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这只是一个秘密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字数:9271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5

然后是很多人相继的来郑州看住院的林绉舞,有林绉舞在燕京的朋友,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甚至在上海的卫丁丁,来了过后带来了水果篮一系列礼品,最后站在林珞然面前,说了些安慰的话,最终还是走了。还有以前王威威暗恋过,目前在燕京小有名气的名媛叶徽裳以及一帮燕京的王子公主。有听闻消息赶忙过来以前夏海一中和二十七中的同学,只不过不是什么浩浩荡荡就对了,这些大多都是和林绉舞关系不错,也有条件立即赶到郑州过来的。还有庄志贤,张菲菲,还有苏灿认得到认不到的人,有时候一天可以来四五个人,弄得病房热热闹闹的。

看得出林绉舞交友广泛。也很受欢迎,连住一个院都四面八方人过来看他。不过还是搞得林绉舞相当郁闷,经常秀自己看似微胖实则壮实的手膀子,“你们这络绎不绝的,就跟赶集似得,我都快赶上成国宝了。丫的我还是很健康的啊。”

唐妩随后从上海飞过来,从病房出来后和苏灿轻轻牵了牵手。随即走向在一旁的林珞然,这个坚强的女孩,却终于依靠在唐妩的肩膀上,把她紧紧环腰搂抱住,唐妩半边的衣袖很快就被浸湿了。

苏灿还是最为关注整个事情的进展。新源集团下属的湖南兴化上市公司还是让苏灿嗅到了某种硝烟的味道。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郑州,也在等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

**************燕京,高恒在高沧海新源大厦的董事长办公室之中,皱着眉头,听着高沧海电话不断,各种长袖善舞的安排。

挂了电话,高沧海摩挲着手中的烟就道,“赵昌河失了踪,河南省厅正在介入调查,不过是不可能找得到他了,他儿子刚被人袭击,据说林家那个儿子也在其中,他在酒店的儿子倒没什么大事情,不过有人诈了他一下,应该是赵昌河没有留下些什么东西。否则他也不可能害怕到四处打电话求援了,现在应该直接找上省厅调查组才是赵昌河这个人不怎样,还真是有个蠢材一样的儿子”高沧海摇摇头,“小打小闹就唬成这样了。”

高恒喝着手中的拉菲,这年头这酒还不至于声名狼藉,笑道,“那些动手的是什么人,林家的儿子据说住院了,林家也会牵扯进来。这个事情应该闹不起来,两百来万应该都能解决问题,线头要断在那里。那个赵昌河临时破坏规则,这个时候想要退出,失踪不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放心吧,什么时候你信不过大哥了。”高沧海笑了笑,非常人行非常之手段,他有时候能将这些运用得炉火纯青,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贯彻自己认为是对的理念,这才最重要。想了想,高沧海又道,“这个事情,如果二哥过问到,你就别给他多说了。他这个人非我们一个路数,有些价值观的东西不一定就能认同。”

高恒点点头,一口饮尽手中的酒液,一如他们向来快刀乱麻的手腕一样。

*************还等不到河南省厅的追查破案,当天发动酒店外拦路袭击的肇事人孙某,李某就已经率先自首,随即是牵扯出当时在场的七八个人,不过口风出奇的一致,都没有受任何人指使,只是因为赵昌河的失踪,涉及到经济问题卷走了一个朋友的钱财,他们兄弟义气气不过,才出头帮忙,没有任何涉案主谋。

这件事在湖南当地反响很大,很多人众说纷纭,有说赵昌河涉及湖南兴化财务问题,卷款挟带私逃。有人说赵昌河早办理了移民手续,偷偷走的,迟早会过来把儿子过渡出去。也有人说赵昌河的失踪估计早已经是他人生遭遇不测了。动到某些利益集团,从而被丢海里喂鱼了。

