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四十二章 大势二

作者:汉景字数:2851更新时间:2019-10-06 18:05:07

“龙家父子真是无能之辈!”

项煜听到范绩传来的消息,顿时暗骂了一声,更是有些悔不当初,应该早早了解刘德的性命的,不然,何至拖到了这个地步。

“也罢!不过是多费些事情罢了!”

项煜立即呼喝道:“命令项翻、项鼎、李飞、王鹏四人立刻组织兵马,向孤靠拢!”

项翻、项鼎乃是项煜宗亲,王鹏乃是淮州王氏最为出色的年轻一辈,之前范绩的弟子王鹜也是王氏族人。

李飞也是淮州大族中人,有着自己的私人部曲,皆是精锐。在淮州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大周崩乱的初期,李飞凭借着族中的力量,一连割据三城,据城自保。

随后便是随波逐流,先是归附东海太守邓云海,邓云海被徐四业害死之后,便又向徐四业称臣,最后,等到项煜出兵淮州,李飞第一个在当地响应,更换了城头旗帜,并且出兵,开始攻打徐四业的地盘。

项煜得知后,颇为看重李飞手中的力量,便封李飞为侯,让李飞在自己座前听命。

李飞得到军令,眼神闪烁,但还是拱手称是。

李飞的儿子还是侄子全都靠拢了过来,二子李宿对李飞道:“父亲,外面有传闻说龙琨已被斩杀,那咱们是否还要向齐公靠拢?”

侄子李建也道:“叔父,不管龙琨的死是真是假,局势明显对咱们不利啊!这三千青壮可是咱们李家的根本,叔父,不如降了吧!”

三子李威也诺诺道:“齐公让咱们弃了这边的战场向他靠拢,明显是要殊死一搏,说不定龙琨的死就是真的,父亲,还是要谨慎一些啊!”

李飞眯着双眼,却是抚须不言,如今大军背靠淮水,跑是跑不掉的,要不随项煜死战,要不然弃械投降,只有这两个结果。

随项煜死战,胜了这族中三千青壮恐怕也要折损六七,没了这三千青壮,李氏的地位也将不复往日。

齐公项煜看重的也不是他李飞,而是他手中的三千精锐。

败了,恐怕更是十不存一,甚至就连远在淮州的李氏族人都要受到牵连。

但投降呢?

汉公刘德对世家大族的态度早已经非常的明显,李家如若投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结局...

毕竟是保住了族中上下的性命...

但如果是项煜最后胜利了,这临阵投降可真是害了李家啊!

也罢...

只希望汉公没有丢了他百战百胜的名头。

李飞长叹一声,先从邓云海,在降徐四业,最后归附项煜,我李飞的名字已经被世人耻笑为三姓家奴,如今在向汉公请降,却是不知后人如何评价自己。

“降了吧!”

李飞最后对身旁的子侄说道。

在后方指挥的陈琪得知李飞竟然率众投降,一时不能信,于是遣使要求李飞率众坦左臂攻项煜后军。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李飞也已经别无选择,旋即率领三千族中精锐猛攻范绩率领的后军。

范绩率领的后军本就处于一种慌乱的状态,如今见到本是同阵营是李家竟然进攻自己,各个家族拼凑起来的后军再无战心,一战便溃,不乏有慌不择路的溃兵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淮水当中。

范绩见无法制住躁动的后军,顿时仰天长叹一声,拔剑自刎而死。

范绩的弟子王鹜捧着范绩的尸首嚎啕大哭,随后便被蜂拥而过的汉军乱刀砍杀当场。

时间往前移动,项煜最后只等来了项翻、项鼎还有王鹏三人,项煜见李飞迟迟不到,虽然心中担忧,但也没有时间再去探查李飞的情况,而是率领着最后集结的兵马开始冲击汉军的中军。

关羽见状,自知项煜的武力非一般人所能抵挡,便亲驾赤兔马率领着将士与齐军撞击在了一起。

......

几名侍卫护着肩膀与肋下受伤的龙战英慌不择路的往东逃去,甚至隐约能够听见后面阵阵响起的马蹄声,这必然是追击的他们的汉军。

一名侍卫指着一片枯黄的芦苇荡对龙战英道:“少主,不如咱们弃马进芦苇荡,只要挨过两个时辰,天色黑了下去,敌人定然找不到咱们,那时咱们就可以找一艘小船,渡过淮水,去淮州,在绕道回灵州。”

“不!”

因为肩膀的疼痛而使得自己满头大汗的龙战英顿时拒绝道:“我军虽败,但尚有余力,只是将士们四散不知所踪,只要咱们找到父亲,打起大旗,必然可以聚拢士卒,再行反击!”

龙战英话音刚落,却见一侧颇为年轻的侍卫却是嚎啕大哭,身旁的老侍卫大怒道:“你个小兔崽子哭什么哭!”

龙战英拦住大骂不止的老侍卫,虽然有些不耐,但还是问道:“为何哭泣?”

年轻的侍卫用手臂抹了抹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睛,虽然止住了哭声,但还是不住的抽泣道:“少主,俺亲眼所见,主公被敌军一名将领一枪捅下了战马...主公死了!”

“什么!”

龙战英身形一晃,险些掉下马去。

“少主!”

众人齐声惊呼。

龙战英紧紧抓住,伸手止住惊慌的众人,眼圈泛着血丝,但声音却是比往日还要沉稳、清晰:“父亲已死,从今以后,我便是大周左将军,愿众位与我齐心其利返回灵州,在起大军为父亲报仇!”

“吾等愿随主公死战!”

龙战英身旁的侍卫们纷纷齐声高呼。

“好!”

龙战英神色一禀,翻身下马,对众人道:“走!进芦苇荡!”

等到卢俊义率领骑军追来,只看到几匹散落在外的战马还有不停随风晃动地芦苇荡。

“将军,他们这是进了芦苇荡,咱们是否还要追击?”

一名亲卫向沉默不言的卢俊义询问道。

“现在虽然是冬季,但免不了有未结冻的淤泥,可以说,十分的凶险,咱们的人手也是不足,很难在如此茂密的芦苇荡里找到贼人,贼人定然是要通过芦苇荡躲避咱们的追击,然后找船渡过淮水。”

卢俊义如此说道。

“将军!那咱们怎么办?”

卢俊义道:“大军依旧处于鏖战当中,将时间浪费在这里根本没有必要,先回去!”

“是!”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