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佛堂暗影(上)

作者:昆仑子玉字数:4004更新时间:2018-11-09 22:42:49

“好端端的,毓妹怎么哭了?若是师弟欺负你了,你与为兄说便是了。”沈元希清朗的声音,如同一米阳光洒下,暂时驱散了邵珩、萧毓之间的哀伤气氛。

邵珩收拾情绪,站起身来,笑了笑道:“有大哥在,我怎么敢欺负她?”

萧毓闻言只是笑了笑,轻轻拭去面上泪痕。

三人围桌而坐,沈元希取了热茶分予另外两人,自己也抿了一口茶,才叹道:“这个场景,当真是久违了。”

恍惚间,邵珩与萧毓都想起了以前的时光,心中各有一番滋味。

那年漓水河畔,三人死里逃生,围着火堆侃侃而谈,与此时此景相似得很,只是心境却大不相同了。

“前段时间,未能好好说说这些年的事。师弟、毓妹,我知你二人这些年辗转于南疆之境,但其余却知晓不多。”沈元希心中忧虑所思不少,但见天色已彻底暗了下来,还是先关怀了萧毓一句:“你若仍觉不适,还是让师弟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萧毓摇头道:“我毒素清楚,自身真元、神识恢复流畅,已不惧寒冷,亦不觉疲倦,大哥不必顾虑我。”

邵珩知这些事,千头万绪皆绕不开他,自然最先开口,将自己离开之后所做的事,捡了重要的一一叙述,并将星罗宗前段时间的变故以及来龙去脉都理了一遍,只将所有危机与坎坷轻轻掠过。

萧毓虽然也身处南疆,但她也是近三、四年才进入巫族,邵珩头两年遭遇,她亦不知。而之后的事,她虽然都陆陆续续从陈泰臣和琴儿那知道邵珩的消息,但终究没有此刻听来清晰。

哪怕邵珩有些事说得轻描淡写,但萧毓仍觉如同亲见,仿佛感受得到他的痛苦与如履薄冰。听着听着,她便忍不住反握了邵珩的手,只觉他掌心粗粝,心中难过。

邵珩六年经历,哪怕是避重就轻,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沈元希听完亦是感慨万千,一时有些后悔,自省当日先让邵珩离开的决议是否正确了。

当年他们都尚力小,仓促之间亦想不出其他更好的保全之法。不过他本想之后寻回邵珩,由太皓真人及自己师尊作主,保下邵珩,也没想到邵珩在陈泰臣的鼓动之下,直接隐姓埋名潜伏星罗宗去了。

萧毓亦简单提了提:“我起初找他踪迹不见,只能凭小金的模糊方向,往南面走去。后来就遇到了琴儿……之后就住在了巫族部落之中。我经历的,并不多,大多是邵珩与陈先生商议决策,我协助行动罢了。”

小金、小白当时为救萧毓,都受了伤,加上天寒地冻时节,这段时间干脆都在灵兽袋中沉睡修炼。

邵珩当时刻意切断了与小金的血契,小金模糊感应,再加上需要依靠小白传达。萧毓能找到南面,确实极其不容易。

但萧毓要说的事,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古参已死,他临死前的话,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对我叔父心存龃龉已久,并且与袭击笑浪山庄有关。”

邵珩与沈元希同时一惊。

“当日,我们断定陷害我叔父的人应当是他好友之一,只是一直没时间取证。我身在巫族,已知身为我叔父好友的那一位巫祝早已死去,大巫祝与我叔父并无交情。于是我便想办法试探了逍遥客古参,他果然来了,并且逐渐暴露出对巫族圣地有所图谋……”

这时,邵珩突然涩然道:“所以,你趁我让陈先生放出巫王圣血髓的消息,引诱古参前来,进一步让其他人也觉得此事非虚?”

萧毓顿了顿道:“那……自然要物尽其用嘛,如果不利用古参,牟河寨怕都保不住了。”

邵珩此时自然知道了来龙去脉,当时也有利用古参之心。但今时今刻想来,却惊心动魄之极。

“你那旧伤,就是因为这个吧?”邵珩幽幽地问,心里又把陈泰臣骂了几遍,难怪后来那次陈泰臣说的话有些奇怪。

萧毓语塞,听邵珩语气奇怪,又看不见他脸色,只好道:“升月谷之后,古参到底起了些许疑心,想强闯巫族圣地。我不知他有何手段,当时也不知圣地之中有上古符印之事,只知道巫族圣地绝不能让人有可趁之机。所以与陈先生谋划,利用古参轻视之心,将他剿杀。我出来时,叔父给了我一些手段,陈先生也不是一般人,所以总算解决了此人。”

邵珩料定当时凶险之极,但萧毓精血寿元的损耗却不像是古参打伤的。他不知风灵面具异样,只以为是当初萧毓掩盖身份的事物。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另有一件重要的事。”萧毓似乎是在仔细地回忆,点点星光洒下,愈发令她眼神空洞。