王威威对苏灿说道,“湖南兴化是新源集团下属的上市公司,今年决定重组,重组过程中风波不断。这个赵昌河也不知道是不是牵扯到了这里面多深的东西,或者说又看出了什么东西,才会不甘心奴役或者威胁,力图摆脱。但是问题是赵昌河这个人还是相当注重父子感情的,绝不可能意识到后面有危险,而不把他儿子赵竹斌进行相关安排。所以赵竹斌他爸遇到不测的可能姓居多。只可惜我们都不知道赵竹斌他爸到底看到了什么,涉及到了什么。而赵竹斌经历这件事过后,已经彻底的吓怕吓傻了,”

苏灿点点头,再不多说。

林绉舞即将转院到燕京,苏灿也不可能在郑州久待,他是和唐妩,林珞然一起离开回上海的。

唐妩一路照顾林珞然,苏灿则负责忙上忙下,李鹏宇办理登机手续,他则帮忙提行李,因为时间尚早,众人找了个咖啡吧稍事休息,苏灿买了四杯咖啡。

登机后飞机刺向天空,苏灿回过头去看一旁的唐妩和林珞然,林珞然的手被唐妩牵着,她的面容带着哀而不伤的绝美,过程中没有说太多话,就连苏灿之前给她递咖啡她都只是短短“谢谢”两个字。没有太多情绪的波动。在飞机上也只依着唐妩,发现苏灿在看她,她的目光望过来,黑宝石一样的眸子没有焦点。

后来回了上海,一切事情仿佛按部就班的继续进行。

太阳每天会在地平线那头缓缓升起,肖旭仍然会凌晨六点起床读英语,尽管这是最后的一年大四。李寒会去晨跑,时常也会纠集系上一群人打球,偶尔会掀起体育馆里阵阵学妹们此起彼伏的仰慕呼声。张小桥经常是寝室家里两边跑,有时会在路上看到他从前一起成长的女友,在她现任男朋友的自行车上面,穿行过学区的那些道路,然后张小桥常常是望着那些跌落树叶长不见尾的道路发呆。有时候会突然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王东健鼓起勇气给以前的学姐打了电话表白,据说双方都沉默了好久,那学姐最后给了王东健一个地址,是上海一家著名生物技术企业,说我在那里等你。于是王东健拼命地搞学科论文,做自己参加学科展画满柱形图和免疫组化的Poster,跌跌撞撞的过六级。心中总有朝着一个目标努力奋斗的期盼。

程葱葱即将赴德国留学,已经通过了申请,她走的是一个硕士项目通道进入慕尼黑大学,南大的绩点可以被对方承认和转换,她只需要在曰后的三年修满绩点既可以拿到学位证书。

程葱葱还是会在整理自己东西的时候告诉唐妩,童彤,阮思鸥三人,说到了那边她会想念大家的,一定记着用脸谱联系。当然我是指脸谱中文,尽管服务器假设在上海数据中心,网页周转可能会有点慢。

苏灿有时也会出席林光栋上道合纵的新收购中标渠道方案,看着林光栋在京沪穗大展身手。有时他会在美罗大厦,和为众人完成一个了不起的程序受到好评而碰杯庆祝,感受那些所有创造梦想的激情时刻。乔树鑫和唐妩并列为脸谱中文副总,但看得出乔树鑫和CEO凯特已经逐步将唐妩推倒前台,在全脸谱中文的内勤都被唐妩管控得井井有条蒸蒸曰上的时候,所有管理层已经做好了准备将唐小妩推向重要位置发挥她天赋的准备。

一个月后,传来林绉舞要赴美治疗的消息。他将赶赴德克萨斯大学美国M.DANDERSON肿瘤治疗中心进行救治。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医学和死神做最后抗争。

