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6章 何处觅竹马(五)

作者:古道悲情字数:4187更新时间:2017-03-02 18:04:06

猪肉进房中摸摸索索地倒腾了好一会儿,收拾了一个大大的包裹,相较于林静仪的体型的确是过于臃肿了。

猪肉擦擦脑门儿上的汗,把包袱往桌上一放。

“臭小子,东西我都收拾好了,猪肉叔没啥钱,也没啥好东西,这些都是些平日里缺不得的东西,出门在外吃穿用度都需要钱,能省便省点儿,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林静仪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作,只是盯着猪肉看着。

“你还愣着干啥啊,既然吃完了就快些动身吧,如今风声紧,早走一刻,便安全一刻。马车已经在后门等着了,赶车的是我一个兄弟,这人你放心,人品不怎么样,但是挺讲义气,会将你送到丰都再回来!”

猪肉头一次这般絮絮叨叨,连自己有时候都觉得难以置信,还不时偷偷自嘲,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次竟然没有去交人领赏钱,竟然不再见钱眼开了。难不成自己还真他妈的变成了一个好人?可笑,可笑至极。

林静仪依旧安安静静地坐着,没有起身的意思,“猪肉叔,我不能走!我也不会走!”

猪肉一愣,呆在原地,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什么?你说什么?”猪肉突然跳脚大叫,冲上去就掐住林静仪的领口,“你他妈的说什么?你这个蠢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不走。”林静仪冷静地摇摇头,肯定地说道。

“你知道你若是不走,会有什么下场吗?”猪肉咆哮到,“你会死,会死啊,你知道那天去王宫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下场么?有一个被剥了皮,做成人皮筒子,现在还在天上飘呢!”

林静仪面色陡然苍白,“果然,去的人一个恐怕一个都没活下来!”

猪肉扬手便给林静仪一个耳光,“你还在想别人,如果你不走,你便是下一个挂在那上面的一个人。”

林静仪被打了一耳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面色虽然苍白,眼中的恐惧也掩饰不去,但是依旧不曾改口。

“我不会走。”

猪肉狂躁一番之后,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有些颓丧,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真他娘的晦气,想做一次好人,这贼老天都不给机会。”

他抬起头来,轻声问到,“为什么?”

林静仪微微一笑,“我要是不走,猪肉叔顶多犯下一个窝藏之罪,但是你只要一口咬定,并不知情,便能逃过一死,可是你若是助我逃跑,那便必死无疑。我走了,猪肉叔怎么办?”

猪肉默然。

“你何处这样呢?其实我猪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想着拿你去换钱呢,你其实没必要管我的!我这样的滚蛋,死一个世上便少了一个滚蛋,我看不是挺好的么?”

“受人之恩,已是难以为报,更不能让恩人受到连累。”林静仪口齿清晰,声音平和,“而且,猪肉叔你,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我算个哪门子的好人!”猪肉自我嘲笑一番。

“是不是好人,从来都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只有别人说的才算,我觉得猪肉叔是好人,这便足够了。”林静仪笑得开心,“而这次,是我当次一劫,逃不过那也是命该如此,猪肉叔不用再说了。”

“你……”

“咚咚咚……”如同战鼓一般的敲门声从前门响起。打断了猪肉的话,屋内一时间陷入沉默。

林静仪打破这种沉默,“看来现在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猪肉颓然地将包袱放在桌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猪肉叔,你对静仪有恩,我理应涌泉相报,但是只怕这辈子已经没有机会了,若人真有来生,自然不会忘的。”林静仪一点儿也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说话一本正经,猪肉听着这些话顿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心中莫名触动,鼻头有些泛酸。

“呵呵,猪肉味儿的猪肉叔,我记住了,到死都不会忘记的!”林静仪回忆到了什么,哑然失笑。

“猪肉叔,快去开门去吧,莫教客人等急了!”

猪肉上前狠狠地揉了揉林静仪的头发,轻声应到,“好,我也不会忘了你这像犟驴一样的臭小子的!”

说完转身而去。

林静仪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面色再度苍白了几分。宽大的衣袍之下,身躯剧烈的颤抖。他不是不怕,只是强行忍住罢了。

林静仪颤抖着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想要喝茶,那茶水却是还未送到嘴边,便洒了大半。勉强送到嘴边时,杯中已无半点茶水。他只觉得口中干涩。便再度倒了一杯,这一杯茶又如同刚才一般,到嘴边时只剩下了一半。他不死心,再度倒了一杯。

三杯茶尽,胸前的衣衫,已经湿了一大片儿。林静仪颤抖着放下茶杯,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既然生作男儿,岂能有贪生之念!”林静仪眼中神光乍现,霍然起身,手中握着娘亲留下的唯一一件东西,那件本来当做信物的玉佩,被猪肉还给了他。

