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二章 洛·华生·邱

作者:夕山白石字数:5297更新时间:2020-03-25 02:14:01

桥上。

其实,自从证实了死者麦克斯的身份开始,天人穆对于昨天晚上抓住的那三个辣鸡三无人士的怀疑就已经大大地消除……更加值得怀疑的对象,自然要从麦克斯身边的熟人开始。

他一路上都在观察着吉连的一举一动。

“这里…这里就是老爹昨晚被杀死的地方?”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吧。”天人穆随意说道,接着便直接靠在了一旁的栏杆上,似是漫不经心地看着桥下两边街道的行人。

吉连下意识地看了眼同路而来的洛老板,在得到了一丝类似鼓励似的目光之后,便深呼吸了一口气,认认真真地开始观察着桥上的每一寸地方。

“你是什么人。”天人穆此时才忽然看向了洛老板与白衣阿赖耶,开口询问道:“看你们的模样,不像是王都的居民。”

“我们刚来王都不久,是这一两天的事情。”洛老板如实作答。

天人穆侧了侧头,“通行证之类的有带在身上吗?请让我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明。”

这种东西,洛老板身上自然是……没有——这一路上打小怪物也不见能够丢落这样的物件。

“没有能够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吗?”天人穆此时眯起了眼睛来。

洛老板想了想道:“好像是弄丢了,来时的路上……被盗走了之类?”

“我这个王都的警备司看起来像是很好糊弄?”天人穆却忽然眨了眨眼睛,很是好奇地问道。

洛老板只好笑了笑道:“其实我没有你所说的那些东西。大人是打算将我…我们兄妹带回去警备司审讯吗。”

天人穆却耸耸肩道:“我带你们回去做什么?因为王都大赛的关系,什么人都往王都这边涌入,当中就有不少潜在的罪犯。这几天警备司大牢早就已经人满为患了,我就带你们回去,也是连个蹲的地方都没有。不用这么麻烦了,这几天我办案,你们就一直跟着吧……听说,你还在麦克斯的身上丢失了一把武器,对吗?是什么样的武器?”

洛老板想了想道:“是一把剑器,叫【大圣光宝剑】……似乎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作【极光的艾斯特】。”

天人穆点了点头,旋即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极光的艾斯特】……世上仅存的三神兵之一的圣剑【极光的艾斯特】?”

“应该是的。”洛老板点了点头。

天人穆此时张了张口,沉默了半响之后才相当认真地问道:“我这个王都的警备司次席看起来真的很好糊弄?”

“天人穆先生不相信?”

“我信。”天人穆摇了摇头,“【极光的艾斯特】嘛,我信啊……警备司里头就有很多把圣剑,我怎么会不相信。”

“圣剑还有很多把?”却是让洛老板稍稍惊讶了一下。

天人穆耸耸肩道:“不仅仅是圣剑装了一箩筐,三神兵的其它两样都各自有一车,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这段时间王都的武器贩子都有在卖各种神兵利刃……专门用来坑你们这种家里有钱,又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天天做梦出门就能碰到奇遇,地摊就能够捡到神器,跳崖还能寻获绝世秘籍的冤大头……看见没有,桥头下顺数的第三档口,不就有卖圣剑吗?你的那把‘圣剑’,花了不少钱买的吧?”

洛老板还真是看了眼天人穆指着的那家档口……他摇了摇头,“也对,如果真的是传说中的圣剑,应该不会像我这样容易就获得的。”

天人穆只当对方是不好意说出被坑了多少钱才避而不谈,他本也没有挖苦的心思,便淡然道:“真正强大的人,强大的是内心,而不是依靠所谓的神兵利器……”

他本想要稍稍说些勉励的说话,但此时吉连已经小跑着回来。

“有什么发现吗?”天人穆话锋一转,直接问道。

吉连摇了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样……”天人穆垫点点头,颇为可惜地说道:“看来,唯一的线索就只剩下麦克斯手上藏着的那块金属碎片了。”

吉连此时却忽然道:“天人穆大人,能不能…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杀死我老爹的凶器?”

“你想要做什么?”

吉连道:“我想看看凶器上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一把的工匠在打造武器的时候,都会留有自己独特的印记,我们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我们是干这一行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已经查过了。”天人穆却直接说道:“既然这里没有什么发现,那接下来就去下一个地方吧……也就是卖出这把凶器匕首的店铺。”

“那事不宜迟了。”吉连心急如焚地说道。

洛老板此时却道:“能否,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天人穆诧异地看着洛老板,不只是他想要做些什么……却见洛老板此时径直地往桥头下的那第三家的档口走去。

天人穆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家伙的圣剑,不会就是在这家档口买的吧——寻仇?幻∴笔阁∴www.huanbige.cOm

……

……

并不是寻仇。

当天人穆与吉连跟上的时候,只见洛老板此时正握着了一柄镶嵌了不少宝石的长剑,正在打量。

档口的摊主正在不遗余力地推销着这把宝剑是削铁如泥的好东西。

“洛…洛先生,你打算买这把剑?”吉连试探性地问道。

洛邱点了点头道:“对啊,手头上暂时没有武器,就打算先买一把,当作是防身之用……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吉连自己是经营武器铺的,怎么看不出来这摊位贩卖的神兵是怎么样的货色,他直接拉住洛老板飞快地道:“洛先生,如果你想要防身的武器,我的武器铺里面还是有些颇为锋利的……丢失了你的佩剑是我们不对,你也用不着在这里买,我回去给你取几把还过得去的来让你挑吧……当然,这不算是补偿的。”

“不用,这把就挺好的。”洛老板随意一笑,就将档口的这把宝剑佩戴上身,“模样长度和我之前的那把都差不多……就这把好了。”

看着这位洛先生脸上仿佛写着【人傻,钱多,速来】的字样,吉连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放弃了劝住——人家档口的摊主,此时的目光都快要杀死他了。

那是同行何苦为难同行之类的哀怨目光。

天人穆此时却只感觉这外乡来的冒险者有些单纯的离奇,天底下还有明知道是假货也愿意去买的人……他摇了摇头,淡然道:“武器也买了,该走了。”

洛老板交付了钱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天人穆先生,关于昨晚的凶杀案,有向四周的居民询问过可疑的地方吗?”

