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9章 纷至沓来

作者:古道悲情字数:3840更新时间:2017-03-01 00:51:17

“啪啪啪!”巨大的敲门声响起,惊动了街坊四邻。

一家棺材铺前,有人敲门,声音极大,而且也能看出他们很是着急。

在沧州,这里是最大的一家棺材铺,能把棺材铺,开到临大街的位置,还这么气派的,还真不是一般人儿,免不得别人眼红,但是眼红归眼红,那也没办法,只是听说这家掌柜上面有人。

棺材铺再气派也不会在大年三十开门坐生意,一是不讲究,再者,这主人家也得忙着和自家人团聚。

听见敲门声,门内总算有了动静,不过骂骂咧咧的。

“谁啊这是,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是不是,是死了爹呢,还是死了娘?”棺材铺老板的干儿子,小名儿叫猪肉,一个肥嘟嘟的像,平时胆子小,就爱仗着干爹有几个臭钱四处显摆显摆,所以他也是谁都敢得罪。他可是恼火了,今天干爹干娘都回了老家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看着铺子,想着自己倒腾点儿吃食后,便好好睡一觉,可是这褥子都还没睡热呢,就听见外面有人猛敲门。

他很是不耐烦的将门打开,可是刚将门栓拿下来,便被一股子大力推出数丈远,直接撞在临门口儿摆放的一具大棺材上,脑袋一蒙,眼冒金星儿,险些岔过气去,开始还没觉着,可是紧接着就感觉全身没一根儿骨头是好的了,没哪里一点儿肉不疼了。

猪肉胆子小,遇见比他更牛的人胆子便小,更何况是这种一巴掌便能拍死他的人,他只感觉推门而入的人浑身一股摄人的气势,容不得人反抗,似是那人一个念头便能将他送进棺材里。他只敢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背后背着一口剑,哪怕是猪肉这种不懂剑的人都能看得出,这剑是好剑。在这个男人后面是一个中年女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一袭青衫,眉目如画,虽然朴素,却也自然大方。猪肉不小了,平时就爱研究这些花花草草的东西,还曾经去偷看干娘洗澡,后来被干爹追出去三条街,愣是三天三夜没敢回棺材铺,还是后来干娘求情,说是过了年便给他讨上一门媳妇儿,这才作罢,可就因为这件事儿,他可是好长时间都被街坊邻居笑话。此时见到这么好看的女人,顿时心痒难耐。

“这位客官,需要点儿啥?”猪肉回过神,可不敢撒野,虽然色心萌动,却也没有被猪油蒙了心。

“你是这家铺子的老板?”男子收敛气息,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是越发危险,让猪肉脖子一缩,后颈发凉,不敢说话。

这时男子身后的女人,才轻轻碰了一下中年男人,眼神有些嗔怪,那风情又是看得猪肉神魂颠倒。

“这位小哥,我男人有些失礼,让小哥受了惊吓,还请小哥不要怪罪。”女人怀中还抱了一个三五岁的孩子,毛茸茸的一团看不清模样。不过那孩子似乎睡着了,并没有醒来。

“啊!姐姐,不,夫人言重了。”猪肉心中高兴,恨不得直接就上去抓那女人的手,不过不敢。

“请问小哥,这家店铺的老板现在何处?”女人眉头微皱,眼中鄙夷之色闪过,猪肉眼中的炽热和肮脏,她如何看不出来。猪肉自以为他掩饰得极好,却是不知他那点儿小心思,难以瞒过这些老江湖。

“这家老板是我干爹,我干爹和干娘都回老家去了。店里就我一个人。”猪肉一门心思想要和漂亮女子多说上两句话,于是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也没有丝毫防备。

听见他如此说,不论是中年男人还是漂亮女子,都是面带失望,两人对望一眼。

“林郎,现在怎么办?”女人有些焦急,虽然掩饰的很好。被女人唤作林郎的男人,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沉吟不语。

猪肉眼神在两人脸上转来转去,偷偷摸摸,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那个漂亮的女人。他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脸蛋真好看。看得出年龄也不小了,可是肌肤光泽如玉,吹弹可破,很是惹眼。

他实现下移,顿时眼睛瞪大,吞了口唾沫,那女人胸前鼓鼓涨涨的,好丰满。看得他口干舌燥,小猪肉都悄悄抬头挺胸了。腰细臀圆,真想伸手抓一把。

“小哥儿,我们夫妻俩儿到沧州来是有要事办,不知小哥能否帮个忙。”女人和男人商量完了,回头向猪肉问道。

“啊?哦,好,能为夫人办事是小子的荣幸,只要我能帮的,定然竭尽全力。”猪肉听见问话,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衣袖擦了擦口水,胸脯拍的震天响。

