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二章 虚幻

作者:公培元gpy字数:5453更新时间:2018-11-09 22:39:58

张建龙醒过来,糖糖醒过来,冉冉醒过来,三个人都是困惑无比的看了对方一眼。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他们还在家里,桌上还是那么多饭菜,唯一少了的就是那盘鱼,之前的位置已经空了。

“你们,没事吧?”张建龙除了觉得脑袋有点懵之外,没有其它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睡觉没睡醒一样。

“还好!”糖糖和冉冉除了这两个字之外,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了,看她们疲惫的样子,哪里称得上还好两个字。

张建龙面色沉重,拿起筷子夹了一点菜放到嘴里嚼了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是有人在故意整我们呢,真是有意思呢!”

“有人?”糖糖和冉冉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满脸都是大问号,好好的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或者有那个能力,要知道张建龙可不一般啊。

“准确的说是东西!”

看着两人不解的眼神,张建龙很无奈,他指了指桌子,淡淡地说:“鱼没有了!”

“这鱼是哪里买的?”

冉冉愣道:“在集市上啊,就不远处那个,怎么了?”

虽然嘴上问怎么了,但是反应速度还不慢的她,立刻想到了在厨房里看到鱼的那一幕,不觉开始打颤。

“这条鱼如果不是什么不详之物,那就是某个大神的玩物了,动了人家或者人家的宝贝,一般情况下,都会急眼的对不对?”

张建龙的话不无道理,不过冉冉心里肯定不会舒服的,自己只是个买鱼的,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要被冤死?

糖糖却在此刻想到了另一件事,她小心翼翼看着四周的情况,低声问张建龙:“你确定是那条鱼吗?那它现在是不是还在这里?”

张建龙微笑:“你叫一声不就知道了!”

糖糖哪里敢叫,摇摇头的她不再说话了,脚步更是往后退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它不是在你后面呢?”张建龙微笑,然后突然怒吼,“他妈的,不想跟你玩了,自己滚出来!”

糖糖和冉冉一惊,两人不自觉的靠在一起,只是整个房间里安静急了,半点声音没有。

张建龙召唤出寒剑,冷笑几声:“哈,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这鲤鱼还没有好好尝尝呢!”

房间里很安静,不,应该说是寂静,三个人的呼吸声清洗可闻。

“你是不打算出来了是吗?”张建龙来回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没有发现一点异常,不像是有身存在的样子。

“你会不会是搞错了?”糖糖小心翼翼的问道。

“搞错了?你觉得我们三个会突然睡着了吗?”张建龙当然不相信自己会弄错,可是,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就算有,是不是,已经走了啊?”冉冉害怕的躲在糖糖身后,小声说着。

走了?有可能吧?张建龙也说不上来,他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似乎他们正在陷入麻烦中。

“算了,可能真的走了,不过我想对方肯定会回来的。他把我们弄晕了,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就走了呢?”

听到张建龙说这话,两个女孩心里一松,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不在这里了就好。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会突然惹上这么一个神秘的家伙,更奇怪的是,三人在昏过去的时候,对方为什么不做点什么呢?

张建龙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竟然对方能把他们悄无声息的弄昏,那么实力肯定在其上面。

一天无话,三个人,尤其两个女孩子,总感觉心不在焉似的。

在墙角处的最上面,有一条缝,那里面现在藏着一条鲤鱼,不过谁都没有发现而已。

夜晚很快降临了,张建龙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的酸痛,他自己猜测,之前并没有恢复好,现在才会感到劳累。

本来打算休息了,糖糖不乐意,心里她现在是害怕的。

张建龙摇摇头,想想对方在暗处,自己随时都暴漏在枪口下,让糖糖一个人休息肯定是不对的。不过,两个人要在一起的话,那么冉冉怎么办?

正想着,冉冉可怜巴巴的走了过来,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用那大眼睛看着张建龙和糖糖。

张建龙摆摆手:“你们睡床上吧,我睡沙发上,有事明天再说,真的好困啊!”

说完,张建龙就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的躺下了,紧接着就是呼呼大睡的声音。

两个女孩无奈,收拾一下,也轻轻上了床,怀着各自的心事无法入睡。

客厅里,那不大的地方传来“沙沙”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听的话,肯定以为是老鼠。

可是,在这里,怎么会有老鼠呢?抢先听到的冉冉害怕急了,她轻轻拍了一下糖糖,却发现刚才还没什么睡意的姐姐,现在已经进入沉沉的梦香了。

再去看张建龙,对方和之前一样,呼呼呼的叫个没完。

外面的声音突然停止了,紧接着就是快速行走的声音,如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那样。

冉冉死死盯着房门,那个声音在门口停下了,如果细听的话就会发现,对方是碰了一下房门的。

不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就像是有人把手放在门把上之后,就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一样。

冉冉死死的盯着房门,然而在过去半个小时之后,外面还是如此,对方到底还在不在就成了困扰她的问题了。

再回头看看糖糖,还在睡,那边的张建龙依然没有变姿势。

“下去看看?”冒出这样一个想法的时候,冉冉是害怕的,不过她马上赞同了心里的想法。张建龙和夏夏都在这里,如果有事情的话叫他们,应该来得及。对方要是很厉害,那么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反而会把三个人的命给搭上。

下了床,冉冉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走向房门,然后伸出手,轻轻的准备去打开房门。

做这一切的时候,一切正常,可是冉冉的心跳却跳的很过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吓成这个样子,之前虽然不是什么胆大包天的人,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没出息啊。

打开门的一瞬间,冉冉是咬着牙的,做好了一切准备,能把自己吓死的情况,就想了千万个。不过老天似乎是在开玩笑一样,想像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切正常呢。

冉冉叹了口气,认为自己太过于紧张而出现幻听了,现在两个大哥哥大姐姐睡的那么熟,自己在这里做什么呢?

