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0章冒险行动

作者:浩瀚馨语字数:7041更新时间:2019-01-13 10:37:48

再说桂玲白天因为穿得太少了,身体有些小感冒,幸亏回来时身体上多加了一件风衣,否则会更惨。她躺在公司的女生宿舍里,因为时常流鼻涕和打喷嚏,影响了睡眠。最后,她不得不敲在公司住宿的其他同事的门,弄到一点小药片,才缓解了自己的感冒。

她终于感觉踏实一些,但脑海里随即想起了今天跟杨楠楠的对话。她虽然佩服郭浩东的胸襟,但也知道杨楠楠目前还不敢信任他。的确,这件事搁在谁的头上都有些无法接受。杨楠楠虽然出轨并怀孕,但跟郭浩东之前的欺骗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她现在虽然信任郭浩东真心对杨楠楠好,但自己毕竟是个旁观者,怎么能让杨楠楠这个当局者信任郭浩东,而不再搭理那个赵威呢?

她心里一动,陈兰兰那条信息到底是不是跟赵威相互勾结的结果呢?恐怕郭浩东目前还蒙在鼓里,而杨楠楠显然没有向郭浩东揭破这件事,那自己既然知道了,应该把这件事讲给郭浩东,让郭浩东处理好这件事。否则,他们夫妻今后恐怕还要遭受人家的算计,关系因此出现新的恶化。

她想到这里,不由拿起了手机,想给郭浩东打电话,可一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已经快到后半夜了。她心里暗想,郭总恐怕正陪着闺蜜入睡了,自己这时候再打过去电话实在是不妥。

她只好忍下了,并强迫自己尽快入睡。

第二天,她起床时,脑袋有些发沉,除了感冒的后遗症之外,还跟她睡眠少有关。她勉强振作起精神,简单地做一些洗漱,捯饬好自己的行头,去前面公司办公室上班了。

等到了公司办公大楼时,她有些迟到了,赶紧一路小跑奔向了质检科。

在走廊里,她遇到了李顺喜。

“桂玲你咋才来?”李顺喜忍不住问道。

桂玲脚步没停,嘴里充满回答一句“我今早起来晚了。”

李顺喜冲着桂玲的背影追问一句“那咱们今天中午?”

“一切照常。”

他俩的一问一答,就像对暗语一样。他俩的对话被财务室的出纳员听到了,可她听不明白他俩之间有什么默契,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桂玲这样匆忙赶到自己的办公室,是有原因的。因为今天是周一,她有一次例行去药厂去抽检的。而且她要跟另一名同事一起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桂玲一走进办公室,就气喘吁吁对那名同事道歉。

那名同事知道她跟郭总关系密切,哪里敢怪罪这位美女同事?

“哈哈,你不要着急,咱们晚几分钟过去是无所谓的。”同事显得很宽容。

桂玲对同事的宽容报以感激的眼神,并表示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咱们就出发吧。”

“好的,车已经在下面等咱俩了。”

桂玲去药厂做抽检完毕,当再回到公司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她和同事把抽检的样品送到了质检科后,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她今天中午因为有‘任务’,就没有走出公司去,而是呆在了自己的办公司里。

“桂玲,已经下班了,你咋不走?”她的上司临出门时不由回头问她。

“哦,我还有点事没忙完,等一会再走。”

上司点点头“那好,你离开时,别忘了锁门。”

“我知道了。”

桂玲等质检科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就从自己包里取出一袋面包,并打开包装袋,开始咀嚼起来,并就着桌上的一杯白开水往下咽。

原来,公司跟下面的药厂不同,仅仅有一个小食堂,因为就餐的都是管理人员,所以每天几乎都是固定人数。桂玲最近每天中午都去李顺喜家吃饭,所以不好再突然去小食堂吃饭。她跟李顺喜昨天商量好了,趁今天中午对财务主任肖芳的办公室采取行动,所以就把自己蛰伏在公司里了,并等待行动的时机。

肖芳的家虽然距离公司不算太远,但她因为是个单身,一般的情况中午不回家了,就在公司的小食堂蹭一顿饭,然后再回自己办公室的舒服的转椅上午休一会。

她今天也不例外,在公司的小食堂用餐结束后,就打着饱嗝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她打开门,屁股刚刚在自己的椅子上坐定,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一双脚搭在桌子上,就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她顿时一愣,立即把身子坐直了,嘴里发出一句“请进!”