“当时,我以笑浪山庄与污蔑我叔父的事诈他,古参立即便翻了脸。但我以清言真人之死问他,他却说……”

邵珩闻言一肃。

“他说,清言真人之死,是存微山自个儿内斗反被人抓住了把柄,与他毫无干系。还提到‘你们人族那些所谓的世家名流,看起来清高自傲,实际上骨子里既自私又懦弱,也难怪被有心人设计’。只可惜,我当时受他所制,情势所迫,没有机会再多试探一些。”萧毓轻轻叹道。

邵珩握住她微凉的手,胸口既温暖又酸胀。

“果然如此……”另一旁,沈元希微微低头,伸手揉了揉眉心。

“师兄亦有所觉?”邵珩问道。

“自然,若毫无进展,这六年为兄也是白白浪费了。”沈元希舒展眉心,坦然道:“你离开之后,我便有彻查之心。但太律师叔祖下令严守此事,不许宗门上下再提。我心存怀疑,但没想到,太皓师叔祖自玉虚山归来得知一切后,也无动作,与太律师叔祖一样缄默。倒是清宁师伯想彻查,但我师尊觉得其中蹊跷,将我与师伯暂时劝下。”

“奇怪,清言真人死于神霄紫雷剑诀之下。此剑诀明面上,听说几位首座均未修习。但只要是存微首座,就有资格翻阅此剑诀,有隐瞒旁人暗自修习的可能。假如……太律真人是凶手,他不许你查此事,自然说得通。可……为什么太皓真人也默不作声?”萧毓的问题,也是沈元希和邵珩无法解答的。

“除非……”萧毓犹豫了一下,她想说的,沈元希和邵珩不可能没想到,只是他们二人也许并不愿意那样想。

所以这一点,只能是她这个非存微弟子来提出。

“除非……他们猜到了凶手是谁,或可能是谁,但……不愿意揭发……”

邵珩心中一沉,抬头见沈元希面上不动声色,已猜到自己师兄也曾有过这样的念头。

这时,头顶一片乌云浮来,遮掩了冬日的星光。

片刻安静之后,沈元希稳稳地开口说:“长辈如何理由不提,我们是一定要揭开此事的。古参临死之言,证实了与世家有关,这也与我这些年暗查相似。”

邵珩静静听着。

“存微山中,大族世家有南宫家、周家、陆家、陈家、东方家等等,至于我沈家……”沈元希微微一笑,“在此之前,一直被摒除在外。”

邵珩明白沈元希的意思,他师兄与本族关系恶劣,此前沈家想借存微崛起毫无可能。但沈元希为了尽快查明真相,与本族重新建立了联系。

邵珩一时眼眶有些发热,这六年来,他一直深觉孤独无助,但终究他的爱人与朋友,从未忘记过他。

“世家之中,以南宫为尊,但南宫世家本自有修行之法,这些年只送了北斗与南宫昭入山。南宫昭至今被我师伯禁足,南宫一族应当与此事无关。”沈元希缓缓地说:“但其余世家,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有查到什么异样。亚伯当初死后,我师尊曾亲自检查尸体。起初,也差不出所以然,但去年……我师尊私下寻了欧阳前辈,欧阳前辈手段不凡,果然在亚伯骨骸深处发现了一只死绝了的蛊虫。”

以巫蛊之法控制亚伯,邵珩早有猜想,今日方才证实。

“这蛊虫,也有可能是傅安宁所给。”邵珩道。

沈元希此前一直不知道傅安宁的事,也是前几日邵珩偶然提起那日离开存微的情景才知晓,他极为吃惊地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一些事。

“可惜当年太匆忙,未能与你沟通,否则……早知傅安宁有问题,我必然不会遗漏了傅家!”沈元希懊悔。

“那师兄,你此前怀疑哪一家?”邵珩再问。

“我……”沈元希正要开口回答,突然夜空之下发出一声刺耳厉啸,响彻云霄!

只短短数息之间,整座慈云斋仿佛灯火通明。

玄英等人如流星一般奔入院中询问:“公子,发生了何事?”

邵珩与沈元希神情凝重,刚才分明是慈云斋中有人遇敌,啸声是在发出警告!

“师弟你守在此地,我去看看。”沈元希说完便化作一道流光,朝声音方向赶去。

邵珩亦想同去,但不放心萧毓独自在此,便道:“玄英、幸川,你们也随我师兄去看看。”

“是。”

二人一前一后追着沈元希去了。

夜色深沉,但此刻四面通亮,仿佛要将一切暗影皆驱散干净。

萧毓双目看不清楚,只觉眼前影影绰绰,光影好似扭曲一般地跳跃着。

她紧紧握着邵珩微微颤抖的手,与他并肩站着,静静等着沈元希的归来,又或者,是在等候着夜色中的敌人。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