摇摇头冉冉准备回床上去,不过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却是呆住了。刚刚就在身后的门,现在离自己足足有五米远,而她本人在厨房里。

这一切都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等冉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后背瞬间拔凉,似乎有一只手在抚摸自己。

她叫不出来,脚底下却像是生风一样马上朝房间里跑过去,只是注定这一切是徒劳。

明明房间就在眼前,那几米的距离却怎么也迈不过去,身后传来冷笑声,像是一个女人。她在说:“小宝贝,你过来呀,让我抱抱你,让我亲亲你啊!”

“不,不要!”冉冉心底里在哭泣,她没有看到对方,却已经猜到那肯定是一个面目丑陋的女人,就像小时候妈妈讲的故事一样,里面的巫婆哪有白雪公主的样子。

“来吧,别费力了,哈哈!”

冉冉只感觉身后一道强有力的吸力传来,她整个人立刻不受控制了,就那么直直的飞了回去。

天亮了,张建龙睁开眼睛,睡的真是舒服,好久没这样让身体彻底的放松了。

扭头看过去,糖糖还在睡觉,他笑了笑,时间不早了,还是过去叫醒她比较好。

“喂,还睡呢?”张建龙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糖糖却突然直起身来,眼睛红光闪了一下,又马上闭上眼睛躺了下去。

张建龙看到了这个情况,他顿了几秒,马上去双手扶住糖糖,使劲摇晃了几下,“糖糖,醒醒!”

“啊,干嘛啊,让我再睡一会,真的好困呢!”糖糖发着牢骚,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到张建龙,微怒。

张建龙松了一口气,回头却突然想起了冉冉似乎没见,他跳下床,然后跑出去,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冉冉不见了!”

糖糖没反应过来:“冉冉不见了?”

张建龙点点头:“昨晚睡的太死,根本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想来是被劫持走了!”

“劫持走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张建龙摇摇头:“不知道,也许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对方监视中!”说这话的时候,张建龙四处看了一眼,只是什么也没有,一切都太正常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不能不管冉冉啊!”糖糖很着急,自己虽然跟这个女孩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从心里面讲,冉冉可是和亲妹妹一样亲呢!

张建龙沉默了,如果对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就算管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甚至是他们两个人也自身难保。

敌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张建龙感觉很迷茫,一点头绪都没有。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对方来找我们!”说出这样的话,张建龙很无奈,可是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呢。

“等自己的敌人来找自己?”糖糖那叫一个难受,如果对方想要露面的话,估计早就出来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藏着躲着。

“我没有什么好办法,也许他现在就在看着我们,不管做什么对方都是清楚的!”

在检查了家里每一毫米的地方,张建龙摇摇头,他坐在沙发上。那边糖糖也一样,十分沮丧的坐在对面,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救命啊!”很熟悉的声音买旁边响了起来,是冉冉,听上去就在这个房间里。

“是冉冉!”糖糖猛的站了起来,四下寻找着,可是却是什么都没有。

“你不用找了!”张建龙站起身来,他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用,除非是敌人直接说目的,要不然就只能等着。

“冉冉,你听到我说话了吗?”糖糖万分着急,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走个不停。

“救命啊!”呼喊声还在继续,而且那种感觉就像是站在身旁说话一样,只不过看不见而已。

“糖糖,你冷静点!”张建龙上前一把抱住糖糖,他现在觉得敌人在逗他们玩,就像是人类对狗一样。

呼喊声戛然而止,一切归于情景,糖糖也停了下来,呆呆地眼含泪珠在那里发愣。

“好了,不要多想,如果他想让我们见冉冉的话,会见到的。如果再和刚才一样,就不要理他,明白吗?”张建龙突然感觉害怕,对方似乎是人,而自己却像是一个生活在二维世界里的生物,只能由这些高等生物欺凌。

“现在怎么办啊?”糖糖突然放声大哭,这一刻,她毫不掩饰冉冉的重要性。

“等着,等对方失去耐性找我们,我们现在拿他一点办法没有!”趴在糖糖耳边,张建龙轻轻说道,他这样自己也觉得没有用,对方不可能不知道。就像是一个隐身人在旁边一样,无论另外两个人做怎么样的努力,也无尽于事。

安静下来的糖糖不在像刚才那样,没头没尾的乱撞,而是像石像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建龙也是有模有样的配合,也许这招就是,我不动敌先动,双方较量的是耐力。

张建龙心里可是乱的很,他在想如果敌人出现该怎么应对,自己可能不是对手。如果败的话,是不是有能力把糖糖送出去,碰巧能救冉冉?

想到最后自己都觉得好笑,既然自己能想到的事情,敌人怎么可能想不到?

“救命,救命!”还是冉冉,就在客厅,就在身边,那凄惨的叫声让人心疼。

糖糖动了一下,不过张建龙马上阻止,这个时候不能输啊,先把敌人揪出来再说。

“救命,啊,不要,求求你!”

声音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揪心,似乎对方现在正在遭受着什么侮辱之类的事情。

糖糖强忍着,但泪水还是滑落了,滴在衣服上,直到最后汇成一串串。

张建龙心里已经骂道了:“你她妈这是在钓鱼吗?”

糖糖突然站了起来,浑身在颤抖,她强忍着痛苦与气愤,声音冰冷的说:“如果你是个女人,玩这种把戏,那么你永远都是幼稚的。如果你是个男人,我他妈瞧不起你,智障一个!”

chaptererror();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