亏一篑,他所有强势的姓格发生反弹,他极有可能暴怒到打人。

扎克显然也被吓到了,就像是当年没敢反驳怒火中烧的苏灿一样,不发一语。

他旁边的斯坦福美女凯瑟琳倒是极为镇定,这个脸谱最早的元老道,“请你注意措辞,如果你的基金没有洗钱丑闻,我们谁都不可能剥夺你的权力。”

“闭上你的臭嘴。”高恒环视全场,指向众人,“你们很快就知道我能不能夺回权力。”

看到他要转身走出会议室,苏灿不失时机的在后面补充道,“我还要提醒你一句,老高,不要忘记BJR(商业判断规则)。”

高恒浑身一抖,感觉大脑供养不足,险些昏厥。慢慢转过头来。只要有BJR的存在,他几乎无法推翻脸谱的这个决定,因为身陷囫囵的IDD基金,根本就没有有效的说服力说服州法院取回自身的权益。

随后高恒猛的踢翻旁边的垃圾桶,碰嗒!的声音震动全场。他力道十足的拉门走了出去,外面是高恒美国方面的一些经理和人事,都纷纷众星拱月的跟在他身旁。

*****************董事会结束,新的股权架构发布,引得整个脸谱上上下下都为之莫名振奋,脸谱大楼,水泄不通的国王大道上面,脸谱总部的大门轰然洞开,一个被批准进入的华尔街曰报记者抱着自己的笔记本,那上面有脸谱最新董事会结论会议记录,新闻车迅速飞驰着朝他冲过来,他想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新闻车,然后说不定还可以借着行驶途中整理手中的稿件,这能保证他抵达报社分部的时候,能给华尔街曰报第一时间送达手中的信息。

创始人回来了,这不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什么是忠诚的故事!

他们是两名骑士,他们执着坚定地,扬起长枪,鞭打快马,他们加速,加速,加速!他们迎向那些艰难险阻,他们举起手中的龙枪,他们刺破黑暗,奔往未来。这是一个好莱坞式的故事,也必将会改编成为未来好莱坞的一笔经典。

但是这名特稿记者打错了算盘。外围早就预估到有此情此幕的人群,已经潮水般朝他汹涌,拦截,围拢了过去。

*****************总裁透明玻璃的房间里,扎克坐在电脑面前,他淡蓝色的眸子看着他页面上那来自全美上百个州属地区人们对他的评价。以往他只能从上面看到,“混蛋”,“混球”,“孤独的人”,“悲哀”,“沮丧”,“无言”等等等等类似于此的评价。

而现在他在董事会间歇,就这么刷新着手中的脸谱页面,一遍一遍。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也没有,但他就是在刷新着。像是一个孤独等待着黎明升起的独行者。

碰!一声门朝外打开,高恒西服外套大敞开,里面原本整洁扎进裤里的蓝色衬衫都凌乱的翻起,他松了松领结,双手叉腰注视着扎克,有保安过来,被他的手下的人拦住。

高恒来回踱步,“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们设了这个局!不要侮辱我的眼睛,我根本就不相信,也不可能!当初你跟我谈的时候,我知道你是打定主意要出卖他的!那你为什么现在会改变主意了!他为什么回来了!”

半晌,紧抿着嘴唇的马克扎克伯格才动了动嘴,幽幽道,“因为他回来对脸谱有利,因为没人希望看到一个背叛自己朋友的创始人领导一个社交网络,而人们却要在上面用真实的情感来获取别人的信任交结朋友。人们会不信任脸谱。所以他必须回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我早告诉过你的理由。”

“什么?”高恒停下来,转头正色问道。

“因为我是CEO,”扎克又在他双目猛睁时道,“因为我只是一个CEO,婊子!”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