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38、奉旨拆台

作者:黑发安妮字数:2767更新时间:2018-11-09 22:37:58

萧明珠楞了一下,道:“估计大皇子不会像你这样想,还有那宋玉茹必定会在旁边煽风点火,让大皇子认定,就是我们盗了他的方子,断了他的财路。”

郑湘衣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萧明珠,萧明珠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一来是自己盗了他们的方子,要断了他们的财路。

她尴尬的笑了下:“我们也不是存心的。主要是这财,不该他们发。”

郑湘衣笑了出来,摇着头道:“你啊你,也不怕别人听了会吐血。得,反正他盯上了胭脂庄,这东家就会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承受他报复的怒火。我可是承受不住的,你得担起来。”

末了,她还瞥着萧明珠:“你害怕吗?”

萧明珠闻言,笑着摇头:“我有些激动。”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郑湘衣实在没忍住,送给她两个大白眼,“既然如此,那我就老老实实的做缩头乌龟了。哎,反正我早对外说了,你才是东家。”

萧明珠明白,不管是郑家还是耿家被韩允景给盯下了,必定会没好日子过。尤其是耿夫人要是知道郑湘衣帮她开了这个么店,还不知道捏着这把柄怎么搓磨郑湘衣呢。

她笑了:“当然,我本来就是东家,这有什么不敢认的。我要是真承受不了,我背后还有大东家呢。”

她可是得了皇上允许的,是奉旨拆台。

大皇子府的下人花了大价钱从一些人手上收购到了胭脂庄这次新推出来的脂粉。

胭脂庄这次一共推出了五个新的品种,与花妆阁数量完全一样。打开来看,五盒倒是不一样,颜色上有细微的区别,香味也不一样,沾一点抹一下,除了两盒比花妆阁的要细腻一些外,其它的三盒反而显得更为粗糙。

不过,二两到五两的价格差异,足够弥补这点点不足了。

韩允景阴着脸叫来了自己府中的大夫,随后指着白瓷缠花的小瓷盒道:“你看看,这盒脂粉里都有些什么。”

大夫觉着莫名其妙,但又不敢违背,拿起那盒脂粉挖出一半,然后闻了闻,又用手捏着一块细细磨搓开,慢慢地道:“珍珠,白米英粉,胡粉,还有茉莉……”

他每报出一样,韩允景的脸就黑上一分。

他一把抓过身边小厮手中的方子,从中抽出一张,发现其中几乎就八成的配料一样一模,只是多了茉莉和一种滑石的东西。

瞧着他的样子,宋玉茹提着的心就渐渐落了地。

果然不出她所料,成分都差不离,也是,能变出什么样的花来,不就是这些东西吗。

韩允景又让大夫查了那盒大红胭脂,而这盒胭脂的成份与他手中的方子上的记录完全一致。

这下,韩允景真的怒了,他丢掉那些方子,一脚就踹倒了面前的小几,怒道:“岂有此理!来人,将经手这些方子的人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个人拷问,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吃里扒外!”

他楞了一下,又喝道:“去查查胭脂庄的东家,我到要看看,是谁在与我作对。”

大皇子府发生的事,傍晚的时候,就已经传到了萧明珠的耳中。盯着大皇子府的人不是她派去的,也不是韩允钧的手下,而是皇上特意派的暗卫。

萧明珠也不知道皇上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也没多想,但正是给她递消息,那她就听着,好做出对应。

她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丫头,询问道:“大皇子查到了些什么?”

她还真不希望这件事里有人因她的作为而受了无辜的牵连。

小丫头脆生生的禀报:“回姑娘,宋姨娘疑心方子泄漏,事后被谋士们给反驳了,他们说,自家府上大夫就可以凭借着一盒成品脂粉,就分析出其中的成分,那外头的大夫同样可以做到,所以无法证实方子是否真的有泄漏过。试用的事也很有可能是店小二在宣传的时候说漏了口;至于价格问题,并非对方故意订得便宜那么一点,而是花妆阁定得太高造成的。”

不得不说,大皇子的那些谋士中还有靠谱的。

萧明珠微微点头,示意小丫头继续说下去。

小丫头又道:“宋姨娘反驳道,说胭脂庄可以分析出脂粉的成分,但也得先有脂粉才行。”

萧明珠楞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个猜测,“她是在怀疑谁呢?”

“宋姨娘没说,不过大皇子怀疑大皇子妃,还让人搜了大皇子妃的屋子,甚至还拿走了大皇子妃没有用完的脂粉。后来发现,大皇子妃用的脂粉比胭脂庄的新粉还要好。”

看来,宋玉茹这眼药上得很巧妙啊。

不过,杨丁香手上的脂粉,那可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萧明珠坐直了身子:“那脂粉呢?”

小丫头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努力地回想了一下,才道:“传话的人没有细说,奴婢马上去问。”

一个时辰后,萧明珠才得到了最新的消息。

说韩允景将那脂粉也拿去了给大夫分析,分析下来,却是非常简单的成分,没有什么可以出奇的。

没有任何的凭证,韩允景只得放过了杨丁香。

只不过杨丁香会怎么想,那谁也不知道了。

萧明珠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犹豫了一下,问008;【为什么?】

008如同大赦,不敢废话,小心翼翼地回答;【不属于这个位面的成分查不出来,后世的工艺绝非现在的手工可以比拟的。】

回答完后,它眼巴巴地看着萧明珠,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萧明珠倒真被它给盯得心软了,道:【下不为例。】

008痛哭流涕:【绝没有下一次。】

天道粑粑做证,这两个月,憋死它了!

次日,花妆阁的脂粉的价格降了一成。

但胭脂庄的脂粉也跟着降了一成。

听说大皇子府上又丢出来一堆的碎瓷片。

下午,花妆阁的价格又降了一成,随着,胭脂庄的脂粉也跟着又降了一成。

韩允景怒火冲冠:“还查不到谁是胭脂庄的新东家吗?”

就在他们准备开花妆阁的时候,胭脂庄换了新东家,这摆明了就是针对着他们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