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暗流涌动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字数:6439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5

凰城堰塞湖那场聚会很成功,大概都因为苏灿的关系,到来的比较齐全,弄得苏灿啼笑皆非的对众人道,“同情对弱者来说是最及时的安慰,对强者来说却是最大的侮辱,你们这是集体的在侮辱我。”

结束后众人们相继留了影,最杰出的一张集体照是在堰塞湖湖岸边。头顶是湛蓝晴空,下面是碧水秋波,三天时间,那些在大城市里养尊处优白白嫩嫩的人们一个个都在刺目的艳阳之下晒得面黑皮绽。

众人咧着嘴笑,薛易阳和刘睿左右搂过苏灿的脖颈,六年前他们初中毕业在夏海那段时期的照片上面,苏灿是其中最矮小的一个,刘睿薛易阳和他对比起来牛高马大,而现在对比个头比他们略高有一米八三的苏灿,一切恍如隔世。是啊,不光是气质上和体型上的蜕变,苏理成成了凰城副市长,苏灿个人的身家是多少,很多人私下里猜测计算过,但没有人得出准确的结论。要是没有夏天在硅谷发生的美国脸谱内战,他会不会和美国的扎克并称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可惜这就是现实世界,所有失去和错过的都再不能重来。

唐妩和林珞然的笑容作为画面最杰出最亮眼的部分永远都不会黯然失色,林珞然旁边的林绉舞正要伸出手要去揽她肩膀,但如果仔细看,会看到林珞然先一步用手掐着他肥胖的腰部,使得他表情古怪,言语不能诠释这样的表情,直到后世功夫熊猫的出现。

这张照片成了很多人多年以后也会珍藏在相框里的记忆。

****************二零零四年底的上海,南大为百年校庆修建的多功能光华楼正式竣工封顶,这栋在未来成为南大甚至上海地标,中国大学里面著名的两座双塔光华楼之一,竣工仪式当天彩球飞舞,热闹非凡,最突出的是挂出来的红色横幅,横幅主题是南大执牛耳者亲自抒写,《“现代化的大学并不在于高楼大厦的多寡,而是在于夜晚的自习室是否灯火通明”,提笔谨以自勉。》

发布的当天饱受舆论好评,接受采访的时候校长王小乙对着镜头道,“高校的现代化进程只是一个趋势,但支撑起一所伟大大学的根基的并不是这些硬件设施,而应该是同学们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创新务实的求学理念,希望我和同学们以此自勉,不要浪费人生”

自上次的华人抗议事件之后,苏灿和美国脸谱的联系彻底的割断了。

近段时间美国方面和国内方面也在热议沸沸扬扬,很多传言都在说近期脸谱中文偃旗息鼓,事实上已经在私底下联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仲裁机构,以及搜集相关的证据,准备进一步起诉美国脸谱,虽然这些都涉及绝对保密,然而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也有很多评论家直言,若是脸谱社交网络中国的创始人要打官司,还是会给美国脸谱带来很大的压力,甚至会有涉及到人事和管理层面的纠纷。这真是铁面无情的战争。

而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战争也都是这样,血腥,冰冷,残酷。

苏灿没想到年底还接到唐妩家家宴的邀请。

记得上一次受到邀约是很早以前了,那也是唐妩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穆家两个具备非凡重量级得人物也到了上海,除此之外两位老人到上海若非住市委安排的酒店,就住在唐妩家里。也由此突出了两位老人对唐妩的着重程度。

当时苏灿参加唐妩家宴的时候有一种第一次要融入见识他们这个大家庭的稍许紧张和没底,现在两年以后,心态自然又大不一样了。

唐妩告诉苏灿家宴的地点仍然是仙炙居的时候还让苏灿愣了愣,还是两年前的同一个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真地方熟了,还是有些照顾他的意思。

唐妩在电话里就说,“你今天不去公司,下午在学校吧,我现在正在家呢,那下午我过来找你,然后再一起去。前几天他们提到你,说是一定要你来的。”前几天抵达上海的穆老太穆老太爷也都多次过问过,这场家宴里面已经下了隐喻苏灿一定要是成员之一,事实上就算两座大山没有开口,穆旋在月前也就给唐妩提起过,到时候让她把苏灿也一起叫上。