“问到是问过了一些,但是没有问全。”天人穆摇摇头道:“我们现在人手严重不够……不过,就已经问过的口供看来,暂时没有什么发现。我们警备司的人,会持续跟进这边的。”

洛老板点了点头,旋即看向了档口的摊主,“老板,问你件事情,昨晚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你说杀人的事情?”摊主数着赚来的钱,态度好得不行,“早上已经有警备司的人来问过我啦,不过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昨天晚上累的,早早就睡了,基本上就没有醒过来,更加不要说看见杀人的经过,可疑的人物之类……对不住了,这位客人,帮不了你。”

“没关系,我只是问问。”洛老板随意地笑了笑,“只是见你精神似乎不是很好,原以为你昨晚应该很晚才睡的。”

摊主道:“睡是很早就睡了,但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半夜的时候,家里的大黄吵得凶,一直乱叫个不停,好一阵子才停下来的……哎呀,小小姐,你小心点,有老鼠!”

摊主此时连忙看向了白衣阿赖耶,急忙忙地道:“小小姐,别让这些肮脏的老鼠沾了你的衣服。”

“咦,怎么那么多的老鼠?”吉连皱了皱眉头,“刚在桥上,倒也看见两边的老鼠似乎挺多的。”

“不知道,一早醒来就这个样子了,都全跑出来了,我们也抓了好久才开的摊。”摊主摇摇头,“一般都不这样的,都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才跑出来的吧?”

天人穆却忽然神色一动,他悄悄地看了眼洛老板,只见洛邱此时并无什么异常的地方,只是细心给阿赖耶整理下衣服。

天人穆旋即闪身,一下子跳上了桥上,来到了一名驻守在这里的警备身边。

“见过次席大人!”

天人穆想了想道:“你回去警备司,请一个占星师过来,让他分辨一下这附近的气息,看看昨天晚上是否有什么魔怪之类的经过,残留下特殊的气息。”

“好,我马上去。”

吩咐了手下之后,天人穆再次不动声色地回到吉连与洛老板的身边,淡然说道:“剑也买了,问也问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还要赶往下一个地方,走吧。”

“麻烦天人穆先生带路。”洛老板牵起了阿赖耶的小手说道。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卖出了凶器匕首的那家武器铺当中——一家比起【洛克的武器】门面要豪华得多,生意不错的店铺。

“每天来我们这里买东西的顾客那么多,我们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记得清清楚楚?”店员直接摇了摇头,打发。

“这是一件凶杀案的凶器,是从你们这里卖出的。”天人穆直接道:“现在我警备司怀疑你们这里和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宗重大的凶杀案件有关,需要请你们全店上下回去协作调查。”

“大人,我记错了!这把匕首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仔细说明。”天人穆目无表情说道。

店员只好想了想道:“这匕首应该是昨天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买走的……那面具挺特别的,只是露出了一只眼睛,所以印象挺深的。”

“什么时候?”

“大概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吧,具体时间实在是记不住了。”

“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吗……”天人穆点了点头,却见此时吉连脸色表情俱都有了变化,便直接盯住了吉连的双眼,沉声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

“我……”吉连张了张口,求助似地看向了旁边的洛老板,终究觉得是瞒不住的,便慌乱地道:“可…可能是泽哈特大叔。他…他是老爹很多年的朋友了,昨天老爹失踪之前也来过武器铺探望他的……但,但是泽哈特大叔不会杀死老爹的,他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怎么会……泽哈特大叔人很好,对我也好……”

“好不好我不知道。”天人穆淡然道:“我只知道有人死了,我需要查清楚谁才是凶手……带我去找这个叫做泽哈特的人。”

吉连咬了咬牙道:“泽哈特大叔应该住着南六区的流花街旁,但我不知道他在不在那里……他是一名游商,经常会四处走动。”

天人穆直接抓起了吉连的手臂,快步往外边走去。

“对了,昨天的那位客人在买了这把匕首的时候,还有买过什么,或者说过什么吗。”洛老板却趁着此时忽然问向了店员。

“应该…应该没买什么了。”店员摇了摇头,“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话,都是一般买卖上的交谈而已。哦对了,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店员想了想道:“就是后来了一个少年人,像是贵族般的小少爷吧,好像和这个面具男人是认识的,他们说了几句,那面具男子就放下了武器的钱,一同离开了……那个小少爷好像自称说自己叫什么……瓦利?好像是这个名字吧?”

“你记性可真好。”洛老板微微一笑。

店员道:“我们这些做店员的,记性好是必需的,这样才能够记住顾客的喜好。”

洛老板随意道:“我也有一个店员,他记性意志不怎么好,也不怎么涨。”

“那你有没有扣他工资呀?”店员哈哈一笑起来。

“应该……没多少可以扣的了。”洛老板摆了摆手,便叫上了阿赖耶,走了出去。

……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吉连口中所说的地址。

但这里却是一处空房子,已是许久没有人居住过的模样。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