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手拿一个账本的李顺喜。

肖芳一看是他,不由诧异道“李总监?您中午没回家?”

李顺喜淡淡一笑“我今天中午在财务室里加一个班,当听到您的办公室门响,就知道您回来了。”

肖芳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天敌’,自然不敢得罪,便装作一副笑脸“李总监真是太敬业了。不知道您找我有事吗?”

李顺喜解释道“我刚才审阅了一下公司上月收支的明细表,但有几点没有弄清楚。如今其他的同事都下班了,一听您回来了,就过来请教您了。”

肖芳一听,便欣然道“您不要客气,有什么问题就但说无妨。”

肖芳因为最近账目都很正常,所以不怕李顺喜过问。

李顺喜笑道“那就打扰一下肖主任的午休了。您请随我过来一下吧。”

肖芳一听对方请自己去财务室,不由诧异道“您为什么不在这里问呢?”

李顺喜含笑解释“如今整个公司里,都几乎人走空了。我如果在这个时候呆在您的办公室里恐怕影响不好。您还是随我去财务室吧。耽误不了您多久的时间。”

肖芳心里暗骂,你一个毛头小伙子跟姑奶奶玩什么清高?

但她表情上却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呵呵,李总监真是一个谨慎的男人。没有问题,我就跟您去一趟财务室吧。”

肖芳随即站起来,并绕过自己的办公桌,径直往外走。

她的钥匙就扔在办公桌的一角,因为去的地方就是隔壁,而且时间很短,就不需要锁门了。所以,就没有碰那串钥匙。

就当她跟随李顺喜走进财务室不久,桂玲就从走廊一侧的拐角处探出了脑袋。她已经偷窥到了肖芳跟随李顺喜从肖芳的办公室走进财务室的全过程,于是趁着走廊里没有人,便加快的步伐,直奔肖芳的办公室——

由于肖芳的办公室跟财务室仅仅是一墙之隔。所以,当她靠近肖芳的办公室时,便放轻了脚步。她为了不让自己走路发出太大的动静,今天还特意换了一双软底鞋。

她几乎蹑手蹑脚地走到肖芳办公室的门前,并轻轻地推门而入——

那串钥匙很快进入了她的视野里。她用手拿起那串钥匙,并从六把钥匙里,很快锁定了房门的钥匙。不过,她为了谨慎,用那把钥匙在那扇门的锁眼试一试,结果是正确无误的。

她这才放心地从自己的挎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当打开盒子只好,里面放着一块橡皮泥。

这时候,她能听到隔壁传来李顺喜和肖芳的隐隐约约的对话,心里就更加紧张,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出,有些哆嗦的手把那把门钥匙在橡皮泥上酪上印迹后,才轻轻把那串钥匙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回桌角上,然后收好橡皮泥,才悄悄退出了那间办公室。

等她再次出现在走廊上时,确定自己的行踪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这才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等她走出一段距离后,才从挎包里取出自己的手机,并拨通了李顺喜的手机——

李顺喜正在对公司上月的收支明细表请教着肖芳,当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一响,就知道桂玲已经得手了,便赶紧对肖芳表示“我没有问题了,麻烦您了。”

肖芳心里略感诧异,因为李顺喜对明细表上的疑惑,并没有什么复杂难懂的。她心里暗中嘲笑,对方跟专业审计说平还差得远。

这时听到李顺喜的手机铃声,又听李顺喜突然打发自己走,就猜到他这个电话不方便让自己听到,便知趣地点点头“那好,您如果有问题就随时来找我。”