林静仪步伐沉稳,不紧不慢,走到大堂之上,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大堂门口,一撩衣襟,正襟危坐,直面门口,脸上竟然再无半点儿惧色。

“风也奇,雨也奇,风雨之中话黍离。黍离声声不忍闻,闻之含泪皆离席。风也奇,雨也奇,纵横四海无强敌。看淡人间生与死,坦然面对枪林逼。风也奇,雨也奇,甘以鲜血溅胡逆。苍天为你唱挽歌,大地为你致悼辞。风也奇,雨也奇,留下此恨恨无极……”林静仪坐在椅子上,口中轻声哼着一首童谣。声音很轻很轻到若不可闻。他仿佛又回到了爹娘哄他睡觉时的样子。

……

……

苏岳霖眉头一皱,正要再度抬起手来时,门内终于传出了声响。他便停手不再敲了。

果然不多时,门被打开了,吱呀一声。

开门的是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年轻人,白白胖胖地,一脸让人不喜的肥肉。眼睛不大,却是充满着狡猾奸诈的光芒,泛着令人厌恶的邪气。

猪肉满脸堆笑,“两位客官,这大年初四,本小店不做生意!”

“哦?”苏岳霖嘴角一勾,“你们棺材铺也有不做买卖的时候?”

猪肉打一见到苏岳霖就心中没底,总觉得莫名其妙地恐惧,仿佛要被看穿一般,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这位客官说笑了,我们棺材铺,虽然做的是死人买卖,但是也还是有忌讳的,大开年的开门儿做买卖,自己不舒服便罢了,要是膈应了别人,多不合适。”

苏岳霖擦过猪肉肥硕的身躯,走进院中,红袖紧随而至,猪肉有些害怕和这个漂亮地不像话的女人对视,直觉更是告诉他,不要惹到这位姑奶奶,所以早就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总是能从那笑靥如花的眼神中隐约感觉到杀气,令人灵魂感到心悸。

“还真是奇怪,做你们这行的,难道不是每天都盼着有人翘辫子么?竟然还有这般多的忌讳,倒是闻所未闻。”

猪肉继续笑着道,“隔行如隔山,您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再说了,也只是我们小店如此,其他店铺,我没去过,我也不清楚。”

苏岳霖穿过前院儿,四处查看,点了点头,“这倒是块儿风水宝地!”

“这一行自然注重风水,若是不注意,定然会招惹上一些污秽的东西,搅扰得鸡犬不灵。”猪肉把他从老掌柜哪里学来的一点东西全都翻出来,虽然很多都是临时加的,倒也合情合理,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嗯!”苏岳霖突然停下脚步,嗯了一声,再无下文。

猪肉感觉周围气氛陡然沉静,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不敢乱动。猪肉抬头望向苏岳霖,这一看顿时汗毛倒竖,本来他只是隐约觉得苏岳霖极其危险,但是却没有像现在一般清晰过。

“客官,到此所为何事?”猪肉咽了口唾沫,舔舔干裂的嘴唇,嘶哑地问到。

“你知道我是谁的!”苏岳霖负手而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意有所指得说道。

猪肉只感觉在这一刹那,只要自己说错了话,便有可能人头搬家。他猛然跪下。

“莫非这位大人正是那北苍公子殿下?”猪肉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是了,这沧州城内,除了大人还有谁敢,红衣灰发,出行带如此绝色侍女!”

“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话,是觉得你聪明,没想到,你还真挺有意思,外面都说你是个胆小怕事,贪财好色的人,如今一见,倒是让我例外。”苏岳霖蹲下身子,嘴角笑意更甚。

“小人不知殿下所言何意,也不知是小人说得那句话冲撞了殿下!”猪肉惶恐道。

“起来了,前面带路!”

苏岳霖根本不和他废话,直接说道。

猪肉只好起身,双拳紧握,踌躇不决,好久方才长叹一声,然后向大堂一指。

“你们想要的人,就在那里!”

苏岳霖根本懒得过多理会,直接转身向大堂而去。

红袖为保周全,当先开路,一把推开房门。

门内一人正襟危坐,约莫七八岁。明眸皓齿,眉目婉约如女子,薄唇粉颊如桃花。

红袖和苏岳霖同时一愣。

林静仪抬起头,眼神澄澈。童谣吟唱不止,声调陡然拔高。

“来生亲率百万兵,沧州城下雪家恨。生如何,死如何,神州因你而风靡。振古铄金百万年,今日风靡又一时!”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红袖勃然变色。

苏岳霖静立大堂之前,负手而对,面色平静,有的只剩欣赏。

许久方道:“此歌杀气十足!”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