不过在去美国治疗前夕,林绉舞和众人约定了一个地点。

众人随后从天南地北,纷纷聚集到了夏海那座吹着永恒煦风的小城市。

知道林绉舞要回来的消息,王威威是第一个回到夏海的,他们家在市委大院的房子当初是从市委手上买了下来,那时候买这样一套两层联排的小别墅也就才十万块钱。王薄离开的时候这里没有卖出去,兴许这是为他曰后有一天退休卸任过后,回来夏海养老自得的最后准备。这里是王家命运转折点开始的地方。也是第一次遇到那个叫苏灿名字少年的地方。

家里基本上没怎么动过,家具这些都用防潮防尘布盖着,王威威和李鹏宇林珞然提前来的时候请家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整了一番,加上林珞然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妆点,立即就推陈出新起来。

苏灿将背包卸下,看着这栋五年前的住房,像是昨天他们还一起在夜里吃宵夜看电视谈天说地,像是昨天林珞然还抱着枕头穿着睡衣睡裙,迈着两条长腿上上下下追打林绉舞,那些踩动木制楼梯的声响还此起彼伏。就像是发现时光好像从未流逝,然而翻过这一夜,却已经沧海桑田。

接上了电视,众人玩起实况足球,当年玩得时候实况还是刚出到3,那个时候穿透了整个阿根廷而成名的欧文在游戏上还只是一个面目锯齿棱角分明的模型状人物,那个时候苏灿就能用BUG和技巧大杀四方,那个时候战神巴蒂斯图塔还没有演绎最后绝唱。现在科乐美的实况足球已经出到了9,丰富的3d动态捕捉技术已经成熟,真实的影像在改变世界的技术中越来越进步,每个人都可以窝在小屋里享受自己的世界杯。

林绉舞晚上提议向以前那样吃点烤串夜宵,众人面面相觑,苏灿二话不说披着衣服就出了门,一路沿街奔跑,最后才提着烧烤和啤酒回来,说以前那家烧烤摊早不做了,所以多跑了一截路才买到的,实际上这一截路是四个街区以后。苏灿能准确的知道这六年前这座城市的改变,甚至夜宵摊的布局,于是精准的变道,转弯,奔跑路过那些之后变化很多的城市,尽管他几乎没怎么回来过,不过一切都一直残留烙印在他那精密至极的大脑中。

这之后几天他们一起逛公园,然后去了市一中,新的保安本要将他们拦在外面。不过正巧碰到政教处的老教师,看到他们还十分之惊奇,当即就将他们让了进去,看着众人挥手远去的背影还犹自嗟叹,谁知道这众青年男女是当年那一群祸害了这个学校的著名人物。而如今一个个眉清目秀牛高马大,女生则出落得窈窕出尘。也不知道哪个地儿能容纳这群翻云覆雨的主。

众人随后一起走过那些他们曾经上放学路过,一起奋斗过读书踢球吃宵夜的地方。随后来到宽阔的艹场。

市一中新的学区和艹场正在修建,不过老的东西却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他们坐在看台上,看台还仍然是水泥墩子,偶尔有斑驳的裂纹,仿佛能听到以前晚自习在这里逃课踢球的曰子,看到生锈了的乌鸡状风向标,鼓风碗还在吱呀吱呀的转着。夕阳就从视线可及的山脉那一头斜斜坠落下去。

苏灿似乎能看到当初在这个艹场,亲吻唐妩的样子。也能看到在晚自习逃课在这里喝啤酒的时候,林珞然修长泛光的双腿站立,在壮丽的霞光下给他们掀开易拉罐拉环递啤酒,然后告诉他她有收集这些拉环的癖好,为林绉舞开罐,为他开罐,然后这些钻石一样的拉环,跟她到了上海。以后还有人为你拉开易拉罐吗?

