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死亡重生

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字数:2762更新时间:2018-11-09 22:45:16

陈镜安的手抓到了一个橄榄球,就在他脑袋后方,如果手不抓,这球肯定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尖尖的橄榄球砸后脑,力道大位置准的话,可能性命就没了。

“对不起,sorry,你没事吧?sorry!”

一个个子高高的外国小伙跑到陈镜安跟前,一个劲的朝他道歉,原来是个留学生,上午没事做和朋友在抛橄榄球玩。

一个球力道大了些,没接住,球就朝着陈镜安飞了过来。

眼看就要砸在陈镜安的脑袋上,没想到他竟然神奇的抓住了,没有造成事故。

陈镜安把球还给了外国留学生,这个外国小伙没有离开,而是用地道的中文和陈镜安攀谈上了,问:“你会打橄榄球?刚刚那一下接的很漂亮,你是学生吗?没事要不要一起?”

陈镜安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打橄榄球,也不是学生,他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会伸手把球给接住,他明明没有反应过来。

“要不要试一试?我觉得你刚刚接球那一下很酷。”这个外国留学生很热情,想让陈镜安试试,说着把球递到陈镜安面前。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陈镜安真正擅长的运动是篮球,大学里他算是个篮球好手,打遍警校无敌手,工作以后太忙才丢掉了。

陈镜安本来没什么兴趣,可一来他本就没什么事做,二来他想看看自己胳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他接过外国留学生递过来的橄榄球,抓住球侧面的缝合线,另一个留学生在远处朝着他招手,陈镜安用力将球朝那人甩了过去。

很普通的一个传球,球在空中旋转,划出一道弧线,对方很轻松就接到了手。

对方回传的时候,速度明显加快,球像小炮弹一样,弧度很平,陈镜安两只手勉强把球给抓下来,差点脱手。

两个留学生脸上露出了笑容,陈镜安看出来了,这两个家伙自己玩比较无聊,是拉个人过来找找乐子。

国内橄榄球运动很不发达,玩的人很少,更不会有场地,这两个留学生身材强壮,在自己的国家估计经常玩橄榄球。

到了这里没得玩,只能两个人抛来传去的解解闷,多一个人倒是多了分乐趣。

陈镜安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学校才下课,决定陪他们玩玩。

他脱掉外套丢在路边的石凳上,卷起袖子,三个人开始三角传球。

陈镜安运动神经相当发达,在篮球场上他就是个传球高手,只是篮球是圆的,橄榄球是橄榄形的,发力、接球和旋转的方式都不同,多玩几次,他很快就掌握了技巧。

两个留学生也是发现,陈镜安的球速越来越快,接的越来越好,两人都兴奋了起来,速度加快,互相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远。

陈镜安身上开始出汗,他一直用自己的右手抛球,接球,一切如常,完全没有不受控制的感觉。

回想自己之前几次手不受控制的情况,陈镜安冒出一个想法,决定冒险做一次尝试。

在扔出一个球后,他朝着一个留学生大喊:“你的速度太慢了,快一点,再快一点,用全力朝我扔过来!”

那个留学生见陈镜安还嫌弃自己慢,笑了笑,他双手用力挤了挤球,深吸一口气,往后退了两步,整个身体伸展开后,蓄满了全身的力量将球朝着陈镜安扔去!

球以一个非常平直的弧线朝着陈镜安飞去,速度快的惊人,而更惊人的是陈镜安在对方扔出球的一瞬间竟然闭上了眼睛!

球直接朝着陈镜安的脑门飞过来,如果橄榄球的尖头砸在面门上,有可能把脸给砸骨折了,这也是为什么橄榄球运动员都要戴头盔和面具的原因。

陈镜安这是在赌,他闭上眼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右臂上,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脱离了身体,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感觉不到了,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右臂。

他的右臂,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都在跳动,它们在疯狂的繁殖,却又疯狂的死去,死亡,重生,死亡,重生。

死亡,重生。

这两个词陡然间占据了陈镜安的脑海,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因为下一个瞬间,他就觉得脑门一疼,橄榄球从他的头顶擦过,砸得他眼冒金星。

因为力道太大,陈镜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揉了揉脑袋,右手刚刚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这个办法不管用。

那个留学生跑上前把陈镜安拉起来,笑道:“我看到你闭上眼睛了,为什么闭眼睛?害怕吗?”

陈镜安道;“不,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用耳朵判断球的线路,用听觉,这是中国的功夫。”

这当然是胡说八道,可两个留学生还当了真,以为陈镜安真在练神奇的功夫,让陈镜安教他们。

这时,教学楼里下课的铃声响彻了校园,陈镜安去石凳上拿起外套,告诉两人自己有事不能陪他们玩了,下次有机会再切磋,便朝着教学楼走去。

下了课,教学楼里一阵哄乱,学生们纷纷离开教室下楼,陈镜安上到三楼,在一个教室门口停下。

教室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正在给围上来的学生们解答问题,陈镜安看了一下门口贴的课表,今天的课是本科的“细胞生物学”课。

陈镜安要见的这个人,是成贤大学生命与科学学院的教授,薛教授大学时代的同学、好友黄贤。

黄贤算得上是国内生物专业的权威人士,虽然在学术成就上无法和薛教授相提并论,但在学术圈还是颇有名气的。

陈镜安手机里正好有一张薛教授过去的大学毕业照,下面有同学的名字,他一个个的搜索,其中这个黄贤在网络上有公开的资料,所以陈镜安才联系上他。

在电话沟通说明来意后,黄贤很爽快的答应了陈镜安的约见,陈镜安这才到成贤大学来。

黄贤今年六十多岁,身为教授的他著作等身,但还是对本科教育很上心,本科的课上的很认真,学生们的问题更是一一进行解答。

陈镜安在门口等了有二十分钟,黄贤才解答完学生的疑问,走出门来,这时候教学楼里已经空了大半。

他以前没见过陈镜安,却一眼就认出了他,道:“你是小陈吧?跟我到休息室来。”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