苏灿和唐妩会面之后先去逛了新天地给今天可能会来的一些晚辈买了礼物,类似于唐妩表妹穆楷竺和她几个小侄子,说到底穆楷竺到南大过几次,苏灿除了请吃过饭也没正儿八经的送过什么礼物,现在倒是正好。

和唐妩在商场逛了一个下午,买了不少有特点的东西,整体不贵,事实上苏灿第一次给晚辈送点东西,如果一味追求价格砸过去也未免搔包了点,反而不美。其中价格最高的是穆楷竺一块四千元的手表,主要是有点特别,唐妩看来很衬穆楷竺白皙的手臂。唐妩抢着要掏出钱包给钱,因为即便是身为盈利过亿脸谱中文副总裁的身份,但仍然在南大就读大三的唐妩也并不觉得让苏灿买下一块四千块钱的表很轻描淡写。在她从小的思想中过了一千块钱的礼物其实就已经比较贵重,是她选得礼物,而要花苏灿的钱,她当然舍不得。

却被苏灿拦住了,给了卡划了账,苏灿不高兴道,“你是不是打算以后都跟我算得清清楚楚,还要自己抢着给钱?”

唐妩挽起他的胳膊,用微凉的手把他握着,轻声道,“只是觉得太贵了而已,不要生气”

苏灿输入了密码,出了POS单,才把单子和笔递到紧挨自己的清丽女孩面前,这时用很讨打的笑容道,“签字吧,用的是你的工资卡。”作为脸谱中文副总裁,唐妩的薪资都是用作年薪发放。只是这张卡唐妩没有取用过,一直在苏灿手上。

唐妩原本还担心他生气的忧色目光愣了愣,随即不知道好气还是好笑,最后伸出拳头在他肩膀上砸了两下,拿过笔签下隽秀灵动飞舞的“唐妩”两个字,转过头还冷冷瞪了苏灿一眼,道,“不要想我理你了。”

最后苏灿把她柔软的手牵过来握住,唐妩无动于衷,苏灿扭捏的捏了她手心两下,然后故意凑近到她面颊少许,她才退缩似得避开半步,目光从微冷转为柔和,和苏灿对视,最后似乎再绷不住了,美目偏移开去,却忍不住笑起来。如霞映澄塘。

旁边的收银员和刚才故意查账就为逗留多些时刻欣赏面前女孩的楼层经理心头那个寂寞如雪啊。

*******************后面苏灿提着大小包到了仙炙居餐厅,上桌已经是满满三大桌的人。穆家两位重量级的老人还在和一些西装革履一看就气质不俗的几个中年男女说话,都是唐妩的叔姨辈,这些人平时也是出没官面和各种豪奢场合,只是现在在穆老太的面前,都是静听教诲的小辈。

苏灿和唐妩进来的时候,虽然每个人都说着自己的话题和闲聊,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大家注意的焦点不自主的就集中到两个人身上去了,重点是,集中到那个叫苏灿的男子身上去了。

苏灿随后挨着人发礼物,有三姑的儿子,叔伯的侄子,及三四个苏灿没见过,但唐妩嘱咐过名字的表弟表妹,接过苏灿礼物的时候有开朗说谢谢哥哥的,也有比较腼腆说谢谢的。更有女孩下细的打量苏唐二人,然后在私底下和旁边耍得好的孩子兴奋得说唐妩姐如何如何漂亮,对苏灿的评价,好像就自然的忽略过去了

穆楷竺接过礼物很欣喜的说谢谢,然后又问是什么,等唐妩说是苏灿送的表过后,穆楷竺立即一脸惊喜地说,“苏灿哥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一块表,我前几天表坏了,做梦还梦到自己买了块新表,醒来时高兴了好一阵,随后杯具了结果你今天就送我了,你要我怎么说呢,要不是我姐在我都忍不住要亲你一口。”

