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何处觅竹马(四)

作者:古道悲情字数:3881更新时间:2017-03-02 18:04:06

“爷……”红袖在身后,突然出声,欲言又止。

苏岳霖微愕,“你有话问我?”

红袖红唇张合,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口,最后干脆闭嘴不答。

“我明白了。”苏岳霖一笑,又点了点头,“你想问关于那个孩子的事?”

红袖并不否认,“现在红袖果真什么也瞒不了爷了。”

苏岳霖摇摇头,“你想问就问,难道你还怕我还会责怪你不成?”

红袖摇头,“倒也不是,我知道爷不会怪罪我,我只是怕听到我不想听到的答案而已。”

苏岳霖未答,径直往前走去。

“我去备马车吧,爷伤势未愈,还是少劳累为好。”

“不用了,陪我走走吧,反正也不远,也就一会儿功夫,况且伤势未愈,多走动反而是好事!”

“听爷的。”红袖点点头,上前搀扶着苏岳霖。

沿路尽是四处巡查的士卒,在本来繁华的沧州城内穿梭,倒是有几分兵荒马乱的味道,让很多人噤若寒蝉,有许多小摊小贩都不敢出工,怕沾染上祸事。这祸事可是不算小,毕竟能将整个沧州城搅得风风雨雨,的确不小,稍有不慎,便是杀头的大罪。前车之鉴从来不会缺少,至少那还在半空之中飘荡的人皮筒子还在呢。每次看到那个人不感觉背脊发凉?

而此时在在极乐棺材铺里,猪肉进退两难。

“城中已经贴出告示了,只要检举揭发,或是提供嫌犯行踪,便可以白得百两黄金,百两黄金啊!都够我在醉梦楼,找好多个漂亮妞儿了,只要小爷有了钱,也不用每天紧紧扣着手里那点儿干娘给的零碎银两了。那些个见钱眼开的姑娘还不得上下两张嘴都贴上来?”猪肉独自坐在门前的台阶之上,念念叨叨,仔细筹划着,权衡着。

那可是一百两,而且还是黄金,不是白银。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虽然这棺材铺儿,向来生意极好,也赚了不少钱财,但是每次干爹给他的钱,也只够普通人花销度日罢了,实在是算不得多。他虽然在外面看起来挺风光的,其实兜里也没几个子儿。要不是平日里干娘特别心疼他,会偷偷给他塞些小钱,可是他看那些公子少爷那个不是花钱如流水,他没钱怎么去吃喝嫖赌。

干娘也再三嘱咐他,这事儿不能让他干爹知道,说是干爹给你钱少也是为了他好,怕他跟着那些公子王孙学坏了去。

还说这家业再大,这钱老头子攒的再多,等老头子百年之后,还不都是他这个心头肉似的干儿子的。

猪肉虽然在外面是个混球儿,干事儿不地道,不过在家里,倒是还真有几分儿子的样子,为了这家业是一回事儿,他也是打心眼儿里感激干爹干娘的收留之恩。要不是干爹干娘,只怕他早就曝尸街头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他一个人那能有什么好下场。就在街上饿死这还算是好一点的下场,

若是一不小心呗丢上了战场,那才叫暗无天日。

“哎,也不知道老家伙跟这几位大爷什么关系,扯的这么玄乎,现在倒好,他躲在老家享乐,却把这乱摊子丢给了我。若是我真的出卖了他们,把这小屁孩儿送给了那位,不知道这老家伙是怪我,还是恨我。”

“哎,难啊,真难!”猪肉直摇头,几次想要起身出门,却又忍住了。最后他掏出一颗铜子儿,在手中抛了抛。

自言自语道:“一切听天由命,这小子是生是死,我告或不告,一切都由这铜钱决定了。”

在他万般无奈,抉择艰难之时,殊不知,他的一切动作,都被躲在门后的林静仪给听了去。

林静仪静静地靠在门楹之上,眼睛微闭,猪肉所言每一句话,没一个字他都听进了耳朵,装进了心里。不过他并不恨自己这个自告奋勇的猪肉叔,两人素未谋面,萍水相逢,他能帮自己到今天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就算猪肉最后真的将他送给官府,换了赏钱,他心中也能咽下这口气。

他年龄虽小,懂得却是极多,他很小便跟着爹娘四处浪迹,多的不懂,人情冷暖倒是看得清楚。天下除了自己没有可以绝对值得信任的人,如果还有,那也只可能是生养自己的父母了。

过了一会儿,林静仪也懒得去关心猪肉叔得到的结果会是什么,当那枚铜子儿滴溜溜得飞上天空的时候,他便已经绝望了。他径自走到桌前,坐下,倒了一杯茶,学着平时父亲大人一样喝了一口茶。