“那就多谢了,我们这家老板是旧交情。这次我们过来本是不想麻烦他,可是身边儿带了个孩子,行走也多有不便,所以想将这孩子暂时寄留在此处,等我们夫妻办完事情,再来接回,到时候必有重报。”女人脸上泛起一抹喜色。低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孩子,眼中温情密布,充满不舍。

“自然没有问题。”猪肉一听顿时更开心了,没想到这还是干爹的故友,那以后岂不是更容易见面了,而且这事儿办完,他还能还有重谢,自己说不定能找到机会,占些便宜,过过眼瘾,手瘾便也知足了。

“那就麻烦小哥了。”这下半天不曾说话的男人也是一抱拳,语气缓和了不少,而且不论言语还是眼神,都能看得出是出于真心,可见也是一个耿直汉子。

对于这个男人猪肉可就没那好颜色了,这男人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讨到这么好看的老婆,一想到这么好看俊俏的女人要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做些他梦寐以求的事儿,就恨得牙痒痒。

“这位大兄弟何出此言,也不过是小忙而已,更何况你们与家夫还是多年未见的好友,这点儿小忙,自然是要帮的。”猪肉虽然看不惯,可也害怕这个直来直去,气势惊人的男人,于是客气无比。

猪肉小眼骨碌一转,微微低头,目光闪烁。

“这位夫人,我给你带路,将这位小少爷放在床上休息吧!”

“多谢小哥。”漂亮女人紧了紧臂弯,跟着猪肉进了房。

将怀中的小孩童,放在榻上,又将被褥拉好,生怕孩子着了凉。☆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时猪肉才看清,像个女娃儿,又像个男娃儿,反正清秀的没得说,如果是个男娃,那也是比女娃长的还俊俏的小家伙!

“还真是位少爷。”猪肉讨好道,“长的真秀气好看,跟个姑娘似的。”

谈起孩子,女人总算温柔了一些,“这是我和林郎的孩子。”

“不知道夫人这次来沧州是要做甚?”猪肉小心翼翼的问到。

女人闻言面色一变,猪肉心中一紧,忙道:“夫人若是不方便,还是不用说了。”

女人摇摇头,叹了口气,“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来了结一些旧事。”

猪肉面色不变,但心中却是一动,若有所思。这两人明显是来了结昔日恩怨的,而且看这慌张的样子,只怕仇家来头不小。他立马开始盘算,若是这两人做了些了不得的事,自己又和他们扯上了关系,那还得了。

女子俯身在孩子额头上吻了一下,恋恋不舍的退出房门,猪肉也跟着退出房间,将房门带上。

那个男人已经等得有些急了,急忙催促。

“林郎,将孩儿放在这里真的没事儿吗?”女子悄悄问到。

男人一愣,也有些迟疑,从身上取下一只玉佩,然后转身,“这位小哥,若是我夫妻二人今晚还未回来,还请将这枚玉佩交予令尊,令尊自然知道我的意思。”

见他如此,女子面色陡然变得苍白无比,眼睛却盯着自己孩子的房间,眼中的不舍之色更加浓郁。

猪肉眼皮一跳,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但还是欠身接过了玉佩。

“这位仁兄交代的事儿,我一定照办,这个孩子放在这里,还请两位放心。”

“多谢,我夫妻二人便告辞了。”说完拖着女人转身离开。

猪肉脸上含笑,目送二人离开,外面冬雪漫漫。一直等到看不见两人的背影,面色渐变,眼眸一缩,射出危险的光芒。

“真是好东西?”猪肉颠了颠手中的玉佩,面色有些欣喜。又看向孩子所在的房间。

“这二人只怕来者不善啊!”说着将玉佩塞进怀里,拍了拍。

在离棺材铺不远的一个小巷内,女人面色凄然,眼泪不止。

“林郎,若是我们两人回不去,那孩子怎么办?你怎么能舍得?”

“婉儿!你真以为我舍得吗?可是我不狠心,咱们的大仇何时能报。”男人轻轻地拍了拍女子的肩头。

“都这么多年了,为何还要报仇?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难道不好吗?”

男人抬头望向北苍王宫,“宗门之父,有养育之恩,杀父之仇,那能不报?”

说完径直望王城而去,视死如归。

女人叹了一口气,回头望了望,却发现再也望不见那家棺材铺,只好作罢。紧随而去。

王宫之内,早已是波涛汹涌。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