旁边一个赵明的表弟抬起头来,睁着大眼睛对穆楷竺鄙视道,“穆姐,你拍马屁能拍这么好,实在是佩服。”

结果弄得穆楷竺大红着脸四处追杀这个表弟。

穆楷竺以前什么都喜欢和自己表姐唐妩比较,唐妩有的东西她一定要有,就算没有也要从唐妩那边拿过来,有一次看到唐妩家的存钱罐,她就一定要拿走,结果被自己母亲打了一顿,回到家给她买个价格百倍不止,更好更精致的存钱罐,但穆楷竺觉得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唐妩那个只是在夏海第三中学门口礼品店十多块钱淘下的存钱罐。后来穆楷竺知道她从小觉得唐妩比自己漂亮,成绩比自己好,姓格也比自己好,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那时候那种单纯的仰慕和模仿,只是想要成为她而已。

后来大家渐渐的大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现在从长辈那里听说断断续续唐妩的那些事情,穆楷竺也知道双方的鸿沟,只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自己这个在亲戚口中越来越强势的姐姐更加亲切和依赖起来。再者现在以苏灿背后的那些传言和事迹,哪怕是只送她一个路边摊买的手链,穆楷竺恐怕都要欣喜好半天。而并不在乎她拥有的东西超过十倍百倍于这个价值。

苏灿自和唐妩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古怪,因为有太多人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有些妇女看了看他,然后又私下里三四个的讨论,时不时还朝着他望过来。

倒是让苏灿泰然自若的笑了笑,坐下来目不斜视,要打量,就看个够好了。

唐母在上海的极好朋友也来了一两个,那个在上大读书,之前大家也都接触过的和唐妩关系很好,叫佟冬的女孩也在场,来到苏灿左边坐下来,拉过他的袖子,皱着眉头问道,“苏灿哥,我听说你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

苏灿愣了愣,随后看到佟冬后面几个人,乃至其父母也都露出注意的神色,知道有些事情未必人们不肯相信,但总要自己亲自证实才踏实。于是对她点点头。

“你会起诉他们的是吧?”佟冬捏紧了拳头,目光闪闪,义愤填膺的道,“你一定要告他们,这些人太坏了”

对现在的佟冬来说,兴许世界上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她听说了过程,联想到苏灿,当时都难过得快要哭出来。觉得苏灿一定要把对方告到破产,把失去的拿回来,才会让人舒坦了。但又知道现实哪有这么轻易,不过往好的方面设想,也会让人好过许多。

家宴开席,在上桌的唐宗元还转过头对旁边一桌的苏灿道,“苏灿,这是你第二次参加我们大家子一起吃饭吧,按理说都很熟了,不要客气,以后还有很多这种机会”他说得开朗,周围很多人这时才自然而然的朝苏灿看过来,都带着附和的笑容,”是啊,是啊“唐宗元说完,似乎又觉得隐喻味过重,朝旁边穆旋看过去,出乎意料没从穆旋眼睛里看到怪责,而是唇角上扬微笑着,隐隐有赞同的意味。随后才和众人一样,看向苏灿。

只是穆旋想到有关他的事情,这短短一年里发生的那些令外界震荡的变故,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最后穆老太才发言,她开口的时候,全场清风雅静,静待她的话语响起,先对众人说了些鞭策的话,又对后生小辈们作了几句教导,然后才缓缓看向唐妩,道,“唐妩,你和小苏的事情,我也听你母亲说起过,我知道你们在做自己的事业,能吃苦耐劳,而且还能进行‘中国创造’很了不起,你妈以前想要干预,我也说过她。即便如此,但是要记住不要荒废自己的学业,活到老,学到老,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接着穆老太又面向苏灿,道,“小苏。”

苏灿连忙答应。

“你的事情我最近才听说,我看呐人生哪能没有一点波澜。为人处世,交朋待友,对势利纷华,不必太过苛求。你们还年轻,年轻人要澹泊明志,脚踏实地,不要让名和利,遮住你们本可以仰望苍穹的眼睛。”

