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千零九十五章 针锋相对中

作者:养只猫挠你字数:2643更新时间:2020-01-12 21:02:23

玄妙儿也是佩服这花沫枝,真的能找到人的弱点,她笑着道:“沫枝真的会说话,以后谁娶了你,那也是他的福分了。”

花沫枝略带羞涩道:“大嫂谬赞了。”

玄妙儿道:“你和沫竹都不小了,这本就是要提上日程的事了,不过相信祖父祖母会给你们寻到好人家的。”

花沫竹也有些害羞:“大嫂,又说这个。”

玄妙儿笑了道:“都害羞了,我不说了。”

这时候,花沫如也来了,丫鬟搀扶着她过来的:“大哥大嫂,我没打扰你们吧?”

其实本来她没想来的,因为也知道玄妙儿和花继业对花沫竹和花继冉好,可是后来丫鬟悄悄告诉她,花沫枝也过来了,这她就坐不住了,也赶着过来了。

她虽然冲动,但是却不至于傻,其实花沫枝有心机她是清楚的。

说起来,她此时更多是不甘心,按说自己先来的京城,这些机会应该是自己的,虽然是自己蠢没了,但是她也不希望给花沫枝了。

玄妙儿再次听见这样的话,也是无语了,你们一个个自己过来,然后问我打不打扰,还不如不问呢。

不过此时她倒是想看看这对姐妹见面说什么:“无妨,就是坐在一起闲话,坐吧。”

这亭子一共就六个位置都坐满了。

花沫枝很善解人意的帮着花沫如把拐杖放在一旁:“沫如姐小心点,这伤筋动骨的少走动为好。”

花沫如笑着道:“这有时候不是我想走动,但是你们来了,我这也是高兴,愿意过来凑凑热闹。”

花沫枝道:“沫如姐有福气,比我早来这么久,早点跟大哥大嫂这么有本事的人相处,真的让我好羡慕。”

本来花沫如就生气这件事的,现在听着花沫枝这么说,更是脸都憋的红了:“我跟妹妹比不得,我这人冲动,性子也不好,不像是妹妹说话办事滴水不漏,做什么都是有章程的,总是能让人看见你好的一面。”

“姐姐这话说的,让沫枝心慌了,沫枝就是个普通的女子,哪有什么本事,做人呢,多做一些好事,自然就能让人多看见你好的一面了对吧?”花沫枝一点不心虚的看着花沫如。

花沫如冷笑道:“我就是佩服你这点,不管说的是不是真心话,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花沫枝皱起了眉头道:“姐姐,我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咱们之间没什么冤仇,你这来了就句句带刺的,什么意思?”

花沫如对着花沫枝这种质问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难道说自己不甘心?这不可能。

她只能道:“我没什么意思,就是说话说到这了。”

花沫枝倒是没有刻意的退让,而是对着花沫如道:“沫如姐,你的腿伤我也听说了原因,虽然我比你小了点,但是我真的好心的劝你一句,女子,还是本本分分的,踏踏实实的,多做点善事好,我相信你这次受伤之后,也会有感悟的。”

这话一下子就踩到了猫尾巴一样蹦起来,当然这腿根本使不上力气,没有站起来,扭了一下有点疼。

她皱了皱眉头道:“花沫枝,你别太过分了,你不就是要当着大哥大嫂的面挑唆么?但是我没有害人之心,我不像你那么多心机。”

花沫枝笑着道:“我心机?我要是真的跟大哥大嫂玩心机,我现在可以装可怜,我何必跟你这样针锋相对的让他们觉得我不好相处呢?我是有时候喜欢用点心机手段,但是我不对自己家人,我不像你,我跟自己家人不说那些虚话。”

这一段话说的,让花沫如一下子没了声音,因为自己确实想不出有什么花沫枝的把柄,就算是花沫枝以前煽动过自己欺负花沫竹,但是那也没证据啊,并且人家煽动,自己就做,那不还是自己的问题。

此时的花沫如真的气的想要杀人了,以前自己没发现这个花沫枝这么可恶,可是此时真的没了头绪。

当然,这时候懵掉的还有花沫竹和花继宗,这姐弟两第一次见到花沫如和花沫枝吵架,这个架势,他们两有点慌。

两个孩子今天一直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先是惊奇的看着花沫枝跟玄妙儿和花继业说花继冉的事情,还说的那么直白?

现在又是这两个姐妹斗起来了,这真的让她们看不明白了,两人的脑子里没有这么大的容量,此时都是蒙的,张着嘴惊讶的看着他们,完全是魂游中……

玄妙儿和花继业对视了一下,因为他们也没想到,这两人忽然的这么针锋相对,不过也好,他们也算是多了解这两人一些,他们没说话。

尴尬的时候,恰巧丫鬟来叫他们吃饭,说要开席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花继业站起来打破了僵局道:“都回去吃饭吧。”说完拍拍花继宗的肩膀,示意一起走。

花沫竹跟着玄妙儿,走在花继业的边上。

花沫枝没有上前,而是把花沫如的拐杖递给了花沫如:“我没有想跟你有什么争执,也不想让祖父祖母担心,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可以么?”

这个当然也是花沫如想的:“嗯。”然后两人也跟着玄妙儿他们后边回去吃饭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自然都听见了刚才花沫枝的话,她能不计前嫌的这么按下这件事,确实也是顾大局,要是说两个女人都斗争,应该是花沫如先挑起来的,花沫枝说得没参假,至少到现在,花沫枝倒是做的真的滴水不漏。

回了前院之后,花县中和花县高也都回来了,花县里今日倒是也看着精神了不少,只是丁氏和花沫香仍旧是没什么表情,他们也不跟别人有什么来往。

花继源毕竟是孩子,他还是忍不住的眼睛找向玄妙儿和花继业的方向。

他聪明,知道他们不跟自己走的太近是对他好,但是他也想哥嫂,如果没有他们帮自己,自己就没有希望了,现在自己知道,只要努力,以后还有未来。

花继业感受道花继源的目光,还是走了过去,或许他更了解花继源的感觉吧,他此时的眼光里透出来的期待,让花继业不能抗拒。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