她很快转身离开了财务室。

李顺喜等她一关门,便按键接听了。不过,他压低声音道“喂,我马上出去。”

等李顺喜走出公司大门时,桂玲从一侧闪出,跟李顺喜交换一下眼神后,就并肩离开了。

他俩的身影没有逃开已经回到自己办公室的肖芳的眼睛。当她发现李顺喜跟桂玲有些神秘兮兮的样子,心里略感诧异,但她因为没有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里有任何异样,也就懒得想桂玲和李顺喜的事情了。

再说桂玲同李顺喜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时,才心有余悸道“哎呀,刚才把我紧张死了,现在心口还跳个不停呢。”

李顺喜嘿嘿一笑“原来你的胆子这么小呀。其实刚才又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看你把吓成那样。”

桂玲一听对方有取笑自己的意思,不由撇嘴道“人家哪里是胆小?因为从来没干过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才感觉心里紧张嘛。”

李顺喜恢复了常态“对不起,我不该把你扯到这里来,结果让你干了一件并不光彩的事情。”

桂玲大咧咧道“没什么。只要能帮助到你,我就是做一回贼,也无所谓。”

李顺喜心里一动,不由动情道“谢谢你,我目前除了你,再没有任何信任的人了。所以,只好求助于你了。”

桂玲一愣“难道你连郭总也不信任吗?”

李顺喜摇摇头“我感觉郭总每次看我的眼神,似乎掩盖着一些东西,但说不好是怎么回事。”

桂玲心里一惊,随即表示道“反正我是很信任郭总的。这次背着他干这种事,也是为了他好。否则,凭他一个公司的老总,不可能同意咱们这样做。”

李顺喜心里却想着另外一码事,不由试探问桂玲“郭总跟你谈过我女朋友的事情吗?”

桂玲诧异地望着他“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李顺喜沉吟道“我觉得他跟兰兰的关系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

“他跟我说过,曾经喜欢过兰兰。”

桂玲立即意识到郭浩东已经暗示过他了,为的是给自己打一个预防针,当即笑道“这算什么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男女之间最正常的一件事了。当初郭总跟兰兰所处在同一所大学里,而且又是在举目无亲的国外,他俩产生一种惺惺相惜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郭总早已经学成归来了,而且又娶了我的闺蜜,难道心里还装着兰兰吗?”

李顺喜苦笑道“咱们别说郭总之前帮助我和兰兰的父母,是因为他对兰兰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就说郭总最近总是敦促我要跟兰兰融洽好关系就很不正常。”

桂玲瞥了李顺喜一眼“顺喜,你说他哪点不正常?”

李顺喜眉头一皱“他好像不看好我和兰兰之间的事情了,所以暗示我要紧紧抓住兰兰不放。”

桂玲松了一口气“这有什么呀?郭总也是为了你和兰兰好嘛。”

李顺喜摇摇头“可我感觉有些不正常。每次跟兰兰联系时,总是遭受到兰兰的冷淡。而这边的郭总又鼓励我频繁跟兰兰沟通感情,这说明···”

“说明什么?”

李顺喜迟疑一下,终于讲道“说明郭总确实跟兰兰好过。如今他想放弃了,可兰兰纠缠住他不放。他于是想利用我来分散兰兰对她的感情。”

桂玲心里暗想,他虽然是当局者,但眼里并不揉沙子,居然已经想到了这一层。

“你想多了,也许兰兰对你真的变心了,她在跟郭总联系时,无意中透露了这个想法。郭总才暗示你要争取拴住兰兰的心。”

桂玲一看李顺喜困惑的神情,便继续讲道“别说郭总了,就连我也不看好你和兰兰之间的关系了。否则,我为什么要跟你保持这样的关系呢?这个道理,早就跟你提过了。”

李顺喜有些不安了“桂玲···你为我付出太多了。我今生最对不住的人恐怕就是你了。”

桂玲淡然一笑“在一切事情没有定论之前,现在讲什么话都是多余的。我们还是往前看吧,生活会做出最终的结论。”

“桂玲···”

“你不要再考虑那件事了。”

李顺喜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桂玲打断道,“我们还是想把钥匙配制好,再研究一下今晚的行动吧。”

李顺喜一愣,随即点头“好的,我们先去配钥匙。”

当他俩在一个配钥匙的小摊前等候时,李顺喜轻声对桂玲表示“今晚的行动由我一个人完成好了。你就不要参加了。”

桂玲诧异道“为什么?”