短短一句话,不华丽,但实在。看得出其中蕴藏大音希声的气势。

在场的人表情都有些变了。要知道得到无数高官在她面前也只能以同学学员的身份听理论精神信仰建设的穆老太这么一句话,多少人梦寐以求。这其中也蕴含了她的态度,看得出对苏灿是着实满意。

苏灿连忙点头,穆老太爷又趁机开口说了两句,对苏灿的,对唐妩的,然后才引申至周围年轻后辈的,但众人看在眼里都知道,这是穆家两位老人,暗中已经认可了苏灿。这可谓意义深远。

接下来的宴席上面,比起两年前苏灿参加唐妩家这种宴席时那种沉谧无形中的施压,几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前是并不知道穆芹两老的态度,下面这些徒子徒孙都不敢轻举妄动,谁敢对苏灿表现什么亲近或者疏远?

而现在这么一番话,豁然开朗。甚至苏灿知道的唐妩家几个能量不小的叔伯竟然都主动开口打趣劝酒。但苏灿一旦说喝不了了,就会立即罢手。然后又迂回侧近,寻找其他机会,甚至还开起唐父唐母的玩笑,说平时都喝不到唐父窖藏的私货好酒,今天主动带过来好几瓶珍藏,果然是沾了小苏的光啊。

苏灿和唐妩拿能受得了这种情况,夹菜吃饭,差不多吃饱了,借口要回南大,这才双双离开。

*******************两人一走,这个时候更多人才在私下底纷纷闲聊议论起来。

“那个美国公司的创始人真的是他?不得哦,和唐妩还在读大三嘛,是也太年轻了”

“你不说我还真的看不出来,”一个穆家外围的亲戚又摇了摇头,“真的没看出来。哎,可惜了”

圆桌的边缘,唐妩三姑和她几个朋友也在说起大家引为谈资的事情。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难道就不能告到美国去,我听美国的朋友说,类似这种法案都会受理,而且别说是脸谱那种著名公司,有太多人愿意受理这种诉讼,一旦成功,就是扬名立万的事情”赵姓女子低声道。

“你以为有这么容易?美国打官司最重要的是什么?”唐妩三姑道,“金钱是最有力的支撑,想要状告一个大公司或者财团,你要面对的是整个财团的法律部门,世界上最优秀的律师在为这些部门工作,那是多强大的力量?”

“难道他没有钱吗据说有百分之三四十的股份吧几十亿美元,这样的能量,凭什么不打?”李姓女子说道,“反正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是不会干的,要当时是我,我恐怕会扑上去恨不得咬下对方一块肉来这动辄是多少钱啊”

唐妩三姑笑,“要当时是你,恐怕你会直接气晕过去。那些资本家你以为是那么好对付的。”然后她顿了顿,“最重要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们不知道后面是什么人”

多少听到了些风声的两个女人更凑近了些,仿佛是要从唐妩三姑这里听到更切实更具体的那些隐晦的传闻。

“后面是什么人?难道真的和江南省那个省长有关系,高家,高恒有联系?”有人讳忌莫深的说出这几个关键词。

能和穆家这些亲戚走入圈子里的,大部分都是体制内不错的人,接触的都是厅局级的那个层面,但是现在提及起高家这个家族,还似乎能感觉到那种高层政治森寒扑面而至,犹如钝入人心的压迫感。

唐妩三姑朝着那头的唐父唐母看了一眼,最终叹了一口气,很艰涩的点了点头。

众人才集体沉默下去,有人嘴巴翕张,还在消化这个确认震惊的消息。有人心跳加快,仿佛置身漩涡之中,沾染了一丁点边缘都要沦陷下去。

高家这些年,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新源集团目前是国内一个小动作就引得风风雨雨的庞大央企,几可以说成是国家财团。高浪涛死死把控江南省,影响力辐射程度之广,动辄就是搅动高层的人物。而高恒比较晦涩,也只有少数人听说知道他才干什么,但是现在这些人,都面色如沉,看着刚才那个清丽女孩和男子离去的酒店大门,首度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种雷霆风暴的密布的直观感受。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