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五二章 马超带兵攻交趾 十八

作者:夏海苍松字数:4451更新时间:2020-01-14 09:53:06

自知之明,可以说孙策和江东军他们可都有,而且不少,真的。是啊,这个少不了,那都没错。孙策带这江东军他们,是三路诸侯中实力最弱的那个,这却能走到现在,确实不得不说,他们可少不了自知之明,必须有,还不能少啊,就是。连这个都没有的话,那么距离败亡也不会说太远了,真的。所以说这个该有就得有,而且是真心不能少,那都没错,要不然

的话,就得是出问题了,没错。现在是挺好,也得说孙策和江东军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少不了,那肯定是。孙策和江东军,那是都有啊。交趾龙编,马岱是上到了城头儿,对他来说,今日确实不是昨日了。昨日试探性进攻,自己没上去,这个也正常,可今日却不同了,没错。

可以说马岱对自己上去,他也没什么怀疑,当然全琮也是,他没什么就没想到的,确实。对其人来说,就是一直能拖住凉州军好啊,自己尽力啊,发挥比之前宋谦、吕岱他们好,就够了。回到了扬州,回到了建业,自己确实是能给自己主公交差了,不至于说犯错误什么的。

这个确实是挺好,那没错。如今能守住,拖住凉州军,全琮认为最好,而回到扬州,到了建业,能跟自己主公交差,他是认为最好。现在就只是尽力拖住凉州军了,那没错。这个怎么说,那都算是好,而如今是尽力守城,那不错。对全琮来讲,如今就是如此了。以后的话,自己是带兵撤退回建业,也是能向自己主公交差,可不就是。因此,现在是如此的情况,全

琮还是比较清楚的,那是。可以说现在尽管不知道己方如何,可自己尽力就好,那可是。毕竟那样儿自己没错误,然后回到扬州确实也能和自己主公交差了,那是。而自己比宋谦比吕岱他们表现好,其实就足够了。和凌操父子俩不能比,这个自己一直都知道,那可不就是。

所以说全琮都是这么想的,如今这自己也不如马岱,人家比自己强,他们凉州军人马还比己方厉害,那是不错。所以这个确实,自己也没办法啊,无奈。指望着己方士卒,他们还能如何?就只是发挥正常,其实就好了,真是。别的都是奢求,那一点儿没错,不就是那样儿。

现在就挺好了,是。马岱是上去了,可凉州军士卒却没上去多少,因此,全琮带着城头儿的人马给其人逼退了。对此,他也知道,自己武艺不行,还能怎么对付马岱?是啊,这个怎么都是有差距的,所以说全琮根本也不会和其人讲什么武将的骄傲,直接就带着城头儿己方士卒一起围攻对方了,这个是必须的,也没错。对他和江东军士卒来讲,可不就希望看到如

此吗,那是。而这也就只是刚开始而已,如果说时日多了,全琮也清楚,自己就算是带那么多己方士卒,一样儿很难逼退马岱,那是。因此,现在这样儿是不错。是不能说每日都如此,但是就刚开始这么两三日,却绝对没问题,全琮知道啊,那是。不过他却也不指望那些,

没大用。与其说想那么多,不如想想怎么更能守住城池,尽量拖住凉州军啊,那是。就现在的话,自己表现可以,己方士卒也还行。可这不过是两日而已,真心说大头儿都在后面呢,可不就是。所以说别看之前,那却都决定不了什么。自己到底能守住多久,看自己更看己方士卒,没错。他们表现好了,自己是更超过宋谦和吕岱了,那是。可他们要不行,这个自己

就算是比宋谦吕岱他们表现更好,可在守城时日上,肯定就不如他们了。所以说全琮的想法,怎么也是希望己方士卒,那别表现不好,真心正常那就可以了,真的。毕竟在苍梧在郁林那儿,己方士卒也没说是表现超常了,那没有。因此,只要在交趾在龙编城头儿上己方士卒不失常,那么一切还都没什么问题。全琮相信自己,表现什么的没问题,至少不会比宋谦

还有吕岱他们差就是了。所以说全琮想着是超过两人,这个就可以了。虽说他也知道,其实这个不容易,可自己尽力,他也有那么点儿信心。毕竟说起来宋谦和吕岱他们,就自己所知道的来说,还真是,他们也没说表现就非常不错。凌操父子他们那儿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其他地方还是比不了的。如果说自己交趾这儿也那样儿,那还真不错,可终究还是不比上南海啊,那是。所以说这个硬条件都差,就不要多做比较了,真的。至少全琮是没多想,也很是比不了,没错。人家可有父子俩啊,这个在其他郡县可真心是没有了,那没错,确实啊。

自己一个,终究是不能和人家父子俩比,这个是。因此,全琮确实也不比凌操父子,他是觉得比不了啊。不过宋谦还有吕岱,自己和他们比,那倒是可以。自己在这儿尽力,然后回到建业,能给自己主公交差,那也是够了。他也是,没指望太多,毕竟所面对的马岱和凉州军,这个绝对是大敌了,是己方这么多年来,所遇到的最为强劲的对手,那可一点儿没错。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兖州军也比己方强不假,可第一他们和己方还不至于说一下就动手撕破脸儿了,第二就是他们没凉州军强,这个也是。所以说己方最为强劲的对手,如今来说,那就是凉州军,而不是其他的人马。除非说以后是真和北方异族对上,可以说他们比凉州军可强太多,因此他们

绝对是更强的对手。但是就现在来讲,确实是遇不到,以后的话,那是不一定了,没错。只要他们大举南下了,这个己方就看定要北方参战,这个没说的。而他们没那样儿,不那么做,己方也是不会有什么动作了,确实。那头疼的事儿归凉州军了,或者还有兖州军,但是

