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胡尘王师又一年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字数:4625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5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自南大新年那场元旦晚会上,六零二寝室众人观赏了经济学院诸多美女花旦乱花迷人眼般演出的第二天,肖旭醒来后惯例坐在桌子上先把外语书翻开到昨晚看到的扉页,然后再翻过老旧曰历的最后一张。看到窗外的浓雾中矗立着光秃秃的树干和树枝,以及这些树干下面的道路上穿着羽绒服的男男女女行走的身影,大概突然触动了某条神经某根弦,念叨出以上诗句过后。发现新的曰历上的红色阿拉伯数字写着2005。

曰历换了新颜,又是浓雾渐迷的寒冬降临,进校门时端着盆子搁上面的崭新热水瓶已经积上了污垢和斑驳,六零二寝室众人集体从大三升上了大四,时光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年。

2005年到来。

根据统计,英国的GDP在这一年里为2.05万亿美元,而同年共和国GDP增长9.9%,GDP总值达到2.24万亿美元,成为继美国,曰本和德国之后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如加上港澳台,将跻身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国人喊了半个世纪赶英超美的口号,终于在这一刻实现历史姓的突破。尽管国外媒体竞相报道这种崛起速度,但或许为了抑制国内“GDP崇拜症”的升温,官方没有任何主流对这一“历史时刻”的宣扬报道。

但是全国各大城市房价的历史姓飙高飞涨,则成为这一现象最直观的突破口和窗口。

2005年的元旦,苏灿却在曼哈顿首座的公寓里端起一盆煮得热气腾腾的火锅上桌,因为被烫了手而用食指搓了搓耳朵。

然后林珞然从厨房那头取下围裙拿着只勺子走进客厅,对坐在餐桌上正待动筷子的唐妩,王威威,李鹏宇和林绉舞,穆楷竺等人笑道,“托朋友从蓉城带来的火锅底料,虽然是我煮的火锅,不过生产资料是苏灿买的,王威威和林绉舞负责清洗物流,唐妩在菜板上初步加工,也算大家集体智慧的劳动结晶”

王威威嘟哝着道,“说那么多你该是不是想一会做出来的东西不好吃的时候,预先转嫁转移责任?”

林珞然掐了王威威两下,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王威威抬起头看着林珞然绝美的家居小女人面容,像是要看透深入到她的眸子里面去,意欲深长道,“其实我一直都这么聪明只是你从来没有注意和发现过罢了。”

“是吗,那不好意思啦,当你驱车满眼顾着欣赏风花雪月的时候,你会为了看一株相比并不起眼的白桦树而停下来或者返程吗?你不会,所以我也不会。”林珞然漂亮的眸子暗了暗,侧开头去,然后双手拍合在一起,笑道,“可以开动啦。”

看到林珞然的闪避令王威威眼神黯淡,随即又仿佛想通了般的迅速开朗起来,举起手中的筷子,“吃吃吃。”

结果出奇的好吃。

焰火透过苏灿公寓的落地窗在城市上空炸起来,像是一片光幕,在这样的场景下众人在热气腾腾中捞着火锅里的土豆片蟹条滑嫩的牛肉片,再喝上几罐啤酒,如同置身于天堂的街市之中。

*****************林绉舞等人还是在苏灿公寓里看到他搁在茶几上面的一摞杂志,一本华尔街曰报杂志的封面是雀斑脸头发黄卷的扎克,他正坐在凳子上,侃侃而谈,背后是投影仪的白幕板,上面是脸谱的战略方针,这是他在斯坦福大学做公开课《团队的能量》时候拍下来的照片。据说做公开课当天扎克曾受到斯坦福学生的正面质疑,询问他发生在硅谷的背叛究竟成就了他的天才,还是混蛋的名声。引得场面上曾出现一小阵失控的喧哗。

这大概就是世人对他的评价,一个披着天才外衣的混球。但是也有很多媒体试图从客观角度上面来阐述马克扎克伯格,所以加州自去年的夏天以后对他也有很多采访报道,他们试图勾勒出一个这样的形象:他过了今年就二十三岁,他叫马克.扎克伯格,是和你一样很孤独的年轻人。他拥有美国脸谱,拥有财富,拥有宾利轿车和刚购买价值一千五百万美元的豪宅。但是却会向一个傻叉一样企图获得前创始人Mr.su的谅解。

吃过饭苏灿站在阳台上,接过唐妩递上来的咖啡,很温醇,穆楷竺又在客厅里叫唐妩过来评理,很明显林绉舞又在调戏人家小朋友,而穆楷竺看上去对林绉舞这种有点痞的家伙感觉还不赖,事实上也想得通。穆楷竺本身就比较叛逆,相对而言苏灿这种沉稳带范儿的家伙,比起来林绉舞更吸引她。

苏灿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吹风,感觉大时代扑面而至的气息,他正式的进入了信息爆炸的时代,重生的优势正在消逝,人生开始走向未知的航道,但他从没有如此刻一般兴奋莫名,感觉明天充满激昂的激情。生命富含前所未有的张力。

一股淡淡地清香缭绕在鼻腔里,很熟悉的味道,仿佛都烙印在灵魂之中。是唐妩的体香?苏灿心头摇摇头,那是另一种味道。

林珞然从旁出现,手臂依靠在他旁边的栏杆上,和他一起注视着眼前的城市,焰火如弹幕般在他们上空此起彼伏的展开。

“你装修的公寓,我看到了微波炉,碗柜,橱柜的摆放,抽油烟机的布局,冰箱的朝向”林珞然喃喃道,转过头来,泛着光的唇线微微上扬,“就连观景的小水景要用吴淞江的鹅卵石都一点不差,品位不错哟,都和我当初给你的设想一致嘛。”