李顺喜解释道“咱们此举毕竟是很冒险的。你刚才都紧张够呛,恐怕到了晚上会···”

“行了,你别说了。”桂玲打断道,“刚才是我一个人冒险,心里才紧张。如果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这样了。再说了,如何安装好**靠你一个人也不行呀。毕竟,这项技术人家刚告诉咱俩,很容易出现纰漏。我们女孩总比你们男人心细一些嘛。”

李顺喜知道劝不动她,只好点头“好吧,那就辛苦你了。”

桂玲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即讲道“你在这等钥匙吧。我回家一趟。”

“你回家干什么?”

“咱俩中午没有回去。虽然已经跟大爷大娘解释过了,但你如果晚上不及时回去,既让他俩担心,也没有人照顾他们的晚餐。我看距离下午上班还有一些时间,就回家提前给他们二老做点饭。”

李顺喜心里一热,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注视着她快速离开的背影,眼眶里不禁噙满了泪水。

等到了傍晚下班的时间,李顺喜又借故加班,躲在财务室里不走了。肖芳和其他的财务人员虽然觉得奇怪,但看他审核的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公司收支情况,更不担心他能查到什么纰漏了,于是都放心地离开了。

桂玲没有加班的借口了,但她大方地从质检科来到财务室,好像是专门等跟李顺喜一起离开的样子。

整个公司的大楼很快肃静下来了。李顺喜估计大楼里所有的员工都下班了,赶紧向桂玲一摆手“咱们可以行动了。”

桂玲点点头,立即从自己的女包里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然后跟着李顺喜走出财务室,奔向了隔壁肖芳的办公室——

李顺喜利用中午刚配制好的钥匙,很顺利地打开了那扇门。他俩一贯而入——

“桂玲,这屋子有些暗了,需要开灯吗?”李顺喜悄声问道。

桂玲点点头“目前外面还没完全黑下来,估计屋里的灯光不太显眼。我们为了安装准确,可以开灯。”

李顺喜立即按动了电灯的开关。

桂玲和李顺喜迅速选择好了安置**的位置,那里正好利用天花板上的吊花做掩护,不容易引起下面人的注意。

当李顺喜固定好**,桂玲则开始做下一步的工作——那就是利用智能手机跟跟监控**实现远程连接。

她第一步首先利用这部跟电脑功能相似的智能手机下载并安装相对应手机系统的云视通手机网络远程监控系统客户端。紧接着第二步,她登陆手机监控系统主界面,点击‘添加设备’图标,并输入家用网络**的云视通号码···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安装工程,对于不是很专业的桂玲来说,更是一步步按照提示往前摸索。虽然李顺喜就守在她的身边,但她还是紧张得冒汗了。

别说是她,就连李顺喜也是紧张万分。他甚至有些后悔采取这次冒险的行动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冒险进行到底了——

“这里有我呢。你别着急,别紧张。”他压抑自己内心的不安,一边轻声给桂玲打气,一边下意识伸手帮她擦拭额头和脸颊上的汗珠。

桂玲感觉李顺喜的大手正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心里不由一热,心神也稳定了不少。

“有你在,我不怕。”她轻声回复道。

他俩在这间肃静的办公室里安置**,难免不会发出轻微的动静。而这时候,走廊里出现了保安的身影。原来,这栋楼里有保安巡逻。虽然中午没有人管,但到了晚上,保安们还会例行巡逻,监护着公司。

其中一个保安就巡逻到了财务室这里。当他感觉肖芳的办公室里好像传来了轻微的动静,不由停下来,并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