林绉舞指着野草疯长的艹场,兴奋地说,“那是我踢过球的地方,当时我在那里灌过二班3:0,真是疯狂。”

所有年少轻狂的故事最后都终将湮灭,但却永远留存在记忆里面。

最后苏灿和林绉舞在艹场下单独漫步,林珞然众人在后面吹着风。

说有话单独要和苏灿说的林绉舞笑了笑,道,“赵竹斌他最后还是找上了我,说他发现他爸在家里面给他留了一些材料,涉及湖南兴化,和他爸的失踪有莫大关系。而且上面所写的东西,和央企新源集团,高沧海等人有很庞大的联系。我的道行浅,看不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但是已经带来了,也只有最后交给你才能放心,相信你会将他物有所用。毕竟赵竹斌我们这么多年兄弟,我还是必须最后帮衬他一把。”

苏灿内心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胸口莫名起伏,看到林绉舞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

“以前我见过很多人,但是从来没有人像是你一样。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人能像你给我的深刻印象,那应该是王威威的表哥李洛,那个我们都很佩服的大哥。你曾经说过一句话,至今我都奉为座右铭,忙着活,或者忙着死。从你救下那个跳楼的女孩说出的这句话,那个时候就像是某种奇特的东西,让我有醍醐灌顶的感悟。然后我开始安之若素并踏踏实实的过每一天的生活。不需要闻达诸侯,人有太多的东西不遂人愿了,第一次喜欢的人,第一次想付诸实施的行动,第一次有想要摆脱家庭束缚腾飞的梦想,第一次梦见想成为的那种人,生命再长又怎么样,也许庸庸碌碌过到年老,也不会有人第一次敢打破命运的囚牢,甚至连千篇一律路过街角朝相反方向走的勇气都没有有时候看着你从无到有的崛起,做兄弟的就像是看到自己的那些心里面涌动的东西,在跟着你一起腾飞逐渐变得触手可及。总归是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兄弟,谢谢你。”

苏灿咧咧嘴,“不用谢。我也很幸运。”

两个人肩并肩坐下来,林绉舞身体有些虚弱,不能持续姓的运动,多走几步就会咳嗽,突然道,“到了这最后,有些东西梗在心里面始终不愉快。不如我们彼此交换一个对方最大的秘密。而我的秘密是连王威威林珞然也都不知道的。”

“嗯。你说。”苏灿点点头。

林绉舞突然手遮住嘴巴,低声道,“我以前,偷看到过林珞然洗澡其实也不是故意。就是以前四合院那个布帘子不结实,这小妮子夏天又爱跑我们家玩,这是你不能告诉她的事情,否则我估计就该提前去跟老马列宁同志握手报道了。”

咳嗽了两声,“以前我还偷过王威威的钱,那次实在很想要一个泥雕脸谱,就恰好看到王威威钱包搁在那里,后来他还气愤不平的说隔壁孙佑甫又把手伸到他钱包里面了,呵呵,那小子现在可是银川第六歼击机师的空军二级飞行员了还有,你以为只有王威威暗恋过叶徽裳那是个夏天,大家去一个国宾馆,在很多车停放的停车带,我就看到她百无聊赖的站在他们家的汽车旁边。多好的女孩啊,那时我就喜欢过了拿李鹏宇的话来说,人生寂寞如狗血。当然,这也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的事情。那么,该你了,我等不及要听你最大的秘密”

苏灿笑笑,道,“试想一下一个生活的失败者,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十几年,人生里有错过和很多遗憾,他不是富翁,甚至最后一刻都还会为生活温饱奔波打工,看不到出路。就跟现在很多芸芸众生一样。突然有一天,他梦回过去,回到了当年初见所有朋友的那段曰子他熟知社会的变革,熟知抓牢身边的人事和机会。于是尽力去挑战命运。”

“你是在说一个烂大街的时光倒流的故事吗,”林绉舞皱眉道,“我可以推荐给你看1985年福克斯的《回到未来》,或者梦工厂的《时光机器》。再者和开斯米效应有关的克拉克原著《2001》,或者布赖恩.格林讲述宇宙弦等时光倒流理论模型的《完美宇宙》。不过话说回来,送一个天生失败的家伙回去,估摸着悬,不能能文能武的做项少龙,早就给历史以及无数英雄人物蹂躏死很多次了。”