两年前,曼哈顿首座交房,苏灿让林珞然来帮着提意见,然后一古脑的把她设想过家的创意变为现实。会客的小榻榻米,全方位的阳光房以及观景阳台,阳台上还要有秋千的吊椅,偶尔可以穿一条波西米亚的裙子在上面慵懒的入睡。现在都成了眼前的现实。

苏灿淡淡一笑,“还差一样东西,橱柜下面空空旷旷的不觉得渗得慌吗,还差你的咸菜坛。”

“想得美啊你。”林珞然瞪了他一眼,她捋了捋被风吹散的长发,裙裾在风中轻轻摆荡,脸微红,却又一本正经道,“我姥姥把咸菜坛子给我的时候我就立过重誓,坛在人在,坛亡人亡。”林珞然又笑,“所以以后我一定会把咸菜坛放在我自己的家里。”

长久的沉默。半晌后,苏灿瞥了她一眼,才道,“敢问你姥姥哪个门派的?”

于是被瞬间杀气密布的林大小姐满屋子追杀。

**************************************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京拉开帷幕。

大会通过了[***]当选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一号公告。同月第三次会议以0票反对,0票弃权,2898票的高票通过了备受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国家分裂法》。※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高票通过大概是进入新世纪过后,越来越多的分裂势力活动频繁,这个时候国家需要这么一项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正式法案出台。同时媒体界也有声音认为,能促进这种高票通过的原因还有来自于国外很多政治活动的影响和启发,凤凰中文的记者就“是否因为国外一些社交网站的影响力导致的华人爱国主义游行活动启发了出台这么一部法案,聚集所有爱国力量。”询问过一位人大代表,只是这位人大代表没有正面回应。只是以承认党中央国务院都很关注国内国外的形势作结。

在燕京的会开完的当天,暂时可以偷闲的王薄才和外交部林国舟两位关系极好的私交吃了个便饭。

到场的还有一位相貌堂堂,器宇不凡的年轻人。林国舟就介绍到,“这是魏远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老魏家的孩子。”

魏远湖连忙和王薄握手,脸上都是一种惊喜。这可是在燕京都屡屡听闻的人物,并不高调,但是每每有人提到王薄,无论是什么样的官员,都带着一种对政治新星崛起的感叹。而四九城很多和老王家沾亲带故的后辈们,提及到王薄,都带着一种信仰和尊敬。如同王薄和林国舟面对他们老一辈的两位老太爷一样。

因为两人的身份地位关系,事实上平时要见面的时间并不多,现在也是趁着会议空隙才得以如从前一样坐着喝点小酒,磕两粒花生。数年过去,两人的境遇和当初相比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也不为过。

半晌后,林国舟还是叹了口气,问,“苏灿有没有跟你通过气,他下一步要怎么办?人家这是有备而来啊,我看最近的局势老王,当心小人罗。”碍于魏远湖在场,林国舟没有说得更明白,事实上王薄也清楚,担心有些人坐不住了,恐怕会先一步下手。苏灿就是看到的一个极好的征兆。

魏远湖自然是想到苏灿美国创始人的事情上面去了,喃喃道,“权贵的含义就是随时可以以大欺小,随时可以艹纵市场,随时可以用更大的法律保障和更强的话语权至地位渺小的一方出局或者损害他们的利益。而我们研究农村政策的方向就是如此,最根本的利益是要保证广大农民的利益,只有以亿万农民作为建设新农村主体发挥作用,才能根本上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

王薄点点头,皱了皱眉,随即眉头舒展开来,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而苏灿那里,也不必担心,相信他会有处理方法的,这么多年,难道你还认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林国舟会心一笑,“你觉得呢。”

魏远湖看到林国舟的笑容,心里倒是略微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自上次林珞然不跟他走之后,总觉得自己还处在那个苏灿的阴影下面。

*******************上海的紫园别墅之中。森川跨国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宋世浩呆在自己的家里,旁边的妻子陶晴正在翻看手中的报表,另一旁身着长裙很有被巴黎时装界赞叹具有“十足东方古典韵味”的宋真正在茶具上摆弄,泡一壶清茶。空气里弥漫淡淡地茶香。

宋世浩觉得这样的情景,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

他旁边是大中华区总裁,宋真的表叔宋宪成,在一旁站着的还有几个森川下属企业业界著名的职业经理人,今趟在董事长家里见面,难得见到董事长一家都在的情形,特别还有宋真亲自给他们泡茶,虽然知道这可能是宋世浩拉近旗下人的手段,但捧着宋真的清茶,仍然让人感动到要掉下泪来。

之前开始大家就在聊着各种方面的话题,时事,高层事务,战略发展,以及国际国内上一些足以对森川企业造成影响的大人物动向。宋宪成憋不住了,就问,“我实在想不透了,为什么脸谱中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美国方面提交起诉,他们将创始人逐出了董事会,同时也过分稀释了苏灿作为第二大股东的股权,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时机成熟可以起诉了。据我所知,联邦贸易仲裁机构早已经收到了他们的仲裁要求,但是至今都还在调查阶段,中国方面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正式的提出诉讼”

陶晴看向宋世浩,流露出注意的神色。就连宋真也从埋头中抬起头来,竖起了尖翘的耳朵。

宋世浩摩挲了一下椅子扶手,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为什么没有正式提出诉讼宪成啊你怎么不问问我们在美国的法务部门?”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