再怎么品,也不见甜味,只有满嘴的苦涩,苦不堪言,苦到肚中,苦进了心肺里。

咿呀…

门被推开,猪肉提着一个食盒儿,满脸堆笑着走进来。

“来来来,小家伙,该吃饭了!”说着从食盒中拿出好几碟小菜,无比丰盛,林静仪若有所思,并未说话。

“来,这个给你。”猪肉拿出一个大碗,添了满满一大碗白饭。递给林静仪,林静仪不伸手,只是盯着他看着。

“怎么了,再怎么担心你爹娘也得先把饭吃饱吧?”猪肉笑了笑。

“猪肉可是有好事?饭菜竟然如此丰盛!”林静仪轻松地笑了笑,接过饭碗,这碗太大,只能双手捧着。

猪肉收敛笑容,不说话。递给了林静仪一双筷子,还给他的大碗里,夹了许多菜,尽是捡最好的夹。

林静仪便不再追问,开始吃饭,一改往日的秀气和安静,吃得狼吞虎咽,像一个好久不曾饱饭过的人一般,更像一个吃了这顿再没有下顿的人。他还有没有下一顿饭,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爹娘不会回来了吧!”林静仪嘴里塞着满满一口饭菜,突然抬起头含糊不清地说道。

猪肉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儿地给林静仪碗里夹菜,碗里装不下了,这才停手,但是依旧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并不回答林静仪的问题。

林静仪看着他的脸,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然后继续埋头猛吃。

“慢点儿吃,别噎着,这里还有!”

猪肉轻轻拍了拍噎到的林静仪的后背。

林静仪如同疯魔,继续狂吃,置若罔闻。一大口饭咽下,方才说道,“这一顿吃了,下一顿又在何处?能不能有下一顿都说不定呢!”林静仪咧着嘴笑,眼中却是泪花不止。

“有,一定会有的!”猪肉也咧着嘴笑。“你这孩子,我猪肉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猪肉只觉得心中抽痛。“等你吃完了,便赶快离开这里吧!这里是我偷偷攒下的私房钱,足够你跑很远了!”

猪肉从怀中掏出一个带着温热的荷包,递给林静仪。

林静仪呆住,放下碗筷,痴痴地望着猪肉。

……

……

“爷,到地方儿了。”红袖出声提醒到,她伸手一指,“就是那里了。”

苏岳霖抬头一看,果真是极乐棺材铺。

“还真有这么一个地儿,平日来来往往竟然不曾注意过。”苏岳霖失笑道,“而且这名字有极有意思。”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应该是取自佛家之中极乐世界,生前苦难,死后极乐!”红袖言道。

“嗯,佛家的确是有这说法,此时想来,倒是不乏几分道理。”

苏岳霖点点头,“人一生不知道经受多少苦难,烦恼三千,便有三千丝,愁苦三千丈,便有烦恼丝三千丈,若是一朝剔尽烦恼丝,便是无喜无悲,无爱无恨,试问没有凡事侵扰,哪里还会有忧愁?”

红袖苦笑一声,“爷不若出家当个和尚算了,这说话都和那些个老秃驴一般模样了!”

“佛法无边,哪里是我这凡夫俗子可以揣度的。”

“不过做了光头和尚了,便能真的没有烦恼了么?佛家弟子都是世间苦行者,生前若是不苦到极致,又何能死后极乐?”红袖问道。

苏岳霖一愣,“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若要无纷争,便要不沾染人间烟火,可谁能不饮不食,有饮有食便有欲,天下又能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无欲而无求呢?”

红袖想了想,“清心寡欲,这是佛家弟子的要求。我想这也是为何在佛门之中,有那么多不出世的高手,个个内力修为骇人听闻,根基坚若磐石,常人根本难以抵挡。而且流传在俗世之中的各门路数武功有一大半都是自佛门而出,然后逐渐演变而来。佛门是广开其门,不吝施教。哪里像道门,管的那般严格。流传于世的绝学凤毛麟角。”

“或许吧!”

苏岳霖点点头,言语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棺材铺前。

“咚,咚,咚。”苏岳霖敲了敲门,发现门内没有反应。

“难道是听到风声,提前逃跑了?”红袖轻咦。

“不太可能,偌大的家业摆在这里,也不太可能会罢手不顾的。而且根据密探的消息,这家棺材铺真正的主人其实并未在家,一个贪婪懦弱的小子可还没有如此大的魄力。”苏岳霖摇摇头,手上的力道又加重可几分。轰隆隆地捶得门板震天响。

一切即将尘埃落定!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