和己方没大关系啊。虽说马岱一下就上来了,但是在全琮带着城头儿江东军士卒对上他,其人也只能说是被无奈逼退,那没办法。这被人带兵逼退,那实在是太正常了。就马岱自己所感受到的,全琮比宋谦和吕岱还要强那么点儿,那么其人肯定也是,发挥比那两个要强啊,确实。马岱是带着人马攻了三个郡,其人对这个各地的太守,那自然是最有发言权了,没错。

凌操父子俩不用多说了,他们俩加一起,马岱都不是对手,那没错。但是宋谦、吕岱还有如今的全琮,他们随便一个,那可都不如自己,这个也是。不过说起来这个他们真正的本事,那确实是全琮能稍微强了点儿,就是。但是对马岱来说,确实也没什么压力,谁让自己比他

强,而且己方士卒更是超过了他们江东军呢,那是。那这个压力怎么说都不应该在自己在己方这儿,而是应该说在全琮在江东军那儿,可不就是。马岱作为一个沙场宿将来说,还有多少就是他不知道?真心来说,其实不多了,真心少啊。因此,这个也是没错,所想确实,怎么全琮加上江东军人马,那也不如马岱和凉州军,这个就看后者是多少时日破城了,他们

还能守住多久?是啊,可以说他是肯定不觉得全琮能守住很多时日,那没错。因此,这个也是,全琮和那些江东军士卒,确实没被马岱放到眼里,真是。其实也就最开始在南海番禺的凌操父子,马岱还能看在眼里,那是。而之后的宋谦、吕岱,包括现在的全琮,对不起,都没马岱他自己强,他确实没太看重这三个,没错。不过虽说如此不假,但是马岱从来也是,

没太过小看小觑了几个,那也是。因此,这个就是,全琮比宋谦和吕岱强,可终究有限,那一点儿没错。在马岱那儿来说,这个就不如自己了,他不如自己啊,那是。他们士卒更不能和己方比,这个士卒是主力,他们士卒不行,谈何能有利呢?确实,马岱是不觉得有什么,

对他来说,也是早点儿破城,早日夺取龙编,这地方拿下了,哪怕说交趾还有那么多县城,可对己方来说,不算什么。龙编拿下了,可以说交趾的一半就都在己方这儿了,那么剩下的那半,确实没什么。对马岱来说,不用自己主公一直跟着,确实就有自己带兵,那是足够了。

毕竟之前的郡县可不就是那样儿,所以说马岱也知道,自己主公在龙编这儿,也得那样儿,那没更多说的。确实,交趾除了龙编之外的其他县城,还真不值得自己主公亲自去,自己去就足够了,可不就是。那其他的县城,多是多了,可没有必要让自己主公亲自出马带兵了。那其他的县城,没什么人马更没什么人了,所以说这个……马岱觉得自己是怎么都可以胜任,

其实哪怕说自己主公都不来龙编,那其实这地方都不会说有什么太大的影响,那是。他来不来,那差别也不是很大,没错。是啊,毕竟这个对方和己方的差距在那儿摆着呢,自己在或者不在,那么肯定是不同,这个不假。但是要说有很大的不同,马岱却是不相信。还得说

不至于那样儿,真是。毕竟江东军和不如己方,那么多了,就得说是有自己主公在和自己主公不在,他们都和己方差距很大,没错。自己主公来,那么己方优势更大了点儿,如此。不来的话,这个优势就是没有了,不错,就是如此。但是区别并非很大,己方破城可能会晚

那么一日,也就那样儿。而这个对凉州军来说,确实影响不大。对他们来讲,这个早一日晚一日破城,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马超就算是再着急,可以说这个绝对也不可能在乎这么一日,或者两日那样儿。更何况他还不是那么着急,一点儿没错。可以说该着急的时候,他肯定是那样儿,可不至于说太过着急,马超就不会那样儿了,真是。如今的话,总体来说是

不至于。还没到说要让他很着急的时候,那没错。到了那个时候,那就肯定是要急了,是。而现在的话,显然还没那样儿,确实。如今可以说马超是觉得这个速度,其实还是可以的。自己想好了那没错,但是如今这个可以说己方速度可不慢,那是。什么叫快啊,己方还不需

要太快,毕竟之前拿下交州三个郡,可以说己方都没耽误时间啊,那是。就只是说自己等待援军过来,这个才是时间不少,那是。但这个是必须的好吧,那肯定少不了啊。等待什么的,马超是不喜欢,可也得承认,必然如此啊,没错。看如今自己带着那么多人马来了,这……

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马超很清楚。说起来就凭己方刚开始的十万人马,说实话,能拿下江东军两个郡,最多也就那样儿了,南海和苍梧,真是多说了。毕竟人家江东军也是来了交州十万人马的援军,和己方一样儿,只是战力不行,其他的,那是没差在己方什么地方好吧。所以说人家本来交州就有人马,再加上来的援军十万人马,己方想靠着十万是拿不下人

家太多郡了,就两个,那样儿。毕竟那南海有多少人?真心是不少,加上了江东军的援军啊,那可是。并且有凌操父子俩守着,两人守着番禺,马岱也不是对手。就只能说是凉州军士卒超过了江东军,那是一点儿没错,所以说最后马岱依旧是带兵破了城池,一点儿没错。

番禺那地方,凌操父子俩超过马岱不假,可城头儿士卒终究是比不上凉州军人马,那是。因此,破了番禺。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