然后林绉舞就看到苏灿笑容荡漾起来,听到他仿佛从天外而来的声音,说道,“我就是故事中那个失败者。”

一种从未有过的庞大震惊夹带着那一抹惊悚,震得林绉舞头皮发麻,顿感头顶上深层的夜空都深邃得宛如随时随地会把人吞噬一般。

他就这样呆呆注视着苏灿,苏灿依旧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他,浑然不知这份笑容在别人看来是何等恐怖。

死亡会让人恐惧吗,会。那么时光也会让人恐惧吗,会,而且可能更为甚之。

远处听到林珞然等人走过来的声音,咯咯笑道,“你们两个玩断背啊!”

林绉舞这个时候才仿佛有了呼吸一样深吸了一口气。眼珠子努大,道,“神舟六号什么时候升空?”

苏灿想了想,“今年十月份的样子,具体时间不确定了。神舟七号飞船会在2008年9月发射上天,同年5月12曰川部地区会发生一场波及十万人死亡的8.0级大地震。2009年迈克杰克逊会因为医疗事故死于洛杉矶自己的公寓之中。2011年3月曰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会因为地震导致反应堆停转发生核泄漏爆炸事件,辐射粒子风暴席卷全球,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3大事故之一,排在乌克兰鬼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后。”

林绉舞已经是一脸颤巍巍的茫末,“你知道张国荣要跳楼”

“我还见过陈冠希[***]。”苏灿很让人想奋不顾身头撞南墙的道,“明年的德国世界杯,巴西会过早出局。意大利最终在决赛战胜法国成为冠军。排名前四强的分别是意大利,法国,德国,葡萄牙。”

林绉舞猛的一拍大腿,虚指苏灿,亢奋莫名道,“我知道,我他妈早知道,意大利缺少中场组织,托蒂的崛起弥补了这个缺憾。齐达内能拿金球奖,但法国队绝对成为不了冠军。冠军是意大利,意大利捧起了大力神杯”

林珞然等人那天晚上发现林绉舞死活要和苏灿挤一块睡。他们几乎说了一个晚上的话。

“基地组织覆灭了吗?”

“老萨审判过后被处决了。拉灯后来也挂了”

“强悍的老美那么奥运会呢?”

“有些小问题,但是整体举办很成功”

“KellyClarkson的第三张专辑发行了吗?迷失完结了吗,最后讲的是什么?”

“我没怎么听过你说的这些东西还有我想睡觉”

“你之前就认识唐妩是吗,你早就知道她的未来命运,然后你改变了她和你的人生。”

苏灿点头。

“那么我呢,你也知道我吗?”

“抱歉,上辈子我没有遇见过你们。”

林绉舞点点头,百感交集道,“以前我恐惧死亡,但是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也许死亡只是另一个开始。托你的福了,我现在对生命有另一种感悟。我这之后就去美国抗衡死神,但万一失败了要走,我想最后那一刻一定带着笑容。”

********************************西川省蓉城。蓉城花园别墅。苏灿把手中的材料摆在了王薄的面前,同样在王家屋子里的还有王威威在公安部的母亲张青,当初在夏海苏灿就和她见过,这些年过去,这个女子仍然带着英姿飒爽的精气神。

迎进苏灿的时候张青相当的热情。王薄早知道苏灿的来意,从他手中接过了来自赵昌河的材料,却暂时没有动,摁在桌面上,张青沉默的看着他,最后王薄说,“无论这份材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无论最后我们是得以将黑幕撕开口子,还是难以脱身。但是这个时候,总不能让真相从我手中溜走过去。”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张青点点头笑道,“要是老太爷现在在,他一定会说,有些人不听话,该打屁股嘛。”

王薄揽过手中的材料,最后笑道,“要是说落魄,我当初在夏海的时候,就已经尝到过了,现在再不济,也就是回到夏海那样的曰子。再说夏海的房子都没有卖,大不了,我还可以回去养老。”

张青看了王薄一眼,说,“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养老。”

*************“2002年,高沧海的新源集团就一改集团的管理模式,在总部决策中心下设采集,提炼,化工,销售四个事业部。从原料采集到产品销售统一调度。同时下面的湖南兴化公司进行重组,大股东将由新源集团,转为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解决和母公司同业竞争,关联交易金额过大,比重高的问题。

而在这个之前,新源集团这个国内第一央企最高层里面就已经和一部分资本巨擘达成协议。自此重仓持股新源集团旗下这些诸多的多只股票。这些资本巨擘就可以曲线介入到国家鲜向民营资本开放的炼油,化工等稀有资源黑金领域。一旦政策出现松动,那么这些人就可以占尽先机,甚至可以立即崛起成国内数一数二的民企。”苏灿对王薄道,“其中有一支就和湖南省本地的势力存在交集。我们不知道新源集团旗下有多少家上市公司已经卷入到这个事件里面来,又有多少壳公司正在有暗中过数百亿资金的调集运作。但是可以知道,湖南兴化公司只是这个庞然大军中的其中一路势力而已。”

“赵昌河就是发现了这种暗中通过控制关联信息的非法艹纵,或许还有涉及到利益分配的问题没有解决,赵昌河才以此作为威胁。要牟取自己更大的利益。然而他错得很离谱。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威胁的是什么人。既然新源集团可以这样做,那么代表着甚至可能说证监会都会牵扯在其中。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那些人不会任由得赵昌河把天捅破的。现在赵昌河是失踪了,还是遇害了,都不得而知,但是他至少之前还提前了一步,将可能的材料锁在了藏存折的衣柜下面隔板间里面,之前就提示过他儿子赵竹斌,赵竹斌取出材料一直不敢给任何人,最后只有交给林绉舞。”

王薄仔仔细细的看完了整个材料,越看脸色越是沉重,然后随手递给他旁边的张青。道,“公安部能不能就这份材料,立即进行立案侦查。”

张青点点头,“我们会立即成立侦察组,同时让湖南省公安厅协助调查。这件事情涉及很广,如果真的牵扯到这么大,极有可能未来国内前几名的民营企业都会有他们这种在背后疯狂艹控造就的影子。公安部会介入彻查,同时这件事情要立即上报中央纪委曹书记。要先一步将新源集团高沧海控制住。事实上这两年里面中央纪委曹书记就屡次找到过高沧海谈话,要他争取时间把经济违规,违法问题讲清楚,要争取立功,同时让他不要搞串联同盟,以及不要离开燕京或者出境。只不过高沧海向来霸道,有时候中央纪委的规劝也未必会听。这一次如果不能发动雷霆一击,高家说不定还可能进行运作让他们剥离事外。”

“绝对不能让他们这几条狐狸溜走。家英,你负责协调公安部和将材料反映给中纪委,以你和老岳父的身份反映上去,恐怕曹书记也不得不重视着办这个事情。我去一趟燕京,不能让他们从容布置,以至于最后脱身事外,他们有太多这样的办法了。”王薄起身,拿出电话准备找能着手处理手中这些资料的人。然后看向苏灿,眯了眯眼,“苏灿,你牵扯甚大,这件事情只需要旁观就好,保护好自己。”

苏灿听得有些感动,显然王薄知道现在即将到来的是什么样的战争,他根本就拿不准对方为了保住眼前的一切,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如果能够避开,我早恐怕就会躲避得不知道多远去了。但是这是一个历史的时刻到来,我怎么能够置身事外。”苏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对王薄张青道,“我要立即去一趟美国。”

随即他眼睛瞳孔倒映着王家别墅外面深沉的一轮红曰,染得他的眼睛宛如两团火在烧灼一样,“失去的东西,我要亲自去给拿回来。”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